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王欣今日下午出狱:“刚洗完澡,理完发”前高管:出事前王欣与诸多大佬来往从密...


快播创始人王欣已于今天出狱。

该知情人士告诉创业家,王欣今日下午刚刚出来,“刚洗完澡,理完发”。

资料显示,快播成立于2007年,巅峰时期曾拥有3亿用户,被誉为“宅男神器”。2014年4月22日,据群众举报,快播涉嫌传播淫秽信息遭警方调查。2014年6月26日,深圳市市场监管局正式对快播公司送达《行政处罚决定书》。2014年8月8日,王欣在逃往境外110天后被抓捕归案,经国际司法合作渠道由相关国家移交中国警方。

2016 年1 月7 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快播涉黄案的庭审实行了网络直播,快播公司及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举等出庭,被告单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万元;被告人王欣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一位熟悉他的朋友表示,“监狱管理严格,探视不好安排,除了妻子,能见到王欣的人不多。”

他还透露,王欣本人状态挺好,还有斗志,他有意重回互联网江湖,再干一番事业。

快播起步于视频行业的草莽时代,通过P2P技术迅速在市场站稳脚跟。有数据显示,2012年,快播总安装量超过3亿,当时中国网民数量也就五六亿。至今,王欣与快播没有被互联网忘记。

过去的42个月,王欣主要通过书籍报刊了解市场变化与行业动态。高墙阻隔,他无法悉数掌握外部变化。

但如今的互联网于他而言应该非常陌生。BTA三分天下演变成AT斗法,TMD(今日头条、美团、滴滴)在资本助推下快速变大,成为最具颠覆能力的三小巨头。

即便视频行业,也是风云流转。在王欣面对高墙的日子里,那些老对手,某种程度上也算老朋友,或沉寂、或挣扎、或落寞。如今互联网谈起视频是快手、抖音和火山。他们的创始人头顶光环,估值和市场呼声一路高涨。

王欣错过的很可能是一个时代。

狱中生活

2014年快播危机爆发,王欣太太为其奔走呼吁的时候,部分关联方却自然地避嫌。

其实,王欣对资本非常挑剔,不肯随便拿钱。2007年快播成立,曾李青和周鸿祎成为天使投资人,软银赛富投了A轮。江湖流传着一种说法,王欣拒绝过IDG和李彦宏的投资。

“他偏向于懂产品、懂业务的基金。”软银赛富投资基金合伙人羊东向《中国企业家》回忆道。投资快播时,王欣没有因为赛富的名头直接拿钱,而是连续发问,是否了解视频行业,投资过哪些视频网站,会不会与快播发生冲突。投资谈判时间不长,前后也就2个月,说服王欣的确不易。

一位快播前高管告诉《中国企业家》,出事前,王欣与互联网圈诸多大佬来往从密。甚至在他羁押期间,这些人与快播高管一起,帮忙寻找律师,准备材料。

服刑以后,王欣的妻子从深圳赶往北京探视,一位互联网圈的朋友经常接待,并帮忙为王欣买书。

高墙内,王欣读过的书远不止几十本,主要是经管类或与互联网相关的,也有人物传记、科幻小说。王欣还会写信、打电话,与朋友谈互联网的发展,讨论时下的创业风口。算起来,写信更多一些,打电话有限制,而且时间不确定,有时会在朋友早高峰出门的时候,有时是工作期间。

失去自由前,王欣最大的爱好是钓鱼,而且是海钓。很多人跟他一起出过海,朋友、同事,也有投资人,极少有人真感兴趣,王欣却乐此不疲。

坊间传言,2014年王欣被通缉期间,有关方面让人约他在济州岛海钓,他果真赴约,飞机落地无法入境,被警方押解回国。在后来的庭审中,王欣称不知道自己被通缉,去济州岛目的就是钓鱼。

海钓,实在不是一件轻松的事。王欣是湖南人,到深圳工作之前,就喜欢钓鱼,但没在海上钓过。为了学习,他跟随油井补给船到南海钓鱼,上去就晕船,沿途七八个小时,颠得七荤八素,呕吐不止。到达目的地,以为可以安心钓鱼,不料船不停晃动,比之前晕得更厉害。王欣服下晕船药,再吃一些预防晕船的食物,然后垂钓。海鱼个头大,钓上一条拉不上来,随行的朋友一起拖拽,忙活一大圈,又开始晕船呕吐。

