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金融:银行时代的终结与涅槃

作者:郝一生/文

迄今为止无比辉煌的传统银行或将面临生存挑战、不得不面对两难选择:或洗心革面、或自我淘汰

2017年6月余额宝规模冲到1.43万亿元,比2016年底的0.8万亿元激增了近80%,一举超过了国内吸储能力最强的招商银行。不仅如此,余额宝平台的规模已经占到整个中国公募基金(2017年3月末)9.21万亿的约12%。

这股欣欣向荣的金融新风,会为金融界的未来带来怎样的凤凰涅槃、沧桑巨变呢?

17世纪中叶以前,全世界最富丽堂皇的建筑都是给君主和上帝住的,而到了300年后的今天,世界上最辉煌的建筑都是给“钱”住的。

从苏州的“金银行”(公元847年~858年唐宣宗时期)算起,人类最早的银行已有1100多年历史。虽然欧洲的银行始于1580年的威尼斯,但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商业银行,应当是1694年创立于英国的第一家私人股份制银行——《英格兰银行》,堪称现代商业银行的标志。

320年风风雨雨走过来的“银行”,缔造了全球无比庞大的金融帝国,2008年全球的银行资产就已达到96.4万亿美元。

科技和创新不论过去、今天还是未来,都将是颠覆性革命的源泉。300年前现代商业银行把“钱庄”送进了博物馆,而迄今为止无比辉煌的传统银行或将面临生存挑战、不得不面对两难选择:或洗心革面、或自我淘汰。

传统银行命系何方

2017年3月28日,建设银行董事长王洪章、和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亲自出席签字仪式,中国建设银行与阿里巴巴、蚂蚁金服战略合作协议落槌。

6月16日京东宣布和工行签署金融业务合作框架协议;6月20日百度和农行联姻;6月22日,中行官网公布与腾讯合作成立“中国银行——腾讯金融科技联合实验室”。

余额宝等人气急升的背后,是2017年3月初以来余额宝万元收益从0.97一路攀升到1.14,不用说银行0.35%的活期存款利率,其已达4.15%的平均年化收益率,已经接近甚至超过普通银行的长期理财收益水平。居民存款像潮水一般涌入,因为其利差总量高达约550亿人民币。

比收益差更让银行界忧心的、是存款流失的加速。据麦肯锡早前对消费者的一项调研,随着多样化的金融产品渗透到三、四线城市、以及互联网银行的崛起,在快速增长的零售银行业务中,四大行正失去其市场份额,银行存款也面临着更加严峻的流失形势。其中,富裕阶层和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的储户“撤离”四大行现象尤为明显。

2017年6月28日马云的“无现金”运动起航。天津将成为中国北方第一座“无现金城市”。年内,城市公交、高速、客运等逐步实现支付宝购票、扫码乘车,医保移动支付、养老金领取等全面开始试点。同日,与福州签约:年内“消灭”福州90%以上实体店的现金。

慌不择路,四大银行争先恐后、跃跃欲试地开始与移动支付联姻。在这雨后春笋般景象的背后,是具有垄断地位的传统银行业,向“共享金融”和新兴金融业的大幅让步,是大象向蚂蚁的妥协。

“法人余额宝”谁主沉浮

消费者(个人)货币资产流向“共享金融”的大势已经不可逆转。试想,一旦工资越来越多地汇入“共享金融”,银行将何去何从?

