安邦集团声明确认吴小晖因个人原因不能履职

作者:《财经》记者 弥月樱/文 袁满/编辑

6月14日一早,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安邦集团”)在其官网发出声明,证实其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小晖“因个人原因不能履职”。

《财经》此前已从多个渠道证实:上周末,监管部门人士曾赴安邦集团开会,小范围通报吴小晖个人变化情况。随后有接近安邦集团的人士称,安邦人寿负责人暂时代为负责安邦集团事务。6月14日发出的安邦集团上述声明亦证实,吴小晖“因个人原因不能履职,已授权集团相关高管代为履行职务,集团经营状况一切正常。”(截屏如下)

市场观察人士认为,安邦集团声明希望强调的是,吴小晖个人变化并不会影响安邦集团日常经营,外界不必过多解读。

根据公开资料,温州平阳人吴小晖生于1966年10月,早年在温州平阳县工商局工作,其后经商。1996年成立联通租赁集团有限公司,1998年成立旅行者汽车集团,这两家公司后来成为安邦的发起股东。

2013年11月19日,胡茂元卸任安邦董事长,吴小晖开始走上前台,出任安邦董事长和总经理至今。近年以来安邦迅速扩张,在境内外发起一系列动辄十亿级的投资入股或收购,令市场瞩目。

今年以来,随着金融业监管整顿推进,围绕安邦集团的传闻不断。吴小晖亦在各种场合露面。3月18日吴小晖出席中国发展论坛并在分组会上发言;3月26日他参与博鳌亚洲论坛;4月26日他接受媒体采访谈安邦发展。

与安邦有关的监管规范,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已出现。5月5日,保监会向安邦人寿发布监管函,称其“安享5号年金保险”产品通过生存金返还设计形式,通过快速返还保费“长险短做”,将销售款计入原保费,并作为长期险统计以规避监管。另一款产品“e起赢两全保险(万能型)”产品中的中短存续期产品的董事会决议上缺失总精算师签字。据此,保监会叫停了这两款产品并对安邦人寿处以三个月内禁止申报新产品的处罚。

此外,保监会官网披露的四月统计数据显示:安邦人寿、和谐健康、安邦养老等三家安邦系险企规模保费下滑幅度在90%以上,安邦面临发展挑战。

5月12日保监会召开“保险业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金融工作重要讲话精神专题培训班”时,吴小晖参会。一位与会者透露,吴“状态挺好”。

安邦官网显示,5月15日,吴小晖在比利时大使官邸参加花园招待会,拜会了来华出席“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副首相克里斯・佩特斯,并与其合影。 总部位于北京建国门外大街6号黑色联体建筑的安邦集团,用十二年时间完成扩张,从一家宁波的小型财险公司,成为资产遍布海内外保险集团。

2004年9月13日,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汽”)等七家股东作为发起人成立安邦财险,注册资本5亿元。在七家股东中,联通租赁集团有限公司和旅行者汽车集团皆为吴小晖实际控制。

2005年6月18日,安邦财险首次增资扩股,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下称“中石化”)出资3.38亿元作为新股东加入,持股20%。2006年5月15日,安邦财险二度增资扩股,注册资本增至37.9亿元。也正是在这一年,安邦财险将总部迁至北京。

在安邦财险的发展初期,作为一家主打车险的中小型财险公司,在与同行在市场的激烈竞争中生存。彼时,吴小晖在安邦财险的身份是安邦保险副董事长等职,偶尔会与少数几家媒体记者见面。

2007年安邦一年两度增资扩股,最终增至51亿元。中石化和上汽皆未参与这两轮增资,上汽的股权被稀释至16.478%,由第一大股东变为第三大股东,中石化则被稀释至6.627%。而上海标准基础设施投资集团和联通租赁持股比例增至19.765%,并列第一大股东。到2011年5月安邦第五次增资至120亿元时,上海和中石化的国有企业股份已被稀释至9.1%。

在国有股份不断稀释之时,是安邦新股东的不断加入。2014年1月,安邦第六次增资(增至300亿元)时,引入17家新股东,同年9月再次增资(增至619亿元)时,又引入14家新股东,从而形成多达39家股东的分散持股格局。此时,中石化和上汽的合计持股比例已降至仅1.77%,此时距离安邦成立恰值十年。而安邦以619亿元之巨的资本金规模,跃居国内保险公司之首。

安邦于2009年走上机构扩张之路,当年12月31日,安邦财险获批收购瑞福德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股权,更名为和谐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和谐健康险”),持股99%。2010年6月,安邦人寿成立。2010年6月,安邦保险集团成立。2011年5月20日,安邦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成立。

2012年,安邦出资56 亿元取得成都农商行35%股权。2013年,成立邦银金融租赁股份公司,成为首家保险系金融租赁公司。2014年,以17亿元收购世纪证券91.65%的股权,2015年收购天津信托,同年申请筹建安邦基金管理公司。通过一系列运作,安邦在金融领域初步完成布局。

在海外,安邦先后收购纽约华尔道夫酒店、比利时Fidea保险公司及Lloyd银行、韩国东洋人寿、荷兰VIVAT保险公司和美国信保人寿。根据安邦的官方口径,截至2016年底,安邦人寿总资产规模升至1.45万亿。其中,海外保险资产达9000多亿元,占总资产比例超60%。安邦称,其已“成为中国首个国际化的保险企业”。

2017年6月9日,安邦保险还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瑞信集团德国投资银行的联席主管Nicolo Salsano加盟安邦的消息,称今年9月,Salsano将出任负责安邦保险欧洲业务的首席投资官。

截至目前,安邦保险的版图架构包括产险、寿险、健康险、养老险、国内资产管理公司、香港资产管理公司、保险销售、保险经纪、成都农商银行、邦银金租、世纪证券、安邦基金(申请中)和天津信托。安邦保险官网称,目前其总资产约为19710亿人民币。就在2014年12月16日安邦集团宣布收购比利时劳埃德银行时,其披露的总资产规模还仅为7000亿元。

今年以来,在诸多监管政策之下,业内万能险出现不同程度下降,安邦系业务亦大幅缩水。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底,安邦财险保费收入17.08亿元;安邦人寿原保费收入1874.07亿元,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17.58亿元,同比骤降98.27%;和谐健康险原保费收入350.72亿元,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11.15亿元,同比下降逾90%。

多位保险业内人士认为,安邦“资产驱动负债”模式的实质,是以高风险博高收益,在低利率环境下,如果宏观形势和投资环境发生改变,可能释放风险。另一位保险公司负责人认为,安邦业务结构过于单一,一旦出现下滑会非常之快。不过从从安邦集团最新声明来看,吴小晖若只是出于个人原因不能履职,安邦集团还是有机会在未来按照监管规范,不断优化资产与经营,避免潜在风险放大。

(《财经》记者 弥月樱/文 袁满/编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