“某个瞬间,看着四面都是茫茫大海,会感到绝望。”与王欣一同出海钓鱼的快播前高管说。

王欣也遭遇过危险时刻。一次,在海岛上钓鱼,眼看涨潮了,功夫不大海水没过脚脖子。手机有信号,却打不出去,无法与外界联系。好在,最后有惊无险,潮水退去。

很长一段时间,身边的人都无法理解王欣痴迷海钓的缘由,他们可以列出一连串负面词汇,枯燥、暴晒、晕船,甚至还有生命危险。

一些快播高管创业之后,才慢慢明白,原来王欣是孤独的。作为老板每天有无数问题需要解决,不管有没有答案,都要面对。某种程度上,海钓就像创业,这是王欣自我磨砺的方式,也是思考的方式。

“他喜欢钓鱼,压力大的时候,会背上钓竿去海边。”2015年7月16日,王欣的妻子在微博写道。

一度,妻子对于王欣的很多方面都不理解,不知道他为何持续工作,半夜在家里也忙,一会儿手舞足蹈,一会儿又垂头丧气。

真假王欣

朋友避免与王欣谈论情感话题,一起复盘过快播败局。在朋友看来,他的产品能力很强,管理能力较弱,不懂得借力资本。王欣自己也有反思,包括如何管理、怎么用人。

王欣长期缺少一位深谙管理和运营的搭档。当年曾李青帮忙从腾讯挖来朱达欣,朱是腾讯第39号员工。2011年6月,朱达欣进入快播,担任CEO,负责团队、管理和商业化,王欣聚焦快播的基础体验与技术。第二年10月,朱达欣离职。

知情人士透露,朱的离去和曾李青与周鸿祎交恶有关。曾周二人都是快播董事,2012年时两人关系恶化,甚至在微博公开呛声。曾李青认为快播有流量、有收入,应该尽快上市,为公司获得较好的现金储备,发展移动端。周鸿祎则经常把自己在移动端的想法和意见扔给快播管理团队,但与曾意见相左。朱达欣由曾李青牵线进入快播,因此周鸿祎一度在董事会直接炮轰朱达欣。彼时,王欣沉迷于快播盒子的研发,对其他事务不太上心,两大股东经常吵架,朱达欣尴尬又被动,遂选择离开。

2012年何明科进入快播,此前他供职于软银赛富,与羊东一同投资了快播。初到公司,何明科主管人财物,后来王欣发觉他产品感不错,调至技术岗,直到2014年初危机爆发前去职。自始至终,王欣都没有解决团队分工和角色问题。

圈子里认识的,都觉得王欣是典型的“技术男”,想通过互联网创造出用户满意的产品,最好能有极致体验,某种程度上这是一批技术出身的中国创业者的共同梦想。

王欣更偏执。一段时间,快播取消市场、销售和公关岗位,王欣让相关人员要么转岗,要么直接裁掉。行业开始重视视频版权以后,不断有人找快播交涉,发律师函、打官司。一位高管告诉王欣,“快播可以不是所有的人朋友,但最好不应该是所有人的敌人。”王欣不以为意。

与很多“技术男”不同的是,王欣痴迷技术,却不拙于表达。

2016年1月,王欣在第一次庭审中,展现了出众的口才和快速的应变能力。回答公诉人提问时他说,“快播做的点播模式和世界其他点播服务软件是一样的,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去改变公司的定位并不可取,我们认为技术本身并不可耻。”

在庭审辩论中,王欣称,“如果知道快播是用来看色情网站的播放器,用户肯定不会安装,与淫秽视频相关联对快播公司的利益是损害。”最后他认为,“公司无罪,我无罪。”

第二次庭审,王欣的态度又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面对审判长,他陈述道,“我也认罪认罚,我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意见,在我第一次开庭的时候对证据我没有否认过,只是说当时我的观点是认为我们没有主观的违法犯罪行为,我偏执地认为我没有犯罪。”

另据一位记者回忆,2013年专访王欣时,自己比较紧张,对方面带微笑,毫无距离感。为调节气氛,王欣还跟他开玩笑。

“关于王欣,外界的解读已经太多,很难说哪些是真实的,哪些有杜撰成分。即便是我们这些曾经在他身边工作过的人,也未必能真实地将他还原出来。”一位快播前员工如是总结。

错失的时代

熟悉王欣的朋友说,行业变化太快,他具体要做什么还没定。可以肯定的是,不会再做快播,那个时代已经结束。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王欣作为法定代表人的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依然存在,并没有死。

天眼查、启信宝均可以看到有关快播的招聘信息,最近一次的招聘时间都停留在2017年6月15日,招聘职位包括数据分析专员、高级软件工程师、渠道总监等。天眼查的招聘信息来源于博才网与中国服装人才网,目前博才网的相关招聘链接无法打开。

