削减1000亿美元对美顺差,不可能的任务?...

作者:邢予青/文

在中国进一步开放国内市场,消除各种不对等的贸易保护措施之后,中美两国经济学家可以坐在一起,理性地探讨用附加值计算双边贸易的可能性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在华盛顿与美国负责贸易政策官员会谈时,美方明确要求中国采取具体措施降低美国对华贸易赤字1000亿美元。

根据美国商务部的统计,2017年美国对中国的货物贸易赤字是3750亿美元。削减1000亿美元赤字的目标,相当于把目前中国对美国的贸易盈余减少27%。

美国总统特朗普认为目前国际贸易规则对美国不公平,美国贸易伙伴对本国市场的保护程度远远超过了美国。这是导致美国贸易赤字不断上升的根源。为了削减美国巨额贸易赤字,川普总统提出了要通过“对等关税”的方式来迫使贸易对手开放市场。

新年伊始美国政府就以实施产业保护为名,宣布对进口洗衣机和太阳能面板分别征收20%和30%的关税;不久前川普总统以国家安全为名,签署了对进口钢铁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关税的法令。

尽管这些产品并非中国对美国的主要出口产品,这一系列的贸易保护措施也让中国企业纷纷中枪。美国和中国的贸易赤字是美国整体贸易赤字的46%。因此,削减与中国的贸易赤字,是降低美国整体贸易赤字的核心。

可以扩大对美消费品进口

贸易赤字是出口和进口之间的差。仿照日本上世纪80年代主动限制对美出口汽车数量的做法,中国可以通过限制一些产品对美出口数量,来降低美国对中国的贸易赤字。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拥有超过4亿中产阶级消费群体的中国,在扩大对美进口方面,也有很大的空间。

过去30多年中国一直在实施出口拉动的经济增长战略,中国进口商品主要以原材料和中间产品为主,最终消费品的进口则受到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的限制,导致中国消费品市场开放程度不高。

根据日本经济产业研究所 Willem Thorbecke的研究,中国人均消费品进口大约为36美元,不仅远远低于美国996美元的水平,也低于人均收入不如中国的东盟国家198美元的水平。

进一步开放中国市场,扩大对美国产品进口,尤其是消费品的进口,是削减美国对中国贸易赤字更为有效的方法。这样做不仅可以名正言顺地维护贸易自由化,也可以更为有效地反击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

一谈到扩大从美国的进口,许多分析家就盯着美国的高科技产品,尤其是美国政府对华禁售的高科技产品。要求美国解禁这些产品来促进对华出口。最新美国国家安全报告已经把中国列为比俄罗斯还要重要的竞争对手。美国短期内解禁这些高科技产品的希望渺茫。除了这些禁售的高科技产品,中国是否可以通过单方面削减贸易壁垒扩大从美国进口其他产品呢?答案是肯定的。这里我就列举几个中国可以大幅扩大进口的美国产品。

美国克莱斯勒公司的大切诺基在中国的零售价是美国市场的2倍。毫无疑问,昂贵的价格限制了中国对美国汽车的进口。

目前中国依然对进口汽车征收25%的关税。25%的关税是推高美国进口车在华销售价格的主要因素之一。把汽车进口关税从80%降低到25%,是中国政府加入WTO之前的承诺。中国在2001年,也就是17年前,以发展中国家的身份加入了WTO。因此,其他成员国同意中国保留25%的汽车关税。现在依然固守25%的汽车关税显然有贸易保护之疑。

2001年中国的GDP是1.34万亿美元,不到日本GDP的三分之一。今天中国的GDP超过12万亿美元,是日本GDP的两倍之多。持续的巨额贸易顺差也让中国成为了美国最大的债权国。在国内汽车市场上,中国本土汽车制造商牢牢占有半壁江山,并有把韩国车企挤出中国市场的趋势。

与美国车企在自家市场节节败退的惨象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吉利收购了世界著名车企沃尔沃;吉利老板李书福已经成为奔驰公司最大股东。中国汽车工业已经不再是需要政府保护的婴儿企业了。美国对汽车征收的关税是2.5%,仅为中国的十分之一。汽车业在美国制造业中的重要性,丝毫不亚于钢铁行业。中国主动单方面大幅降低汽车关税,促进美国汽车进口,有利于缓解中美贸易紧张的局面。

