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高宁在中粮的最后两年...

作者:傅凝/文

57岁的宁高宁走出电梯,发现从中粮福临门大厦的大堂直到门口,都有不少员工前来送别,有的还打出红色的条幅,向这位执掌中粮集团11年的知名国企高管致意。

这是1月5日的北京,天气晴好,也是宁高宁在中粮的最后一天。

当天下午,中组部副部长到中粮集团宣布,赵双连同志任中粮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宁高宁同志另有任用。

调动

政知圈获悉,“另有任用”的宁高宁的新职位是中国中化集团董事长。

虽然对一些人来说,中化集团的名声并没有像中粮集团那么响。不过,在2015年世界500强企业排名里,中化集团位居第105位,而中粮集团则是272位。

其实这次调整早在去年年底就已有传闻,这个变动也并不是那么出入意料。一般看来,像宁高宁这样的企业家具有双重身份,一方面他是国有企业的董事长,另一方面,也是中管副部级干部。而近两年的人事调整,基本上都有一个准绳,长期在某地任职的官员经常有异地交流的需要。

宁高宁在中粮担任一把手已逾11年。在众多央企高管里,也算是年头较久的掌门人。同样位列世界500强企业,中石化刚刚在2015年5月调整了董事长,卸任的傅成玉之前执掌中石化不过四年,再往前他在中海油担任了8年的董事长。国家电网董事长刘振亚虽然之前长期在该公司任职,不过担任一把手迄今不过3年时间。至于建行、农行这样的金融企业一把手,任现职均不超过5年。与宁高宁类似的,是建行董事长姜建清,根据公开资料,近63岁的他任现职已逾15年。

试水

“给我时间。企业的成长、全产业链要做成需要时间。”宁高宁在两年多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这么说。

不过,他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对于宁高宁的交班,有人用“憾别”来形容。毕竟,在他付出诸多心力的中粮帝国里,还有许多未竟的事业。

2014年7月,国资委宣布,中粮集团有限公司等6家企业纳入国有企业改革试点,中粮试点的是央企改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这项改革还没来得及全面铺开,宁高宁就调任他职。

在政知圈看来,选择中粮试点,也可视为对宁高宁10年耕耘的肯定。

2004年12月,宁高宁从华润跨界“空降”到中粮集团。上任5个月,他将连续出版12年的中粮内刊《今日中粮报》废止,重新推出新命名的内刊《企业忠良》。

有分析称,这个更名,似乎是宁高宁对自身定位的最佳诠释。因为他始终觉得,自己是被请来打工的“放牛娃”。

这位“放牛娃”在此后的岁月里放开手脚重塑企业。履职中粮期间,他先后发起超过50起并购案,将中粮的资产总额从600亿元带到了4600亿元。

熟悉宁高宁的人评价,他有一股势在必得的刚劲和担当,在行业和资本市场上有很强的号召力和个人魅力,“这样的国企领导人并不多见”。

这位不多见的领导向西迁徙。中粮集团在毗邻外交部的东二环办公,而他的新东家中化集团则在复兴门内,两地相距10公里。

整改

虽然都与第一产业相关,但是中化集团与中粮的主营不尽相同。根据中化集团官网介绍,该集团主业分布在能源、农业、化工、地产、金融五大领域,是中国四大国家石油公司之一,最大的农业投入品(化肥、种子、农药)一体化经营企业,领先的化工产品综合服务商,并在高端地产酒店和非银行金融领域具有较强的影响力。

这又是一家综合性的国企集团,对宁高宁来说不啻于一次新的挑战。

实际上,在中粮的最后两年里,他面对不少严峻的挑战。企业扩张中有许多需要消化的问题,还有2014年上半年的巡视。当年3月27日至5月9日,中央第十三巡视组对中粮集团开展了专项巡视。将近两个月后,巡视组领导向宁高宁传达了最高领导人关于巡视工作的重要讲话精神,并反馈了专项巡视情况。