羊东给出不同说法。他表示,2014年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快播处以2.6亿元罚款,公司资不抵债,已经倒闭。网上的相关招聘信息,他无法解释,需要调查。

快播前高管则透露,2.6亿元罚款之后,还要应对诉讼,快播这个主体无法继续运营。但快播还有一些健康的业务,于是拆分。原来的快播团队大致有三个去向,第一,一些核心技术人员利用快播服务器和宽带资源,为其他公司做CDN加速。第二,原有的游戏联运业务独立发展。第三,硬件团队出售给其他公司。此外,也有一些人离职、创业。

2017年年初,网络上有文章称,一家名为新华云帆的公司推出快播5.0播放器,并强势捆绑多款游戏软件、强制弹出广告等,该公司由原快播团队打造。很快,新华云帆和快播均发出声明,称网络文章严重失实,未曾发布"快播播放器"新版本,快播强调自己是唯一拥有"快播"商标及品牌所有权的企业。

新华云帆官网资料显示,公司成立于2014年12月,位于深圳市科技园区,是一家高科技互联网软件技术公司。工商信息表明,新华云帆的法定代表人为李小宁,王羲桀为公司总经理。新华云帆部分团队成员来自快播,王羲桀曾任快播系统架构设计师。

新华云帆控股或参股9家公司,其中一家为云帆流量,前者持股16%。云帆流量旗下的“流量矿石”项目正是出自快播。流量矿石官方网站的发展大事记中提到:2013年6月,团队组建、项目正式立项,成为快播CEO王欣特批的内部创新孵化项目之一。第二年6月,项目正式分拆独立创业,着手推动共享CDN商用化。

该描述与快播前高管的说法基本吻合,当时快播已被立案调查,王欣出逃。

流量矿石将自己的模式表述为“分享/共享经济+闲置带宽资源+数字商品交换”,也就是把闲置、冗余的宽带资源,提供给其他企业。流量矿石正在寻求与区块链技术的结合。

快播前高管表示,王欣在狱中关注一些技术领域,比如AR、VR和区块链,据说还专门研究过迅雷的玩客币,想从中借鉴一些东西。不过,时代已经变化,快播当年的打法是以某个产品或技术切入实现突破,如今巨头林立,既不缺钱也不缺技术,这种打法不一定有效。某种程度上,融资能力和快速布局能力更关键。

王欣如何重整旧部,以什么样的姿态杀回互联网圈尚未可知,可以确定的是,这不会是一条坦途。

以下为快播事件回顾:

1、2013年11月,国内数十家正版视频网站和版权方发起“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对百度影音和快播的盗版采取了技术反制和法律诉讼。

2、2013年12月27日,国家版权局认定,百度和快播公司构成正版事实,分别对二者予以25万元人民币的罚款,并责令其停止侵权行为。

3、2014年4月16日,快播科技发布公告称,快播将关闭qvod服务器,停止基于快播技术的视频点播和下载,清理低俗内容与涉盗版内容;同时启动商业模式转型,转型原创内容,重视版权内容和微电影发展。

4、2014年4月22日,位于深圳市南山高新园的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突遭警方调查,根据群众举报,快播公司涉嫌传播淫秽信息。

5、2014年5月15日,快播公司被吊销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6、2014年5月15日,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通报称,经调查证实,快播公司在提供互联网信息服务过程中,存在传播淫秽色情内容信息的行为,且情节严重。

7、2014年5月20日,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来到快播深圳总部,送达了对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拟行政处罚听证通知书,拟对快播处以2.6亿元罚款。由于快播的中高层都不在公司,通知书实施留置送达。

8、2014年6月26日,深圳市市场监管局正式对快播公司送达《行政处罚决定书》,快播被处以2.6亿元罚款,即日生效。

9、2014年8月8日,王欣在逃往境外110天后被抓捕归案,经国际司法合作渠道由相关国家移交中国警方。

10、2014年9月24日,据新华社报道,快播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已由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央视新闻联播及焦点访谈栏目报道了快播案侦破过程,王欣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数度哽咽。

11、2015年2月6日,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在微博上宣布,对深圳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王欣、吴铭等人因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一案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12、2016年1月7日,北京海淀法院公开审理快播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王欣出庭受审,王欣当场表示技术无罪,现场不认罪。

13、2016年9月9日,北京海淀法院再次开庭审理快播传播淫秽物品牟利一案。快播公司、王欣等人一并认罪。

14、2016年9月13日,快播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宣判,快播公司创始人王欣被判三年六个月。

(综合自中国企业家杂志、创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