Tiffany是美国最著名的首饰品牌,也是世界三大首饰品牌之一。Tiffany优雅独特的设计深得中国消费者的喜欢。所有Tiffany首饰都是美国制造。

但是,进口Tiffany的钻戒需要交纳35%的关税。许多喜爱Tiffany的中国消费者在去美国旅游时,都把购买Tiffany钻戒列在购物清单上。他们裸手去美国,手上戴着钻戒回国,这样不仅可以逃过35%的关税,也不用缴纳17%的附加值税。

近几年,中国游客在海外爆买的景象,经常成为新闻的头条。海外代购也形成了产业。中国对消费产品实施的高关税和非关税壁垒,是中国游客在海外爆买,留学生成为海外代购中坚的主要原因。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对钻石首饰征收高额关税的同时,中国对进口钻石却是宽容的零关税。这种差别反映了中国重商主义贸易政策的取向:鼓励原材料进口,限制最终消费品进口。

拥有100多年历史的哈雷摩托是美国制造业的传奇。哈雷摩托独特复古造型和发动机特有的声音,深受摩托族的喜爱。中国目前对摩托车征收高达45%的关税。关税这堵墙把许多哈雷摩托爱好者挡在了门外,剥夺了他们拥有一辆哈雷摩托的权利。

去年在习近平主席访问美国之后,为表示希望和美国发展良好贸易关系,中国宣布解除对美国牛肉进口的禁令。想吃美国牛肉的中国消费者和美国牛肉出口商都为这一决定兴奋不已。然而,美国牛肉依然要面临12%到25%不等的关税。出现在中国超市的美国牛肉价格依然让普通消费者望而生畏。

服务贸易还有减赤空间

美国跨国公司过去几十年的去工厂和外包行动,的确减少了美国可以向中国出口的有形产品。在中国组装的苹果产品就是典型的例子。但是,新出现的以互联网为基础提供信息服务的美国科技公司,却被中国以维护国家安全的名义挡在了墙外。中国的防火墙使得美国最具有比较优势的高科技公司,无法在对华贸易中发挥作用,减少双边贸易的不平衡。

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测算,谷歌、脸书、推特等公司,利用互联网提供的服务出口在2014年达到4000亿美元,几乎占了美国服务贸易出口的一半。由于这些公司被中国的防火墙挡住,它们无法在拥有最多网民的国家出售信息服务。中国网络信息服务市场成为一个封闭的完全被百度和腾讯垄断的市场。

为了国家安全还是为了保护国内企业,在国际贸易中这两者有时并没有清楚的界限。美国对进口钢铁和铝征税就是以维护国家安全的名义进行的。所有向美国出口钢铁和铝的国家, 都一致认为这是以国家安全为名义而实施的贸易保护。

根据笔者在2010年提出的附加值计算方法,对美国贸易赤字进行技术处理,美国对华贸易赤字可以瞬间下降1500亿美元。

但是,精明的商人总统川普绝对是不会接受这样技术处理的结果,这不是因为川普不懂全球价值链。剔除中国对美国出口商品包含的外国附加值后,美国对中国的贸易赤字依然高达2250亿美元。

更为重要的是川普政府已经不能接受中国以发展中国家的名义,继续实施各种贸易保护措施。这就是为何川普总统不断地强调“对等“和“公平”。

中国已经牵头筹建了可以和亚洲开发银行竞争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开启了需要上万亿美元投资的跨国世纪工程“一带一路”;国家定点智库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的胡鞍钢教授测算出中国整体经济实力已经超越美国。在这种超强现实中,中国继续在贸易谈判桌上强调是发展中国家,需要利用关税和非关税措施来保护国内企业,显然无法说服直线思维的美国人。至少无法说服只对减少贸易赤字和追求公平贸易感兴趣的川普政府。

美国的经济学家,无论是在大学还是政府机构工作的,都认同中国出口美国的苹果产品或者类似产品夸大了中美两国贸易不平衡;他们也认识到苹果和耐克这样无工厂的美国跨国公司的全球运作,对美国国民经济统计造成了不可忽视的偏差。

但是,在中国进一步开放国内市场,消除各种不对等的贸易保护措施之后,中美两国经济学家可以坐在一起,理性地探讨用附加值计算双边贸易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