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俊波因何被“双开”:谋取个人政治利益,政绩观扭曲...

作者:《财经》记者 弥月樱/文 袁满/编辑

距离原中国保监会党委书记、主席项俊波接受组织审查五个月之后,9月23日,中纪委官网发布公告,宣布对项俊波作出严重违纪开除党籍和公职并立案审查的处理。

中纪委发布于9月23日8点40分的公告显示,日前,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共中央纪委对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保监会原党委书记、主席项俊波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公告称,经查,项俊波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工作纪律,为谋取个人政治利益,滥用审批权和监管权,对抗组织审查,搞迷信活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接受宴请;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在员工录用、干部职务晋升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并收受财物;违反廉洁纪律和生活纪律,搞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中纪委今日的公告指出,项俊波身为中央委员,理想信念丧失,毫无宗旨意识,政绩观扭曲,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涉嫌违法犯罪,性质十分恶劣,情节特别严重,应予严肃处理。

五个月前的4月9日下午2点30分,中纪委官网发布的一则公告,宣告项俊波因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审查。而在此之前的4月6日的保监会与中国地震局签署战略合作仪式,是项俊波最后一次以保监会主席身份公开露面。

就在中纪委发布项俊波被审查消息后不到三个小时,中国政府网于4月9日下午5点20分发布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3月21日在国务院第五次廉政工作会议上的长篇讲话,其中提到,“保险公司套取费用等违法违规行为”、“个别监管人员和公司高管监守自盗、与金融大鳄内外勾结等非法行为”,以及“加大问责力度,强化机构问责、监管问责和对监管者问责”等重要表述,被外界解读为这可能是项俊波“落马”的重要原因。

早在去年2月,中央第十四巡视组对保监会党委进行了专项巡视的反馈中指出,保监会党委存在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全面从严治党不力等四大问题,其中“保险监管权力行使不规范”,干部监督管理不规范,有的干部未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等。

对于中纪委公告中指出的项俊波“为谋取个人政治利益,滥用审批权和监管权”、“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以及“政绩观扭曲”等问题,诸业内人士认为,这正是项俊波五年任内保险业出现诸多乱象的根源所在。

项氏政绩观:重形象、重业绩数字

2011年10月29日,时年54岁的项俊波从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转任保监会主席。

这一年正值“十二五”开局之年,同时还是中国加入WTO的第十年,而保险业却告别高速发展期,陷入瓶颈期,总资产增速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出现首次下滑,产险和人身险保费收入增速均出现下滑,行业平均投资收益率低于两年期银行基准存款利率。

项俊波上任之初,除了展开以整治保险销售误导和理赔难为主题的行业整顿,还力推保险文化建设,其中一个重要动作是要求保监会和保险行业协会联合筹资亿元在央视投放“保险让生活更美好”的广告。据了解,该巨额广告费被强制性分摊给各家保险公司,此举引来诸多保险公司不满和无奈,私下抱怨不断。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项俊波当时亲自指定经办的广告公司,并召集保险公司开会亲自审阅广告片的细节和投放事宜。会上一些保险公司负责人对于广告费以及相关的招投标程序提出异议,被项俊波斥之为不重视保险业形象。

除了斥巨资打造行业“形象改造工程”,项俊波亦大力推行行业改革。2012年6月,项俊波召集保险公司召开“保险投资改革创新闭门讨论会”,推出13项保险投资新政。2013年7月,提出“放开前端、管住后端”的市场化定价机制、保险资金运用和准入退出机制三大市场化改革。2014年2月,出台《关于规范高现金价值产品有关事项的通知》,开闸销售高现金价值产品。随后,万能险和分红险费率改革相继启动。

借由高现价产品和13项投资新政等政策推动下,富德生命人寿、安邦等一批所谓平台系保险公司开始崛起。安邦保险、富德生命人寿、前海人寿、恒大人寿、华夏人寿平台系保险公司迅速冲进“千亿保费俱乐部”,并频频举牌,在投资领域攻城掠地。

对于诸改革带来的行业变化尤其是增速等指标,项俊波颇为重视,除了在各种场合突出宣导,还曾多次安排媒体进行系列宣传。比如,2014年,全国保费收入突破2万亿元,总资产突破10万亿元,增速达17.5%,达到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最高的一年。利润总额在2013年暴增的基础上又激增106.48%,创出新高。2015年,保险资金运用实现收益7803.6亿元,同比增长45.6%,平均投资收益率高达7.56%,创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好水平。

