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毛大庆

作者:微信公众号 地产大哥

 我越是转过身,却越是看见你。这可以说是我一年来对毛大庆这些桌子心态的真实写照。

转眼,认识毛大庆十年了。

 

2006年的一个下午,凯德地产京密路卓锦万代项目发布会上,毛大庆坐在我左边。听台上讲项目听腻了,我就和他聊天,他问我是那家媒体的?并认真的递上名片说,保持联系。后来,每次发布会遇上,他都像老朋友一样,握手寒暄。

毛大庆是个喜欢走心的人,以前的短信,现在的微信里都是有问必回,没有一般地产大佬的架子,加你却不理你。因此,很多媒体人喜欢围着他转,庆庆哥长庆庆哥短的叫着,他也享受其中。

相处时间长了,很多人说毛大庆擅长搞媒体关系,我却感觉到他特别珍惜企业声誉。一个职业经理人如果处处在维护企业的声誉,在做任何决策时,都能担负起“做老板的责任”,审慎、不轻率、表里如一,言行一致,确定目标后,努力去达到,不轻言放弃。

2008年,毛大庆告诉我们,万科掌舵人王石挖他去万科,他很矛盾。那天,他们吃了3个多小时的饭,论经济、环保、登山、阿拉善,说到哪儿算哪儿,就是没谈跳槽的事儿。临走,王石对毛大庆说,希望你来执掌北京万科。

这件事让毛大庆纠结了很久,凯德置地15 年,不是说走就能走得了的。

当时很多人说,毛大庆是一根筋的人,也有人放言,一根筋也好,情怀也罢,只能归结于毛大庆的执著专注。一个人如果专著和执着,就能经得起诱惑。

2009年8月4日,北京各大地产媒体挂出一则新闻,“万科地产宣布原凯德置地中国控股集团北京地产总经理毛大庆正式加盟万科,出任万科集团副总裁兼北京万科总经理。”

回想起来,毛大庆离开凯德加盟万科,也为他今天牵头优客工场埋下了伏笔。因为无论是凯德还是万科,毛大庆注定属于这个时代。

我们都知道,毛大庆在任职万科期间得过抑郁症,是跑步治愈了他。你经常可以看到毛大庆穿梭在各种马拉松之间,因为那是他的精神加油站。毛大庆在治愈自己的同时,还把李开复孵化的悦跑圈跑得风生水起。

2015年9月16日,地产人的朋友圈又被毛大庆刷屏了。

阳光100易小迪、著名投资人徐小平等一众知名人士一早就在阳光100启幕式的门口等着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揭开那张桌子。

从美国考察Wework回来的毛大庆现场宣布,优客工场历时一个半月获A轮融资2亿元人民币。

回首十年,毛大庆是怎么一个人?我感觉他是这样一个人:爱惜声誉;一根筋;很大气。

PE界流行一句话,投资只有三个标准:第一是人,第二是人,第三还是人。投资就是投人,就是投团队。

其实毛大庆非常符合PE圈典型的投资标准。

比如说一根筋。创业初期,市场复杂多变,企业都会面临压力,如果不执著专注,企业很难有长远发展。马云的阿里巴巴、陈天桥的盛大网络、马化腾的腾讯,在创业初期都不顺利,多次面临生死困境,举步维艰,马化腾甚至曾有过出售腾讯的计划。但正是因为他们的执着、坚持,最终还是取得了成功。

除了专著执着,还要经得起诱惑。在离开万科前后的日子里,不时有传言跳出来,说他去某某世界500强。凭借他的职业履历,我确信这是真的,问题是他愿不愿意。

再比如说大气。胸怀有多广,决定了事业能做多大,大气的人往往凝聚力强,能团结一批人才在自己的周围。在优客工场,很多人都曾是他的前同事。投资圈喜欢管理团队在一起工作过3到5年以上的管理层。这一点也是毛大庆的性情使然。

原供职于滴滴人力资源部的辛琳琳和原供职于Uber公共关系部的高超,日前在优客工场入职,分别负责人力资源和传媒业务。

管理团队不断有新人加入管理层,同样是大气的一体两面。

辛琳琳,原供职于滴滴人力资源部

高超,原供职于Uber公共关系部 

在聊天的时候,毛大庆多次提到他非常尊敬的联想创始人柳传志。柳传志在联想初创期,为了留住技术骨干、核心人员,将最好的住房、最好的车子让给他们,以其不争,终得成其业。

毛大庆刚刚在圣诞节给53名员工发了股份,他说这是一件让他感到特别快乐的事情。“如果他们对我不满,随时可以把我换掉,推举新人。”

