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莽”王欣与快播的“色情扭曲力场”

作者:文/默尔索

1月7日,北京海淀法院公开审理「快播科技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这是快播王欣被羁押五个月之后的第一次亮相。透过庭审现场的镜头,王欣眼袋很重,而且瘦了不少。

作为2016年中国互联网的开年第一案,案件的审理过程在网络上进行了全程图文直播,这种本不必要采取的审理方式,似乎从另一个侧面展示着公诉方的裁决信心。在庭审中,王欣坚持为自己做无罪辩护,称快播仅仅是一款播放器,类似于DVD放映机,用户播放色情内容与快播无关。但是,联想到2013年快播因盗版问题曾被国家版权局开具过25万元罚单,恐怕有司对快播这套辩白话术很难买账,毕竟如果这种说法成立,那么用户播放盗版内容也肯定错不在快播了。

我无意预测快播案的庭审结果。我只在这里聊聊我眼中的王欣,以及「快播」这个关键词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的话题漩涡。

草莽王欣

坦白讲我很难对王欣产生同情,有人称他为「草莽英雄」,我却只认可前两个字。

我认为纵然是在中国这样特殊的国度里,一个创业把自己送入监狱的CEO,或多或少都存在着自身的问题。王欣不可能不知道快播数以亿计的用户是从何而来的,也不可能不了解快播令人心照不宣的品牌印象,尽管快播本身并不生产违法内容,但王欣任由快播在「盗版」与「色情」两股力量的助推下登上了中国视频播放软件的最高峰,我们显然不能说王欣对自己的入狱毫无责任。

古往今来,草莽往往都有不那么光彩的第一桶金,而能不能做成英雄,却总要走到最后才能见分晓。

2014年4月,快播显然是遭遇到了严厉的警示,慌乱中发布了关于「关闭QVOD服务器、清理低俗内容与涉及盗版内容」的公告,同时,快播称将启动商业模式转型,转型原创内容,重视版权内容和微电影发展。

这个公告说明,原来快播转型也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难,一纸公告即可了事。可是此时,快播已经做了三年的中国视频播放软件老大,转型的风口在过去的一千多天里可以说错过了一个又一个,在发布公告的时候,针对快播淫秽内容的调查已然启动,CEO王欣也是在这时开始逃亡。

在毒火攻心的最后关头才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来,既承受了断腕之痛,又没能救得自身性命,优柔寡断,称不得英雄。

前快播的一位员工说得对,王欣舍不得。至于他究竟是舍不得什么,或许每个人心里的答案都不一样:有的人说,王欣舍不得P2P的技术,转型意味着自我埋葬;也有人说,王欣舍不得快播的用户们,做了多年的「雷锋」,他放不下这担子了;还有人说,王欣舍不得快播现有业务带来的丰厚利润,毕竟,听说一年是有3亿那么多呢。

快播的「色情扭曲力场」

这是我想聊的第二点,关于社交媒体上由快播案引发的话题漩涡。

事情的走向似乎正在变成这样:「快播」妇孺皆知却又令人心照不宣的品牌潜台词,加上中国严苛的色情内容管理制度下网民们饱受压制的色情消费冲动,二者相遇,形成了一种是非混淆的状况。无论话题是什么,只要关联了「快播」二字,自动就会被网友默认为与色情相关,而由于色情话题在民间丰厚的消费土壤,使它具有一种独特的正义性,因此无论是非曲直,一切关于快播的话题都变了模样。

借用安迪·赫茨菲尔德形容乔布斯的「现实扭曲力场」,我暂称它为:「色情扭曲力场」。

举个例子。2014年6月,快播被处以2.6亿元的行政罚款,罚款原因是快播传播了24部影视作品,腾讯对这些作品都拥有独占性信息网络传播权。快播因这24部作品非法获利8671.6万元,罚金是非法获利金额的三倍,正是2.6亿。本是一件事实清楚的版权纠纷案,在「色情扭曲力场」的作用下,演变成了「腾讯举报快播涉黄」的戏码,继而引发了快播用户要一人一元替王欣交罚金的网络闹剧。

再举个例子。在快播的盈利方式中,弹窗广告占了很大一部分,比如快播资讯。除此之外,快播的另一项盈利方式是捆绑安装,安装内容不仅包括快播旗下的产品如快玩游戏,还包括其他与快播有捆绑安装合作的互联网产品。令人不解的是,快播虽然也不可避免地沾染了这两项令中国网民最难忍受的推广陋习,并以之为主要的盈利方式,但快播却几乎从未因此而被指摘过。显然,在「色情扭曲力场」之下,这一切都被忽视了,网民们把令其它产品难以想象的包容心,悉数赐予了快播。

最后——

事实上,快播这个产品在王欣被捕的那一刻就进入历史了,正在审理的快播案无非是一个官方的句号。至于王欣本人,或早或晚,他终将重获自由,我想我们还是应该祝福他。

PS:最后的最后,晒一位在「色情扭曲力场」下口不择言,仅用微博名为自己留下一条后路的义士。

(来源: 微信公众号「默尔索」)

下一篇:手机圈老炮儿郭德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