然而,华丽增速的另一面是满期给付及退保金额逾万亿元。曾有多位保险公司负责人不无担忧地指出,以趸缴型产品作为扩张规模利器的保险公司,一旦业务后续无力,将导致现金流风险。

颇有意思的是,一些敢于说真话的保险公司人士,常因此受到来自项俊波授意的批评和冷遇。

事实上,来自保险业诸人士的这种担忧正变为现实。诸保险公司发布的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一季度,多家风格激进的中小公司现金流出现缺口,比如安邦人寿现金流为-57.04亿元,前海人寿和恒大人寿净现金流亦则分别为-124.41亿元和-21.20亿元。到二季度末时,前海人寿的净现金流缺口进一步增至256亿元,成为二季度现金流缺口最大的公司。而华夏人寿二季度的净现金流缺口亦高达90亿元左右。

据了解,二季度仍有五家保险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不达标,其中有C类公司有诚泰财险和弘康人寿两家公司,D类公司有中法人寿、新光海航人寿和浙商财三家。

相关统计显示,二季度共有30家保险公司净现金流为负值,而成因在于此前销售的高现价产品将在今年迎来退保高峰,而在诸项政策收紧下,保费新增乏力。

保监会发布的信息亦显示,今年以来,一段时间以来,个别保险公司盲目扩张,一些重点领域、重点公司的风险正逐步显现,包括流动性不足、公司治理失效、偏离主业、内控不严等风险。其中,首要的就是防范流动性风险。

8月22日,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一个行业的影响力,不能简单看其资产规模,关键要看它起什么样的作用,是否干好自己该干的事。

有保险公司人士和监管人士指出,对于项俊波时代留下的诸多后遗症,保险公司和保监会都需要花大力气纠偏。

行业大松绑和滥用审批权、监管权

与巨额行业广告相比,项俊波任内最受争议的是籍行业大松绑而衍生出的行业诸多乱象。

2013年7月,在“保险业深化改革研讨班”上,项俊波明确提出市场化定价机制、保险资金运用和准入退出机制三大市场化改革,改革的基本思路是“放开前端、管住后端”。在他看来,保险业存在的种种弊端,根源在于市场化不足。因此,要“把权力交给市场,能放开的都放开。”

随着项俊波“赋权”于市场,新一轮扩容潮随之而来,上百家资本排队申请,其中,房地产业成为其中的主力军,尤其广深两地的房地产商几乎悉数进场。

据统计,自2014年新“国十条”发布以来,保监会共批筹财、寿和资管公司分别为24家、17家和16家。其中,2016年共有18家保险公司和2家保险资管公司批筹。

保监会官网显示,保险牌照批筹的密集程度,有时达到每月数单,甚至出现一日三单的情况,比如,去年7月29日,和泰人寿、爱心人寿和复星联合健康险同日批准筹建。

而另一个批筹高峰期出现在今年一月,当月共批准海保人寿、国宝人寿、融盛财险和国富人寿4家公司筹建,同时还批准复星联合健康险开业。而彼时关于项俊波将“出事”的消息已流传于坊间,2月则有外媒报道称项俊波正在接受调查的消息。

随着扩容潮而来的各路资本中,一些金融大鳄隐身保险业,假“金融支持实业,实业支撑金融”之名,行险企作为融资平台的大梦。

除了通过发起成立新保险公司进入保险业,亦有一批资本则通过股权转让而进入。有业内人士指出,项俊波主政期间,保险公司股权转让频繁,其中一个现象是不少接盘者是成立时间不长的投资公司或咨询公司,其背景不明,相关信息很少见诸公开渠道。

随着各种资本纷至沓来,原本只是个别现象的“保费变资本”手法,亦被一些保险公司及其股东大力玩转。此前安邦系、前海人寿等一批平台系保险公司巨额增资,屡被业内外质疑其资本从何而来。一些监管层人士亦多次提示保险业资本不实的问题和风险。

曾有媒体报道,有一些熟悉项俊波的人士表示,他热衷于培植“自己的势力”。一些保险公司人士则表示,项俊波任内,热衷于和几家民企大佬背景的保险公司走得很近,而与国企公司表现疏远。其任内五年,除了最初上任时赴几家国企保险公司调研,后来再未上门。

    据一位保险机构某负责人回忆,在某次小范围业内会议上,在项俊波所坐的主桌上,只有两个非常活跃的民企保险公司大佬左右相伴,其他保险公司高层则被安排在其他桌上。在另一个更小范围的行业会议上,原本并不属于该会议参会对象范围的某险企大佬亦施施然而来,颇令参会的同行们不快,纷纷私下吐槽“他怎么来了”。

