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的“核逻辑”...

作者:漆菲 陈祥/文

2011年12月17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突然病逝,三子金正恩被拥戴为新的最高领导人。与外界对其资历、能力的质疑不同,四年来,这位年轻的领袖不仅牢牢掌控政局,还推出诸多新措施。

对内,政治上的整肃延续至今——来自韩国的消息说,朝鲜109个核心职位中有79个职位更换了首长。经济上则释放出了市场化气息,连朝鲜外务省的官员都直言,“改革就是改革了,有什么不能提的。”

对外,为获得有核国家地位,朝鲜大搞外交攻势,除了中国,更向欧美、东南亚、中东乃至非洲方向用力,但在核问题的裹挟下收效甚微。总体而言,或显“手腕”有余,成效不足。

铁幕依旧,改革深浅难辨,朝鲜仍是世界上最神秘的国度。《凤凰周刊》特约两位数次赴朝的作者,为您带来最新鲜的独家体会。尽管是“盯防”下的旁观,但仍能捕获诸多细节,帮助窥见金正恩治下四年来朝鲜的变与不变。

“氢弹宣言”的绝妙时机

“两位领袖曾为一支支武器废寝忘食、呕心沥血,现在发展成了捍卫党和革命、祖国和人民的茂密的枪林。由于有金日成同志在此打响的历史的枪声,如今朝鲜成为放出坚定捍卫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的自卫的核弹、氢弹爆炸声的强大核国家。平川革命史迹地可谓是先军枪杆子的故乡。”2015年12月10日,在视察改建的平川革命史迹地时,金正恩的一番发言震惊世界。

光复后不久的1945年10月,朝鲜前最高领导人金日成在平川选址,确定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第一家兵工厂。站在祖父一手创立的朝鲜军工业的发源地,金正恩信心满满地说:“只要我们发挥解放后一切都很艰苦的条件下用自己的双手制作冲锋枪的那种精神,朝鲜就能进一步变成任何敌人不敢冒犯的强大国家。”

氢弹借助核聚变原理,需要由原子弹来引发核聚变反应,威力可达几千万吨级TNT当量。而只有在成功爆炸原子弹的基础上,才能研制氢弹。按照常理,威力远高于原子弹的氢弹一旦进行爆炸试验,震动波和空气中的放射性颗粒必然会被检测到,因此韩国情报机构并不相信朝鲜已成功研制出氢弹,认定这是金正恩发出的新恫吓。

2015年12月9日,美国智库“北纬38度”公布的卫星图像显示,朝鲜东仓里西海卫星发射场三年的升级工程已近尾声,发射台和发动机试验台都已完成。这意味着到2016年第一季时,若朝鲜领导层决定进行此类发射活动,应已准备就绪。

“从公开时间点来看,该发言可能是为了在即将举行的政府间会谈上掌握主导权,同时向朝鲜居民展示国防实力,稳定体制。”韩国朝鲜研究学会会长赵成烈如此表示。2015年12月11日-12日,朝韩双方在开城举行副部长级会谈,未达成任何协议就草草结束,氢弹言论看似未能起到任何作用。韩国提出离散家属生死确认和书信往来、非军事区(DMZ)世界生态和平公园、开城工业园“三通”(通行、通关、通信)等议案;朝鲜要求韩国在2016年3-4月重启金刚山旅游项目。

更深远来看,2016年5月平壤将召开时隔36年来的首次劳动党全体代表大会,因此韩方有部分专家认为“氢弹说”是金正恩为了政绩而制造的假象。

美方同样不相信金正恩拥有氢弹。专门研究朝鲜动态的网站“北纬38度”的运营者、约翰霍普斯金大学研究员乔尔·威特断言,金正恩提及氢弹不过是一种虚张声势,目前技术上未开发成功。“如果朝鲜在适合大型爆炸试验的其他场所开始进行试验场修建工程,这将成为暗示朝鲜将开发氢弹的线索。”他解释称,“目前还没有发现类似行动。”

但威特相信,时间的流逝会让朝鲜克服目前的技术难题,朝鲜或有能力在2020年前后开发出10万吨TNT当量的氢弹。

就在金正恩抛出“氢弹说”的同一天,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萨曼莎·鲍尔宣称:“联合国安理会计划将朝鲜人权问题作为正式议题。”外界推测,朝鲜需要夸大言辞来应对这一波压力。

韩国东国大学朝鲜学系教授高有焕提出类似观点:“最近美国加强对朝制裁、不断施压,朝鲜此举既是在表示反抗,也是想通过展示核开发能力来胁迫签定和平协定。”

2015年10月25日,商业卫星拍摄的影像显示,朝鲜咸镜北道丰溪里核试验场有明显的建设迹象。新挖的坑道提升了朝鲜进行核试验的能力,不过没有迹象显示朝鲜即将进行试验。