是时,个人收入部分的大部分也就自然汇入余额宝等形式的共享金融领域。2016年全国城镇就业人口总收入约13.9万亿,目前余额宝的1.43万亿元将增加10倍。

“法人余额宝”是现存余额宝的逻辑延伸。更具颠覆性的事态,将随着法人余额宝的问世展开。

从总量上说,GDP作为总收入,无非是法人(企业)收入和个人(居民)收入的总和。法人收入差不多相当于企业的总利润、或企业总收入。中国2016年的法人收入大约45.9万亿(其中国企利润仅2.3万亿),是GDP总量74.4万亿的约62%,据此推算中国的企业收入,至少会是个人收入的2倍(美国和日本的法人收入大约仅占总收入GDP的40%)。

14年前的2003年10月18日,将是一个可能成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日子,淘宝网首次推出支付宝服务。而在这一天,几乎没有哪个银行家觉察到,这个面向小微支付的“蚂蚁”会对大象的饭碗有什么威胁。

不到5年后的2008年2月,全世界还沉浸在金融风暴前的亢奋之中,支付宝却悄然进军移动电子商务、推出手机支付业务。

两年后的2010年12月23日,支付宝宣布与中国银行合作,首次推出信用卡快捷支付,一举夯定了全新金融模式与传统银行的嫁接,拿到了呼风唤雨、叱咤风云的通行证。

谁把金融与每个人手中的手机绑定,他就为“共享金融”插上了翅膀、谁就将主宰世界。手机移动支付引爆的是一颗金融原子弹,他的爆炸会以几何级数的速度扩张,它的膨胀系数必定会与传统银行的萎缩系数成正比。

支付宝、余额宝等从它诞生的那一天开始就是一个擦边球。因为不论何种形式消费者的钱一旦进入支付宝或余额宝,就变成了另外一种“存款”,其本质都是在挖走银行蛋糕的一角。

联合国环境伞下的无现金联盟(Better_Than_Cash_Alliance)发布了一份题为《中国社交和电子商务平台和中国数字支付生态的成长》的报告:中国在移动支付领域已经明显领先于全世界,普及率也最高。数字金融显著加速了商家和用户之家的经济活动,建议全球政府和机构吸取经验推广。

支付宝2016年在中国实现了1.7万亿美元的支付额,比4年前的2012年的700亿美元增长了24倍;同期,微信支付的支付总额1.2万亿美元,更比2012年的116亿美元猛增103倍。

据此麦肯锡2016年发布的一份报告预测,2025年数字金融服务可以为全球带来3.7万亿美元的产值贡献,相当于在现有水平上提升6%。对中国而言,这则意味着GDP提升4.2%、大约相当于增加收入1.05万亿美元。

在对“共享金融”的矛盾心境下,余额宝的限额从每人100万被压到了20万元,这意味着其总体规模上限被压缩了5倍,即便如此其规模总量依然会高达140万亿人民币。

哪怕在完全资本自由化的国家,国内与海外资产也是泾渭分明的,但是共享金融却最终会彻底改变这一切。

即便余额宝等的限额可能会在中国国内被进一步压缩,只要他们走向国际,拉美国、日本和欧洲国家的消费者加盟,则意味着大量国外资金都将汇入这些资金池,那些低利率国家的闲置资本、自然流入高息国家共享金融平台的流速会更快。

2016年,支付宝一举拿下了海外十大机场。在美国,支付宝与支付处理平台First Data、Verifone展开合作,打响进入美国市场的第一枪。截至2016年10月,蚂蚁金服的实名用户超过4.5亿,其中境外用户4500万,加上此前在印度的战略合作伙伴Paytm服务的1.5亿用户,蚂蚁金服已经在为近2亿海外用户提供服务。

到2017年年底全球移动电商的规模将达到9720亿美元,预计到2021年,移动支付规模预计将达到3万亿美元,约相当于2013年全球最终消费42万亿美元的7.1%。

区块链和去中心化是什么鬼

所谓“区块链”,可以简单理解为:一套通过数字方式“链接”起来的“区块(资产、货币及其交易)”。它的基础是基于资产所有者自身间的共识、认同和信赖。

如果我们把区块链理解为一种加密交易记账方式,那么它所取代的就是传统的银行、交易所和一般记账单。

由于区块链所建立的信赖是从细胞开始、且不可涂改,因此它除了将货币和金融交易的私密性和安全性大大升级以外,也同时不再需要银行这样一个中心。

传统金融体系的中心是银行和国家信用。共享金融的意义在于:它让区块链基础上的所有交易和记录储存不再需要一个以外在的强制力(法律、强制和被迫)来维系。总之,在未来“区块链”基石上的金融和交易中,银行、警察和法院或不再必需。人们信赖的不再是国家机器或国家信用,而是从此相信自己。

