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小学如何做到四年估值4.5亿美元,乔布斯遗孀和扎克伯格都来投资?...

作者:《财经》特派记者 刘泓君/文 发自硅谷 宋玮/编辑
摘要 一家乔布斯遗孀和扎克伯格投资的个性化教育小学,正在尝试用科技改变教育。

(当地时间2014年2月18、19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Rocketship SI Se Puede小学使用Rock互联网和传统课堂相结合的方法进行混合教学。图/视觉中国)

在创建硅谷新型教育公司AltSchool以前,36岁的马克斯·温蒂拉(Max Ventilla)曾是一名谷歌的产品经理,并成功创建了一家搜索公司Aardwark。他也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当他发现美国教育体系与自己读书时并无区别,私立学校昂贵又数量稀少,他想为自己的女儿创建一所学校。

互联网工作经历加上一个父亲对改变下一代教育的热切期待,催生了这家新型教育公司。

AltSchool号称要做以学生为中心的个性化教育小学,专注从学前班到八年级的K12教育。个性化教育正是它的特别之处,它既尝试最前沿的教育理念和学校变革,又将其教育心得的精髓转换为科技软件,使其迅速规模化。

与国内如猿题库、粉笔网这类科技教育公司相比,AltSchool是一所真正的学校,关注人与人的互动;与普通收费的私立学校相比,这所学校的扩张方式并不局限于建立分支机构,而是通过输出教学软件让高质量教育快速普及。

目前该学校有60个工程师与60名教师,技术人员与教职人员打平。其盈利模式是每位学生入学收取2万多美元的学费。除此之外,与美国其他学校进行软件合作,赚取软件销售费用。

这种科技加教育的基因在硅谷科技圈中得到众多大佬青睐,AltSchool的投资者中不乏明星投资人。著名投资机构安德森·霍洛维茨(Andreansen Horowitz)、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berg)和乔布斯遗孀劳伦·鲍威尔·乔布斯(Laurene Powell Jobs)都是它的支持者。

这家公司于今年5月获得了4000万美元的C2轮融资,C轮融资总金额为8000万美元。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公司估值4.5亿美元。该公司总融资金额过2亿美元,成为硅谷新兴的教育独角兽。

技术能否助阵个性化教育

温蒂拉喜欢将AltSchool称为“实验室学校”,而不是一所真正的学校。目前,他们在美国已经开设七所学校,其中三家在纽约,四家在旧金山与湾区。

学校内部,这里用宜家的家具将一个硕大的空间分隔成为不同的教室。这是一所微型学校,每个学校大概只有35名-120名学生,目前只开设了学前班到三年级的课程。在最终完善的课程中,Altschool将开设到八年级的课程。

这是温蒂拉6岁的女儿Sabine在学校的第二年。她与众多学生一样,都被分配了一个平板电脑,登陆自己的学习平台后,就可以看到下一周的25个小任务。

这些任务卡片主要由学校的老师制作,同时也会参考每个学生自己的学习进度以及家长的建议。你也可以把它理解成学生的课程,目前他们引入了美国传统学校的课程,也在引入可汗学院等创新性教育机构的课程,同时该学校的老师也将自己开发一些课程。

这套软件的主要作用是掌握每个学生不一样的学习进度,根据他们的学习进度和不同表现来对孩子进行不一样的教学,除了重视考试成绩,也会看中对领导力、好奇心、恒心方面的培养。温蒂拉称:“即使两个学生在进行同样一个活动,可以给这两个学生创建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方法和体验。”

这所学校的另一大特色是不同学习项目可能与不同群体的朋友进行,也不完全与自己同龄人在一个小组。在Sabine一些优势的学科中,她可能会与年长的学生一起学习,并完成一些来自老师和教育专家布置的挑战。

温蒂拉告诉《财经》记者,Sabine非常喜欢在学校的时间,虽然她只有6岁,但是她能为自己做主,自己有选择权去达成她想要的目标。

Sabine使用的这套系统就是该学校规模化的软件平台。这是一套追踪学生进度的软件平台,这个平台中有多个产品,既有软件帮助教师把学生分成不一样的组;也有软件帮助老师制定课程,帮助家长来追踪学生的进度。同时,教室中还安装了密集的摄像头,以捕捉学生茅塞顿开的瞬间,可帮助老师在回看录像追踪每个学生的变化。

硅谷高创汇创始人雷虹称,尽管私立学校都在倡导个性化教育,AltSchool的特色是可以让软件辅助教师更好地掌握每个学生的情况。

美国教育咨询机构CPM执行董事长兼硅谷资深教育专家Catherine Liu告诉《财经》记者:“严格来说它不算一家学校,最多是一家创业公司,核心产品是销售教学软件平台。但是他们做的事情是对的,个性化教育是未来的趋势。”

在谈及科技重要还是教师与学生的互动重要时,温蒂拉认为科技永远是第二位的,教师与学生的互动更重要。但是科技可以帮助教师更好地与学生互动。

“很多学校在以非常肤浅的方式使用技术,如果我给孩子买平板电脑,最终他们是以电脑的想法在学习,只有人类才可以教会我女儿像人一样思考。”温蒂拉说。

类似于Altschool这种个性化教育很多年前就已经开始试验。Summit Public School是运营加利福尼亚州和华盛顿特区几所公立特许学校的一个非营利机构,它将传统的高中模式,转变为一种个性化的、基于能力的学习模式,每个学生入学即被要求设立自己的目标,然后教师根据每个人不同的目标因材施教。

也是在去年,这所备受关注的公立学校Summit联合Facebook也推出了个性化学习软件平台。除了投资之外,扎克伯格还为这所学校提供了30名软件工程师帮助做平台设计。