巡视组肯定了中粮集团党组遵守政治纪律以及在一系列工作中取得的新成绩。但也直陈其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不够严格,公款支付打高尔夫球费用等奢侈浪费问题突出,对部分亏损项目追责不力等问题。此后,官方媒体还披露,中央巡视组督办了中粮集团下属企业高管腐败案,挽回经济损失2.4亿元。

宁高宁的反应可谓迅速。中粮集团党组随即成立整改工作领导小组,他担任组长。先后5次召开党组会议,专题研究整改工作,要求能做到100分的,绝不满足于80分。

根据中粮集团披露,巡视整改期间,宁高宁分别到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中央巡视办以及国资委党委、纪委汇报情况,“听取意见要求,确保整改落实工作始终按中央要求迅速推进”。

朋友

告别中粮时,宁高宁说,“在中粮11年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

政知圈觉得,宁高宁总是能拥有美好的时光。在众多国企高管里,他的出身和履历就很“美好”:许多央企高管从基层步步攀升,而宁高宁不是。他在大学时代就读经济系,又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MBA,在美国匹兹堡大学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从其执掌的企业来看,他始终在往前走。无论是从华润、到中粮,还是现在的中化。走到哪里,他总会有一群交好的朋友,无论是政界,还是商界。他曾随同高层出访;到地方出差,主政一方的大员经常会抽空与他面谈;还有赴京的官员也会想办法与他见上一面,商谈合作的可能。宁高宁与好朋友也互动频仍。据称,他喜欢看书,写文章,尤其是帮朋友的书写序作跋,像任志强的那本《野心优雅》,就是宁给写的序。

坊间传闻,宁与蒙牛牛根生和万科王石等人交情都不错。有人举出中粮投资蒙牛为例,从客观上来说的确“救”了老牛一把。而半个月前红遍商界的“宝万之争”时,曾有同行传言,中粮愿为万科出力。

不过宁高宁迅速回复媒体:“没这事。”

直至今日,这位副部级的央企高管履新,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才明白,是“不能有这回事”。

最后,附上这首他告别中粮的诗作:《如果》。

《如果》

如果……

如果能再年轻一回,还要来中粮。

如果能再选择一回,还要来中粮。

如果世上还有难舍的事,那就是中粮。

如果世上还有难舍的人,那也是中粮。

如果今夜有梦,梦到的一定是中粮。

如果以后还有歌声可以让我落泪,那一定是中粮的司歌“阳光”。

如果以后我在北京夜幕下凝望,那一定是看到了中粮办公室的灯光。

如果时间可以回流,我定会更加努力,

如果时间不能回流,中粮十一年,毎分每秒都值得,值得过,也值得回想。

如果有高兴的事,是兄弟姐妹们的汗水和笑声催生了新中粮。

如果有骄傲的事,今天的中粮已很不一样。

如果有遗憾的事,中粮的画圈还没有绘完。

如果有内疚的事,我修养不够性情急燥自以为是伤害同事,恳请原谅!

如果有不足的事,我才学不够,没能和大家一起走到更成功的远方。

如果有期望的事,真想看到中粮是全产业链的,遍布全球的,

竞争力强的,国际化大粮商。

如果你能齐心协力,

如果你能怀揣梦想,

如果你能任劳任怨,

如果你能创造辉煌,

那我们的心就还在一个地方。

如果有句话说出来很苍白还要说,那就是谢谢了中粮!

谢谢这十一年如此丰富美好而又短如瞬间的的时光!

如果我是一缕轻风,我要时常回到中粮。

如果我是一片白云,我要时常看着中粮。

可我知道我不可能是轻风白云。

如果光阴如梭不停留,

如果我老态龙钟,

如果我白发苍苍,

我仍要回到中粮。

仍要和大家相聚,欢声笑语,慷慨激昂……

多好啊,和我们年轻时一样。

资料 | 新华网 财经国家周刊财新 凤凰网 中化集团官网(来源:政知圈)

下一篇:伯格曼,给对冲基金出“点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