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垄断调查下德车企上演囚徒困境,大众戴姆勒背叛宝马争相投诚...

作者:《财经》记者 陈亮 实习生 肖舒妍/文 施智梁/编辑

依据欧盟宽恕制度,最早向执法机构自首并提供实质证据的企业可以减免处罚。

针对大众汽车(OTCMKTS:VLKAY)、宝马(OTCMKTS:BMWYY)、戴姆勒(PINK:DDAIF)的反垄断调查持续发酵。

路透社11月7日报道,宝马集团CEO哈拉尔德•克鲁格(Harald Krüger)在第三季度营收电话会议上表示,宝马已雇佣了一家法律公司来调查宝马是否参与了垄断门事件。

就在半个多月前,10月16日,欧盟竞争委员会(European Union Competition Commission)突袭了宝马公司慕尼黑总部,查看并复印了部分文件,并对员工进行了调查访谈。10月23日,欧盟竞争委员会又对大众汽车和戴姆勒两家公司总部进行了检查。

此次调查与七月底被爆出的德国汽车卡特尔联盟有关。卡特尔联盟是指由供应商联合起来形成的非正式组织,这个组织的目的是保持产品和服务的高价位,或者通过保持短缺状态来控制市场。

据德国媒体《明镜周刊》报道,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大众、宝马、戴姆勒曾举行60余次秘密会议,在技术、成本、供应商等方面达成一致,涉嫌反垄断合谋20年。

整起反垄断案件得以曝光的导火索,是德国监管方在2016年对大众办公室的突然搜查。搜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查找大众操控钢铁价格的证据,却意外获得了大众与其他德国汽车巨头涉嫌横向垄断的部分证据。

“横向垄断是最严重的垄断行为,其从根本上了破坏了市场竞争机制。”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张占江告诉《财经》,横向垄断是指具有竞争关系经营者之间达成的垄断协议。一旦出现了该行为,执法机构就可以直接认定企业违法,企业成功抗辩难度很大。张占江长期从事国际经济法和反垄断法的研究。

张占江表示,根据《欧洲联盟运行条约》规定,垄断企业将缴纳违法期间营业额1%-10%的罚款。且横向垄断行为性质恶劣,一般处罚力度接近顶格处罚。

2016年大众汽车、宝马和戴姆勒营收分别为2173亿欧元、942亿欧元、1532亿欧元。如以营业额10%的处罚力度来计算,三家公司仅2016年一年的罚金就分别为217.3亿欧元、94.2亿欧元及153.2亿欧元。

如被证实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存在垄断行为,那么罚款数目高达数百亿欧元。这可能是德国经济史上最大的反垄断案例。2016年,欧盟委员会曾对戴姆勒、沃尔沃、雷诺等多家汽车制造商开出总计29.3亿欧元的反垄断罚单。

然而并不是所有企业都需支付如此高额的罚金。欧盟按照囚徒困境的原理制定了一套宽恕制度。依据欧盟宽恕制度,第一个向执法机构自首并能提供实质性证据的企业将减免50%的罚款;第二个向执法机构自首并能提供实质性证据的企业也将有相应减免。

欧盟竞争委员会发言人向《财经》表示,宽恕制度是为了鼓励公司向执法机构提供隐瞒的信息。这将提高执法机构执法效率。

为争取减免罚款,囚徒困境下的德国车企纷纷抢先投诚。事件曝光之后,大众汽车主动承认可能违反反垄断法规,并迅速向欧盟当局提交了涉嫌反托拉斯的自我报告。

10月20日当天,戴姆勒首席财务官博多•伯(Bodo Uebber)在与记者的通话中公布:“我们已经向欧盟提交报告,申请宽大处理。”

上述欧盟竞争委员会发言人证实,戴姆勒和大众正与委员会合作配合调查。同时,他表示,进行调查并不直接意味被检公司犯有违法行为,现在推测调查结果还为时过早。

与大众和戴姆勒不同,同样涉案的宝马公司尚未提交自检报告。“我们很恼火。”案件公开后,宝马采购总监马克思•杜斯曼(Markus Duesmann)表示,“回想起来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我们和我们的竞争对手在谈论合作,他们的律师却已经向欧盟当局汇报了我们的合作。”

哈拉尔德•克鲁格表示,宝马会持续调查该事件,不过一切结果公布都需要时间。

(《财经》记者 陈亮 实习生 肖舒妍/文 施智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