Catherine介绍,如果要对比这两所扎克伯格夫妇关注的学校,AltSchool的管理者是耶鲁大学的MBA,但MBA不是真正研究教育的;而Summit从老师到校长都是教育专业的,这是两者真正不同的地方。另一个不同之处是,Summit是一所免费的非营利公立高中,而AltSchool是一家需要营利的创业公司和私立小学。

一位正在硅谷研习教育的老师称:“仅从教学互动上,AltSchool与一般私立学校比起来并无革命性创新,但他们在招聘时对老师的要求高,师资团队强大。”温蒂拉称好老师喜欢挑战和尝试新的教学方法,也有专门的工程师团队为他们服务,现在的老师基本上是一百份简历中选一个。

该学校的教育成果也逐步显现。在美国一个本地测试中,衡量学生从进入学校那一刻起取得了哪些进步,平均分数为一分,意味着这些进步需要一年的时间取得。Altschool运行四年来的平均得分是1.5分,这就是说,这些学生一年的时间取得了其他学生18个月的进步。

但这个测试的结果也同样被硅谷的专家质疑,原因是高质量的生源更容易在评分中占优。

AltShcool学费、教学软件费和其他费用近3万美元一年,这意味着一个家庭要花费税前5万美元的工资才能够进入该学校。这与美国普通私立学校1万-5万美元左右价格相当,高昂的学费决定了AltSchool的学生整体素质高于公立学校平均标准。

尽管学费高昂,这所只招收近百名学生的学校每年却收到3500份申请,大大超越其可承载量,学生会经过层层选拔,这与Summit的抽签制度大不相同。

在招生时温蒂拉首先考虑的是平衡与多元化,包括他们的家庭、来自于哪个国家、父母是做什么的。他说:“目标是所有学生,而不只是那些最终会去私立学校的学生。”多元化也更利于教育软件平台适应各个不同国家的教育体系。

在速度与质量之间

在最初产生创办一间学校的想法之后,温蒂拉把更多的时间放在运营上。在他的设想中,把每个学校的老师和学生搭配设计好,教室是干净的,教学工具是完善的,学校就可以完美运作。而对于课堂内部发生的事情,并没有过多地关注。

“最开始我很天真以为所有的环境设置好就行,最近几年我开始转变教学思路,创建一些工具更加关注教学本身。”温蒂拉说道。

速度与规模的平衡一直是很多独角兽公司发展过程中犹疑不决的问题。尤其是亟待变革的教育市场,好的学校永远供不应求,市场潜力无穷。前提是这家创建四年的公司如何去平衡扩张的质量与速度。

AltSchool在最开始的几年成长得非常快,温蒂拉曾经遗憾在创业初期没有放更多时间在产品打磨上。但放在一个更长的时间维度看,他也正在从这些快速扩张中受益,比如同时在加利福尼亚与纽约开设学校。他说:“如果现在才开始把学校开到东海岸,我们的想法和经验就会比现在少1年-2年。”

在B轮融资时,霍洛维茨曾提出建议称,学校应该花费更多时间来提高软件平台的质量,然后再开始快速扩张。彼得·蒂尔旗下的基金Founders Fund合伙人Brain Singerman也进入其董事会,他们讨论最多的问题是需要用多快的速度和步骤成长。

“我们确信高质量教育可以规模化,而不是供不应求的。” 温蒂拉说。

如何打造一所好的学校是所有教育工作者都在探索的问题,打造真正对教师和学生有用的学校系统也需要对教育系统长期的经验探索。这些学校的运营经验和人才,就是打造教育软件的壁垒。

“我们一直都在犯错误,一直在从错误中学习。”温蒂拉认为他应该花更多精力在快速找到顶级的人上:“现在的首席学术官Devin Vodicka,我绝对认为该早一些找他来,一家教育公司应该找最好的教育工作者,这是学校的根本。”

除了开设分支机构,AltSchool另一个规模化的决策是销售自己的软件平台。只要教师和管理员对这种新学校模式感兴趣,都可以使用AltSchool的生态工具和资源。

他们也正在计划打入美国公立学校系统,让普通公立学校将教学软件的基本功能外包给它们,并派出团队与公立学校合作开发改进这套教育软件。在一家历史悠久的弗罗里达幼儿园以及硅谷腹地门罗帕克,已经有两所学校使用他们的软件。

销售软件似乎是他找到的将高质量教育快速扩张的方法。这意味着,在一个教室中找到最佳学习方法可以快速复制到其他学校。

“更快的速度意味着可以找到最好的员工,每一个选择都在衡量我们是否可以真正抓住机会。”温蒂拉说。

在进入一个新市场时,如何平衡线下学校扩张与线上软件销售规模也是AltSchool面临的关键选择。每当该学校想要学习特别的东西,就会去线下开设更多网点。

温蒂拉正在与不同地域的教育专家研究适合各国市场的教育体系,尤其是中国市场。“我们会在中国设置一个办事处去支持已有的学校,而不是自己去开设分支学校。”在谈及中国市场时温蒂拉说道。

帮助联系中国机构的硅谷高创汇雷虹透露,已有中国投资机构投资AltSchool,他们正在计划今年开始一场中国行,并在中国寻找VC和合作机构。

当然,在世界各国的软件扩张可能并不比建立分支机构容易。以中国的教育来说,个性化教育软件如何支持中国的应试制度,如何打入学校内部都是它即将面临的问题。

无论中美,对中小学教育机构来说,能否进入好的高中都是评估一所学校的重要指标。由于创建时间过短,目前的教学方法和效果都还有待验证,软件平台是否可行也还同样需要被验证。

(本文首刊于2017年10月16日出版的《财经》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