对于一些中小保险公司来说,其公司发展谋求于获得一些监管“特权”。据多位保险业人士透露,一些民企出身的保险公司股东方或实控人,很能放下身段来监管部门软磨硬泡。坊间流传,某位民企大佬常常来保监会点卯,如果他去的部门官员对其不予理睬,就会一直守在门口不走,直至对方磨不开面子让他进来。一些作风豪放的老板则叫嚣“用钱就能搞定想搞定的人”。而有一些民企老板只拜访重要业务部门的官员,对于非核心部门的官员则不予理会。而另一些保险公司老板则广布人脉,甚至连保监会文档处室的工作人员也会想办法结识并熟悉。

除了大开审批之闸,项俊波任内出台的多项政策,亦为业内认为是为某些公司赋予“特权”开道。比如,2013年4月发布的《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第四条有关问题的通知》,允许符合规定条件的保险公司单个股东(包括关联方),出资或者持股比例可以超过20%,但不得超过51%。此举被保监会认为股东结构中存在一个管理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在日常经营中可以产生“激励效应”。

诸业内人士指出,一些保险公司所出现的“一股独大”、内部人控制以及大股东操纵等现象,恰恰是导致保险公司治理失效、股权结构复杂不透明、保险业乱象频生的一大成因。对于“饥渴”的社会资本,现行监管制度对其股东的约束和惩罚太少。

2012年,保监会曾给予富德生命人寿一项“创新试点政策”,允许其把上市权益类资产与未上市权益类资产合并计算,总投资比例不超过公司上季末总资产的30%即可。据媒体报道,该政策被富德生命人寿实控人张峻如获至宝。

2012年保监会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财产保险公司投资型保险业务管理的通知》,收紧该类业务。但安邦保险和天安财险却未受影响,获批销售该类产品,且在2016年1月仍获延续销售一年。借由投资型财险产品,这两家公司斩获了巨量保费。直至今年初,该类业务才最终被保监会全面叫停。

2015年7月8日保监会发布《关于提高保险资金投资蓝筹股票监管比例有关事项的通知》,将投资单一蓝筹股票的比例上限由占上季末总资产的5%调提升至10%,投资权益类资产到30%的比例上限的,则可以进一步增持蓝筹股票,增持后蓝筹类资产余额不超过40%。正是这项原本为股灾救市所采取的措施,被宝能系充分运用于举牌万科A。

在该政策发布仅两天(7月10日),前海人寿便通过二级市场持有万科A的股份便达到5.00%的举牌红线,三天后持股进一步达到10%,宝能系由此成为万科第二大股东,拉开宝万之争大幕。

项俊波重视民企系保险公司的发展,并将其作为增加市场活力的表现,可从《2015年中国保险市场年报》略见一斑。该报告提有的作为创新列举的案例中,富德生命人寿等一批中小公司占了相当比例。其中,浙商保险推出的私募债保证保险业务作为创新产品位列其中,而该产品成为后来的侨兴债事件的导火索,浙商财险亦为此背负了巨额亏损,并因偿付能力不达标于日前收到保监会下发的监管函。

在今年3月18日举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新型政商关系与反腐败”的分论坛上,中央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杨晓渡表示,中国企业的成长和发展有其自身努力的内在因素,同时得益于政府的支持和良好的环境。但中国企业决不允许将此作为腐蚀官员、腐蚀社会的工具和手段,被用来围猎官员、谋取企业私利、污染政企关系。企业当然有自己的利益可以考虑,但这种利益必须被约束在合法的范围内,企业的财富绝不允许用于突破法的约束。 

杨晓渡进而指出,有些企业家特别愿意同政府官员打交道,有两种情况是不正常的。一种是资本希望求得一种照顾,但这有违市场的公平竞争原则。另一种是资本希望在掌握经济权力之后,谋取政治上的权力,这是十分危险的。

项俊波“落马”之后,保监会发布的公告中亦指出,保监会的一些制度违背了金融规律,给不良资本控制公司提供了可乘之机;有些制度存在漏洞,对业务结构失衡、个别产品粗放发展、少数公司无序举牌冲击实体经济等风险问题管控不严;有些制度执行不力,对一些违法违规行为还存在失之于宽、失之于软的现象。

 4月27日,保监会在召开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集中通报和专项整治暨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会议会议中指出,保监会要始终坚持干净纯粹,不被金融大鳄和被监管对象“围猎”,不被违法违规者拖下水,不做内外勾结之事。高度警惕廉政问题背后的权力寻租和人情执法现象,认真排查梳理权力运行的廉政风险,坚决杜绝权力和利益的交换,坚决维护监管的权威性、威慑力和公信力。

