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召忠和他的时代...

作者:张蕾/文

张召忠少将已经超龄服役3年。在今年卢沟桥事变纪念日这天,他退休了。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他的政治性都极强。他的邮箱名里的一串数字编码是他儿子的生日,7月1日。

一位粉丝是火车司机,问他,对于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工作,怎么把路子拓宽?他答:“党给你铺好路,你就顺着往前走。”他自己也确实是这样实践的。参军时本来学的是理工,因为形象好口齿伶俐,组织上安排他学外语,准备培养成外交官,赶上他舌头本身不适合阿拉伯语,他直接去动了舌根手术。

“我就是革命战士一块儿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我不知道下一步党会把我搬到哪个地方去。”组织上让他延长服役,他就继续在军事评论节目多做3年。“我们这些人不知道明天会交给我们什么任务。”

1970年入伍,张召忠服役已经45年。自1992年开始做电视节目以来,他逐渐成了中国电视观众印象最深刻的军事评论员。他不爱说模棱两可的话,会根据自己所掌握的信息做出一个指向性明确的预判,哪怕最后被证明错了。

2003年伊拉克战争,美军未遇抵抗就攻陷巴格达。这与张根据其驻扎伊拉克的经验做出的“巴格达保卫战”的预言相去甚远,以至于他在节目里显得有些激动:“为什么不炸桥不埋地雷啊?是不是怕累啊?”

近些年,张召忠又有“雾霾可以防御激光武器”、“黄海海带绳会阻止美国核潜艇”等争议观点抛出,他辩称自己就是不爱端着,爱用老百姓能接受的语言进行军事科普。网友戏称他为“战略忽悠局局座”。他听闻此言,说自己懂新生代的幽默,不生气。

真正让他生气的是国民平日里的国防教育匮乏,对战争没有任何精神和实际上的准备。电视里娱乐节目大行其道,“歌舞升平太要命”,“看到这个我就讨厌。”

他骄傲于组织上的培养和自己的奋斗相结合的人生,从农民到将军,“一个人之所以出名,事业之所以成功,一棵树木秀于林成参天大树,一定有他特殊的地方……我特殊的地方在于虚怀若谷……我特别理解有人为什么骂我……我到现在靠自己努力,当上将军了,他没当上啊,他不也嫉妒吗?”

他也骄傲于自己“特别守纪律”。他不开博客微博,也不去评价别的军事专家在社交网络上的活跃。他曾说很喜欢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的节目形式,但因为自己是现役军人的身份,无法参与。

“等我退休再说。”

退休的消息传出,记者问,生活会有变化吗?他答,早就有所准备,“退休后迎来送往场面上的事情就要尽量少,我几年前就开始练习坐公交车、上街买菜了。”

“军衔没有被撤销,只不过退出了战斗行列。……阵地不能丢,人在阵地在。虽然以后不再在一线站岗放哨了,但依然会坚守舆论阵地。”只是“对于时事政治类和敏感的新闻评述类节目要大量减少,基本不再参与直播节目”,“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人一走茶就凉,如果人走了茶还不凉,这就不正常。”(南方人物周刊)

下一篇:“双非”省长魏宏这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