不管朝鲜是否成功研制出氢弹,金正恩的“氢弹说”无疑让朝鲜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更僵硬、恶化。但一个逻辑已经清晰呈现,平壤的策略是先不惜一切代价掌握核技术,然后逼迫国际社会承认它是有核国家,此后才转移工作重心至改善外交和经济合作上,待国库宽裕后进一步巩固自己的有核国地位。

用“雷声”进行万全准备

1991年4月,得悉称宁边核开发园区的科学家们取得打开核开发突破口的成果时,金正日兴奋地对负责军需工业的全炳浩说:“今天是我得以实现终生夙愿的日子!”但他的父亲金日成却回应说:“开发出屠杀同族的核武器,真是让人无法想象。”

以上这段话,是67岁的前劳动党中央委员会资料研究室副室长、跟随黄长烨一起“脱北”的金德宏于2015年10月接受韩媒采访时所披露的“内情”。

祖孙三代的“核武梦”延续了半个世纪,在金正恩时期得到“像样”的成果。“朝鲜的核武器小型化能力或已达到相当水平。”韩国在2015年初发布的《国防白皮书》中提及朝鲜核武器时表示,“据推测,朝鲜通过五次远程导弹发射,已具备了可威胁美国本土的能力。”这是韩国首次在两年一度的《国防白皮书》上评价朝鲜核武器。

只是,走在漫长核武发展路上的朝鲜发现,自己早与南方的国力差距悬殊。2015年,朝韩双方国民总收入相差44倍,贸易额相差144倍之多。这也直接导致双方战斗力的巨大差距,朝鲜在常规军事上越是落后,反而越依赖核武器所形成的威慑力。2014年,朝鲜政府在平壤大同江畔建造了两栋46层的公寓,专门奖励核开发技术人员,与核武器有关的人员成为“平壤的宠儿”。

“我们已做好随时用核爆炸的‘雷声’进行回答的万全准备。”朝鲜原子能研究院在2015年9月15日宣称,宁边核设施已经重启,产能大增。“雷声”是朝鲜官方文宣对核弹爆炸声的爱称,平壤方面在第三轮核试验时便主张“自主研发的核爆炸发出畅快的‘滚滚雷声’”,而“滚滚雷声”使得朝鲜在国际社会上日益孤立。

2014年1月17日,商业卫星拍摄的影像显示出朝鲜东北港口罗津的一处造船厂。从功能上看,这款新型战舰采用了可搭载直升机的设计,装备有反潜火箭弹发射器,用途似乎可用于反潜和渔业保护。这是朝鲜25年来制造的最大水面战斗舰艇。

不过,朝鲜却永远是一幅天不怕地不怕的豪壮样儿。金正恩的演说、劳动党的文宣态度强硬自不必说,外交官也发表充满浓厚火药味的言辞。“朝鲜已准备好迎击美国选择的任何一种战争。60年前朝鲜战争时,我们用手枪对抗美军,如今我国已充分具备利用核武器应对核威胁的能力。”2015年9月30日朝鲜驻英国大使玄鹤峰在伦敦公开声称,将以核弹反击美国的进攻。

然而,无论是原子弹还是氢弹,在投射时必须借助运载工具,比如战机挂载或导弹携带。朝鲜人民军的空中力量形同虚设,如今也没有资金用于外购新式军机。所以,朝鲜只好将运载核弹的希望寄托在精确度不高的弹道导弹上。

为此,在2015年11月2日举行的国防部长会谈上,美韩双方公布了一旦韩半岛发生紧急情况时就破坏朝鲜核武器与导弹的“4D作战计划”。该计划以“不容忍朝鲜一切形式的侵略和挑衅行为”为共识,并批准了关于探测(Detect)、扰乱(Disrupt)、破坏(Destroy)和防御(Defense)朝鲜核导弹和生化导弹等导弹威胁的“同盟综合导弹应对作战概念及原则”行动指南。具体预防措施包括通过军事卫星、“全球鹰”高空无人侦察机等监视和侦察设备,密切监视朝鲜的弹道导弹基地,并在发生紧急情况时利用韩美军队的精密打击武器予以破坏的概念,同时将朝鲜的固定发射装置、陆上移动发射平台和潜射导弹一并列入打击对象中。

“统一大战完成年”

2015年12月17日是金正日逝世四周年的纪念日,作为领导人的金正恩零时便前往锦绣山太阳宫,向父亲表示崇高敬意。这天一大早,朝鲜驻华大使馆门口也陆陆续续有朝鲜民众排队献花。前去围观的一位中国记者向《凤凰周刊》透露,大部分朝鲜人态度非常恶劣,有人甚至一把推开面带善意的中国人说:“拍什么拍,没话跟你们说!”