不难想象,未来的金融和交易会越来越不再需要银行,不论你是私营还是国企。在缜密的去中心化数字货币体系中,M2本身都将改写,甚至滥发货币都不再可能。

财产不安全,拥有再多的财富也只是昙花一现。调查结果显示2013年始,“保证财富安全”首次跃升为中国高净值人群的首要财富目标,超过了此前的“创造更多财富”。而共享金融的一大亮点,就是安全性的大大提高。

公募基金虽然安全性远胜私募基金,但是其本质仍然没有脱离传统的金融模式。对民众而言,其投资和资产运用最终会转变为“公有”、其安全性的背后依然还是国家信用。投资一旦亏损,最终是要所有纳税人认可后共同分担。

于是,这就仍然很难避免投资责任人或操盘手“责任意识”的淡薄、或当个人利益与公众资产安全发生冲突时出现扭曲(作弊)。

“自征信系统”下的金融共享

余额宝或微信支付等对“共享金融”而言,最多只是八字画了一撇。余额宝虽然已经势不可挡,目前它也不过是解决了居民手中零散资产的汇聚。金融的本质,是在聚集资金后的运用中创造更多的价值。

虽然移动支付平台的信贷也是突飞猛进,仅2016年9月蚂蚁金服就向411万中小商家贷款7400亿元,但包括余额宝在内资金的运用依然是传统方式,即在基于常规征信基础上的常态信贷。

2006-2016的10年,全国个人持有的可投资资产总体规模从最初的26万亿增长到了165万亿,复合年增长率达到了20%。2017年,预计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将达到188万亿。

高净值人群持有的可投资资产规模从2006年的5万亿元,增长到了2016年的49万亿元,复合年均增长率达到20%。预计2017年高净值人群可投资资产规模将达到58万亿元。

大量的闲置资本走投无路;同时大量的创新和创业项目死于资金不足。传统和现有的金融体系或已走到了尽头。

相反,“共享金融”的核心,或将是“自征信系统”下的自主信贷系统:每一个人或法人,其在系统中的“信用”是自动形成的,你的全部收入及其增量、房地产、古董字画、金银首饰、既往信用评级等等,都会自动生成你的“自我信用评级”。

在此基础上,不论创业、投资还是消费,只要在“自我信用等级”内,你便可能分分钟得到贷款。你想借就有贷。从此你既不必再为“创业投资”的融资犯愁,更不会再去费劲巴拉地申请购车、购房贷款。即便目前信用等级不够,只要你的亲朋好友愿意在你的“求助方案”上“点赞”,问题会迎刃而解。

共享金融与国有垄断金融系统的根本区别在于,在共享体系中,投资人不论背后承担风险的主体是谁,投资都将依然是一种私人行为,因为其风险最终是由一部分人(包括担保人)自愿承担。出于对个人资产安全的更慎重考虑,这些私人投资的周密性与安全性最终会高于公有投资。

大部分“风险”会在系统内部消化,你也可以违约或搞鬼,但成本会高到让你不敢妄为,因为它不仅会让你从此永无信用、甚至会累及你的子孙后代。

在共享金融系统中,最终实现的是有产者之间的金融共享。只有到了那一天,共享金融才可以说修成了正果。

那时,理财的利润率会更加趋于平均,不再有暴利和大起大落,于是理财便成了一种类存款。整个社会的利率、资产收入、和收入再分配的水平,最终都会成为收入增长率(GDP增长率)的一个函数。