2016年12月《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再次修订,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上限由51%降低至1/3。今年1月,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保险资金股票投资监管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一项将保险机构投资单一股票的比例调回5%,将权益类资产的投资比例调回30%。而非寿险投资型产品亦被叫停。项俊波任内发布的数条重要松绑政策,已逐渐叫停。

项俊波本人亦为其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中纪委公告称,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中央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决定给予项俊波开除党籍处分,由监察部报请国务院批准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终止其党的十八大代表资格;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给予其开除党籍的处分,待召开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时予以追认。

后项俊波时期:重拳治乱象

从4月9日下午中纪委发布关于项俊波接受审查的公告,到5月5日国务院免去其保监会主席职务以来,保监会主席的职位空置至今。

项俊波“落马”后,保监会开启了“强监管、补短板、治乱象、防风险”为主旨的重拳治乱象之幕,相继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保险监管 维护保险业稳定健康发展的通知》、《关于进一步加强保险业风险防控工作的通知》、《关于强化保险监管 打击违法违规行为 整治市场乱象的通知》、《关于保险业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关于弥补监管短板构建严密有效保险监管体系的通知》等系列文件(即“‘1+4’系列文件”),对监管部门和行业进行全面风险梳理和排查。

在保监会发布的诸文件中,强调“对监管行为再监督”成为不同于以往监管政策之处。多位保监会高层数次在公开发言中强调全面强化保险监管,要厘清监管和发展关系,彻底摒弃本位主义和“父爱主义”。坚持监管从严,确保监管“长上牙齿”,重拳整治保险资金运用领域乱象,对于违规行为严罚重处。

8月22日,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要重塑保险业形象,首先就要重塑监管。重塑监管,要从重塑监管理念和定位、重塑从严监管氛围、重塑监管能力、重塑监管纪律、重塑监管文化等五方面入手,并克服把保险监管机构当成“保险总公司”的倾向。

此外,保监会还组织了数场行业大检查,主要聚焦于虚假出资、大股东或实控人关联交易、违规和激进投资、产品不当创新、销售误导、理赔难、违规套取费用和数据造假等乱象。

9月18日,中国保监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 保监会稽查局副局长杨玉山介绍,5月-6月,保监会组织保险公司从资产、准备金、资本、风险综合评级和信息披露五个方面,开展了偿付能力数据真实性自查工作。经初步统计,公司自查发现问题1131个,涉及金额982亿元。监管部门专项检查发现问题2300余个,涉及金额近10亿元,市场乱象问题和风险得到了较充分的揭示。

在保险资金运用领域的风险排查,重点是排查重大的股票和股权投资、另类投资、金融产品投资、不动产投资和境外投资等方面的市场乱象。

保监会财会部(偿付能力监管部)副主任郭菁则在发布会上透露,上半年保监会采取措施严控保险资金进入房地产领域,严禁保险资金直接和间接投资于商业住宅,对保险机构的内保外贷业务进行了规范,取消了通道业务等,保险资金激进投资得到有效遏制,“保险业的非理性举牌等乱象得到遏制”。

保监会披露的信息显示,上半年保监会系统共对306家保险机构和447人实施行政处罚,其中罚款6369万元,处罚机构家数、人数及罚款金额分别同比增长31%、18%和21%。4人被禁止进入保险业,13家保险机构被责令停止接受新业务。

除了治乱象、补漏洞,保险业诸多乱象亦需深化改革加以解决。保监会副主席黄洪在2017年陆家嘴论坛上表示,当前保险业存在的不少突出问题是由于改革没有到位所致。比如:资本不实的问题,导致偿付能力失真,与市场准入退出和资本穿透监管还不到位有关;违法违规资金运用的问题,与“管住后端”的改革没有跟上有关;保险产品的问题,与发展理念的改革没有跟上有关,才会导致有一些奇葩产品。要真正解决这些问题,只有靠进一步深化改革。

随着项俊波的问题被官方定性并立案审查,诸保险业人士预测,下一步保险业可能将迎来一场与其案件相关的行业大整顿风暴。

项俊波简历:

1957年1月生,北京大学法学博士。第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十八届中央委员。1999年至2002年任国家审计署人事教育司司长,2002年2月任国家审计署副审计长,2004年7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2005年8月至2007年6月兼任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主任),2007年6月任中国农业银行行长,2009年2月至2011年10月,任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2011年10月—2017年4月9日起任中国保监会主席、党委书记。4月9日,因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审查。5月5日,国务院免去其保监会主席职务。9月23日,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终止其党的十八大代表资格,并被立案审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