不要股权也跟着干,当然好。但正是因为这样一支热情、专业、乐于贡献的团队,才更应该考虑给予他们股权,保持团队长久的战斗力。作为团队的精神领袖,毛大庆不吝和小伙伴们分享共同的成果;同样,在小伙伴们的共同艰苦奋斗下,更应该给他们规划出光明的未来。

投资就是投资人。但也有一种说法,“先选赛道,再选选手”。

提出这个标准的PE是红杉资本,从苹果公司到3com、思科、从雅虎到谷歌,从电脑到网络,其众多案例无不贯彻这一风格。行业赛道高速成长,市场空间巨大,所以资本市场偏好,会给出较高的估值。

开始的时候,我和身边有些朋友对毛大庆的桌子还有点抗拒,私下里聊起来开玩笑说,要么抱回来一堆钞票,要么抱回来一堆桌子。

岁月年初,再闻庆庆哥的聊天式对话,感觉这张桌子在眼前动了起来,从平台模式到社群模式,再到共享经济下的撮合交易模式,突然理解了他为什么不遗余力的推进共享经济的概念了。不管你接受还是抗拒,共享时代已经来到我们身边。

毛大庆坚信,共享的业务在未来中国前景巨大,因为我们国家资源比较集中,更有共享经济的空间。

互联网思维之下,共享是无界的。对于优客工场来说,这两万张桌子既是入口还是现金流。毛大庆最近有个口头禅:天上飘过一朵云,叫投资云,这个云上万亿,共享经济模式最可能接得住。按PE圈的行话讲,共享经济这个赛道选对了。对于万宝之争背后的投资分析,毛大庆坦言说,姚振华为什么找万科?因为他钱太多了,钱没有附着物的时候就是魔鬼,非常可怕。

短短几个月,优客工场已经开始下一轮的融资了,他在年中的时候做了一次估值,18个亿,下一步可能是一个翻倍的过程。

共享就是价值,数据即是资产。此时的毛大庆,面对眼前摆开的一张张桌子,却没有时间去兴奋,他更关注的是跟这一张张桌子同步的互联网平台。

优客工场这个平台搭好之后,毛大庆发现,这些桌子变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而多样性,是这个生态系统的核心所在。他认为,平台之下有大量的个人之间的关联,友谊,爱情,自然都会衍生出来。

“二十六七个城市和我们的互联网技术平台搭建起来之后,产生的价值不可限量。”

毛大庆踌踌满志的说,150亿美金的we work就像50个工作场地加一个互联网。我桌子足够多的时候,也搞一个互联网,加一个学院,媒体公司……170亿人民币的估值就够了。

在2万张桌子背后,优客工场已经演变成一根无比丰富的资源管道,选准风口,插上一根管子,就可以涌出源源不断的新业务,其估值的巨大空间,可以充分想像。

以前做开发商的时候,毛大庆在储备土地;现如今,他开始储备桌子。以前的经验是否又能在优客工场用得上?

PE圈有一个段子:我们说经验非常重要,谷歌的拉里•佩奇、谢尔盖•布林和百度的李彦宏笑了;我们说背景非常重要,阿里巴巴和盛大的陈天桥笑了;我们说技术非常重要,分众传媒和的江南春和蒙牛股份的牛根生笑了。

的确,面临新经济模式和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传统创业团队必需的基本条件,如资本、资术和经验都受到挑战,创业者的特质和行业结合成为新的创业基础。除了一些共同的特质,不同模式的企业,其团队的特质也存在一些差异,企业成功的关键,还在于团队的特质和企业模式相匹配。

无论是投资行业,还是投资人,毛大庆和他的优客工场,太符合投资者的偏好了!

不久前的一个地产年会上,我们在下面吃饭,毛大庆在上面滔滔不绝的讲着他的共享经济。我当时只顾聊天,没认真听。

走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台上的毛大庆,他站在台上,坚持对着台下的灯火和嘉宾们娓娓道来,不管你是听还是不听。那场景让我很是感动。身处热闹的人群中,水瓶座的毛大庆一点儿也不感到孤独? 我不这么认为,此时站台的他,已不仅仅是为了他自己。

写到这里,脑子里产生了一个画面,几个在海边躺着晒太阳的老地产人,看到毛大庆带着一群新人热火朝天的跑过来,边跑边自拍。老地产人不禁诧异,这叫什么活法,有病?

远处的毛大庆笑了,因为我们快乐。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昨天,毛大庆又是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忘了关灯,同事石南在微信小群里对他提出批评。

那扇门和门后的灯火,在下一个10年,越来越吸引更多的年青人,包括我自己,它不仅仅是估值,而是明晃晃的未来经济之光,然后散作新经济的满天星辰。

下一篇:周恩来的周旋与暗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