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石油再次提高LNG工厂用气价格...

作者:《财经》记者 沈小波/文 马克/编辑

11月起,中石油供陕西、内蒙古LNG工厂的天然气价格将上调至1.88元/立方米,这是自9月份以来的第二次价格上调

11月1日起,中石油供陕西、内蒙古LNG(液化天然气)工厂的天然气价格将上调至1.88元/立方米,这是自9月份以来的第二次价格上调,两次累计,供气价格上涨了5成多。

LNG的九成使用者分布在工业及交通领域,其余基本为城市居民。陕西、内蒙古的LNG工厂主要覆盖北京、天津、河北、河南、山东等地市场。

《财经》记者获得了一份中石油天然气销售西部公司蒙西代表处的公文,这份发给内蒙古乌审旗春源燃气投资公司的公文要求确认11月份的天然气供应。蒙西代表处在公文中称:“11月份国内全面开始集中采暖,供需矛盾突出,中石油增加采购高价现货弥补缺口。在尽量满足城市燃气供应情况下,不能足额满足陕西、内蒙古LNG工厂需求。”

据该公文,中石油计划配给陕西、内蒙古区域LNG工厂总供气量为600万方/日,按各LNG工厂今年1-10月实际用气量进行比例划分,11月份供气价格则调整为1.88元/方。蒙西代表处要求春源燃气投资公司于10月31日下午2:30分之前回复确认,并报送分日供气建议计划,如未按时报送则视为11月份无供气需求,中石油将自11月1日起停止供气。

陕西区域也是如此。陕西液化天然气产业协会(下称“陕气协”)秘书长李蓉告诉《财经》记者,早在10月29日她就得到消息。协会的几家会员企业接到了中石油的口头通知,11月份的天然气价格将调到1.88元/立方米。

《财经》记者电话联系了中石油天然气销售西部公司蒙西代表处,该处确认了调价事宜。

这是自9月份以来中石油第二次提高LNG工厂用气价格。9月12日,中石油天然气销售公司联合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进行管道天然气竞价交易, 9月18日,中石油天然气销售公司西部分公司拿出8000万方管道天然气举办面向陕西、内蒙古LNG工厂用户的管道天然气竞价专场,竞价底价为1.43元/立方米,最高限价为1.70元/立方米。此前,中石油一直执行的发改委制定的基本门站价。据最新的非居民用天然气基准门站价,陕西、内蒙古区域均为1.24元/立方米,最高可上浮20%,下浮不限。

西部专场于9月21日结束,自当日起,中石油不再安排各LNG工厂用气计划,LNG用气均须在交易中心竞价完成。

《财经》了解到,这一政策实际并未执行,中石油后续进行了调整:内蒙古、陕西LNG工厂用气价格一律按竞价顶价1.70元/立方米执行,该价格是由甘肃天然气基准门站价上浮20%而得,但结算时扣除陕西、内蒙古与甘肃的门站价差0.09元/立方米,所以实际结算价格为1.61元/立方米。

上述蒙西代表处人士向《财经》记者解释,一直以来,西部销售公司还是北京、天津的供气方,今年区域用气紧张,减少了供北京、天津气量,这部分缺口通过采购海外LNG作为气源供应,为抵消这部分高价气源成本,供LNG工厂用气价格也随之上调。

与这次调价相随的,是供气量的进一步紧缩。《财经》记者从陕气协了解到,陕西区域中石油供气的LNG工厂日用气量在1200万方左右,合并内蒙古区域中石油供气的LNG工厂用量,总的日用气量在2500万方左右。

回顾历史,气荒总是伴随着供暖季的到来而到来,但今年陕西内蒙的气荒甚于往年。

“开工率会降到不足3成。”李蓉说,这比去年的形势要严峻的多,去年中石油的供气缺口在40%左右,陕西地区用气价格相比门站价上调了10%-15%。“今年直接上涨了5成多。”

李蓉分析认为,上游天然气限量涨价必将推高LNG市场价格,增加的成本将层层将下游传递,直到下游承担不起,不再用LNG。

“按现在的情形,LNG出厂价突破5000元/吨是迟早的事。”李蓉认为,一旦LNG出厂价突破这个界限,在交通运输领域与柴油的竞争优势将不复存在,可以预见交通运输领域LNG市场的萎缩。

李蓉更担心的是大规模“煤改气”后的工业用户。这部分用户可以从城市燃气公司购买管道气,也可以采购LNG自己气化。由于“煤改气”带来居民用气的大幅增长,今年供暖季城市燃气公司必然更大规模压缩工业用气。“这些工业用户只能买LNG,照现在的价格趋势,燃料成本可能要比原来烧煤高4到5倍。”李蓉说,成本很大可能会转嫁给下游的消费者。

目前还不清楚中石油所属的LNG工厂用气是否在中石油每日总的供气计划中。李蓉说,去年冬季中石油LNG工厂全部停工,今年陕西区域中石油所属LNG工厂已经复工。上述蒙西代表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内蒙区域中石油所属的LNG工厂早已停产,“陕西区域情况并不清楚。”

《财经》记者 沈小波/文 马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