该追悼仪式只进行了不到十分钟,与2014年相比参与人数明显减少,也没有降半旗表示哀悼。这让围观外媒纷纷臆测,这是否意味着金正恩时代的正式来临。

在金正恩的时代,其治下朝鲜最大的变化首先来自于人事变动。韩国国防部、统一部和情报当局对朝鲜的人事调整动向进行调查和资料分析,发现四年来朝鲜109个核心职位中,共有79个职位更换了首长,人事更换率高达72.5%。针对朝鲜党、政府、社会团体等的94个职务和军队的15个首长职务进行分析后,发现军方15个核心职位中有12人被更换,人民武力部长在过去四年换了6人,平均在任时间不到8个月。

如此频繁的人事变动之下,韩国庆南大学政治外交学教授金根植得出一个稍显乐观的结论:2012年执政第一年,金正恩军方之外的94个职位中更换了36个职位(38%),2013年更换了26个(27.4%),2014年更换了21个(22.1%),2015年以来共更换了18个(18.9%),呈递减趋势。但“脱北”的“精英”人士则从2013年的8人增至2014年的18人,再到2015年的至少20人。

细心的韩媒还注意到,随着陪同金正恩出访人员的频繁替换,实权人物的年龄也比四年前大幅下降了。2012年前十位紧密随行人员平均年龄为68.6岁,2015年核心随行人员前十位中,除年龄未被确认的人民武力部长朴英植外,其他9名的平均年龄为61.1岁,年轻了7.5岁。

2015年10月10日,原定于平壤时间10点开始的朝鲜劳动党建党70周年阅兵式因下雨原因不得不推迟到下午举行。图为朝鲜士兵在观礼台下避雨。

四年来,金正恩继续坚持“先军政治”的基本政策。韩国国防部2014年底发布的《朝鲜及周边国家军事实力现状》显示,截至2013年底,朝鲜军队总兵力为119万人,与2012年持平。其中陆军由102万人减至101万人,空军由11万人增至12万人。但空军的技术装备增长有多少,外界皆不看好。

与核恫吓类似,金正恩将2015年定为“统一大战完成年”,朝军为此将前线兵力部署整体向南推进50公里,在距离三八线100公里范围内部署了70%的兵力和80%的火力。尽管朝鲜军队的装备和训练十分落后,但如此规模的兵力部署,对韩国而言仍是极大隐患。

这种情境下,朝鲜从国际上获得的援助也不断减少。2004年朝鲜从海外获得3亿美元的援助;2014年仅为5000万美元。联合国2015年4月还宣称,朝鲜2400多万人口中有1800万人无法获得基本生活所必需的粮食和营养。

不过从大的数据上看,朝鲜连续三年实现粮食增产,即便在国际社会减少对朝粮食人道援助、加大对朝经济制裁的情况下,其经济仍在逆境中呈现出缓慢复苏、市场化元素渐强的态势。

《凤凰周刊》记者曾从朝鲜外务省人士口中听闻,这几年朝鲜恢复了配给制,普通成人每天的粮食供应是700克,其中并非完全是大米,还有玉米等杂粮。此前,朝鲜曾经一度大力推动种植土豆,以此作为主食的替代品。

金正恩上台后还推出了诸多经济改善措施,无论是2013年正式颁布“关于确立朝鲜式的新经济管理体系”的“6·28”方针,还是融入了更多市场要素的“5·30”措施,抑或设立新的经济开发区(如今朝鲜境内共有24个经济特区和经济开发区),都被认为给当地经济带来更多积极的变化和希望。

但在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马库斯·诺兰德看来,朝鲜经济的复苏是由于国际原材料价格上升和中国企业需求增加的影响,而非得益于金正恩的领导能力。“在国家无法完全控制经济的情况下,市场化是发自社会深处的一种力量,就像小草从泥土里破土而出一样,是自发性的,不是政权所能控制的。”

“市场经济开始萌芽已经成为现实,接下来得观察朝鲜官方如何定性,即官方是否承认并继续发展这一模式。”日本《东京新闻》编委、《金正男传》作者五味洋治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如今朝鲜出现了400多个小市场,近九成居民的生活依托于这些市场的交易。在他看来,2016年5月朝鲜将召开第七次党代会,估计金正恩届时会提出“努力提高居民生活水平”等大而化之的经济方针,规避政治上承认“市场经济”的风险。

为了走出经济困境,朝鲜还不断加大海外劳务人员的派遣规模以赚取外汇。往返于平壤和符拉迪沃斯托克的高丽航空客机每周有两趟航班,多数乘客是朝鲜劳工。吉林省社会科学院朝鲜韩国研究所副研究员尚咏梅不久前撰文称,目前朝鲜已向全世界45个国家派出劳动力,据推算,总规模高达6万至6.5万人,集中派往俄罗斯、中国等16个国家的劳动工人超过5万人。朝鲜海外劳工平均月收入1000美元,其中850至900美元作为“忠诚金”献给国家,剩余100至150美元由个人支配。

如此计算,朝鲜每年通过劳务输出可赚取外汇达15亿至23亿美元,相当于2010年韩国因天安舰事件采取“5·24”措施、中断朝韩贸易而遭受的损失。(来源:香港凤凰周刊)

下一篇:龚宇,顺势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