就像所谓“跑软件”那样,共享经济和共享社会让一种新兴的人际、物际关系产生滚雪球效应。人们不再隶属于某一机构或组织,而只是靠一套软件系统在数字世界里建立新型的数字化社会联系。如共享汽车中的人和车、或微信朋友圈中发起的“活动”甚至借贷、投资。

在共享金融领域,一种新型金融关系被称为 “ICO(Initial Coin Offerings,首次公开发售的加密数字代币融资),与“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s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融资)”相对应,它的背后就是区块链社区。不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的互联网金融,就像没有锚的船、没上保险的车。

现代产权理论的基础是科斯的“交易成本”(科斯:《企业的性质》1937),企业之所以成为市场活动中的基本组织,就是为了降低交易成本。在未来共享金融的世界里,企业的营销成本和融资成本会大为降低,而这种降低不是依赖市场组织、市场限制、企业组织及现代公司制度,而是通过大数据和网络计算机技术完成的“人/人交集”来实现的。

在全新的共享金融环境中,所有权的权重将大幅下降,而使用权的权重会大幅上升。钱是谁的不再那么重要,而谁在使用或利用这些钱会成为决定要素。例如,支付宝聚集起来的钱是谁的无所谓,谁在有效使用或利用这些资本和资源钱就是谁的。

中小企业或创新企业的融资和偿还都会变得相当简便,这些企业甚至不知道是从谁手里借到的钱。某种意义上说,那时这些企业都在“跑软件”,而不再是跑银行。

在存与贷两端,贷的分量更重。共享金融的生命力在于,该系统中的信贷会比传统金融系统更便捷、更高效、而且成本更低。

自动化的无限可能

人类的所谓工业革命,本质上都是一个不断升级的自动化机器生产、取代手工作业的连续过程。自动化程度越高,工业革命的水平越高。

属于人机互动的UX(用户体验),还无法囊括共享金融的人机关系。在未来的共享金融体系中,“人机互动”的比重也会越来越轻,“机机(包括手机)互动”的比重会越来越大,其最终逻辑结果就是“金融机器人”。

每个人只要事先对自己的理财偏好(金额、风险选择、期限、结构等)完成设定,理财机器人就会自动为你理财。当你对理财结果不满意时,理财机器人会为你提供几种调整方案供你选择。

一旦所有人、或大部分人的理财都交给了理财机器人,不仅理财成本会大为降低、金融服务业也会有大批人失去工作,留下的也会收入锐减。更重要的是,理财的收益会大大趋于平均。

在距纽约曼哈顿一小时车程的“对冲基金之城”格林威治(Greenwich),那里即便收益较好的对冲基金公司,也正在越来越多地使用智能机器。格林威治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詹姆斯•埃尔罗(James Aiello)感叹:“人们工作更加努力,但是收入却比以前少了。”以前那些奖金达到100万美元的基金经理人,现在的收入可能已大打折扣,降至25万美元左右。

“共享”世纪的魔力

到2017年6月,仅仅一年共享单车领域的融资金额已超过70亿人民币。按照每辆单车200元概算,现在已经有3500万辆共享单车游弋在中国的大街小巷。

除了美国和新加坡之外,摩拜单车将于下个月进入日本市场。可望彻底解决日本几十年来的车站自行车停放成灾的城市问题。

未来的共享社会,不仅“共享单车”、“滴滴快车”、“货拉拉”、“共享雨伞”,甚至“共享图书”、“共享保姆”、“共享护士”、“共享司机”、“共享软件”、“共享玩具”、“共享工具”、“共享工程师”、“共享私教”、“共享轿车”、“共享集装箱”、“共享托盘”等等,凡是你能想到的无所不能。

协作产生生产力,共享本质上也是一种协作。它不仅可以节省资源、减少能耗,同时还能大大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在共享经济的百花园中,“共享金融”一定是那最为光彩炫目的一朵。拥抱它,也许世界就是你的。

(郝一生/文)

(作者为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资本金融计量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