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黎瑞刚:像一头鲸回到海里...

作者:刘巍/文

“高兴得一塌糊涂。”今年1月份,黎瑞刚多年的朋友、华人文化首席内容官封新城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时,这样形容黎瑞刚半年前从SMG离职的心情。

2015年8月份,再度离开体制的黎瑞刚,在微鲸电视发布会上以“牛仔裤+t恤”的科技圈标配着装出现,引发惊呼一片。

黎叔的发型,也从SMG时代的三七分变成了寸头—与他2012年从上海市委副秘书长一职离去时一样。

去年10月31日华人文化控股(CMC Holdings)在苏州宣布成立。阿里巴巴集团、腾讯集团以及国内知名的投资机构元禾控股(全称“苏州元禾控股有限公司”)等共同投资,总融资规模逾百亿元人民币。

成立当天,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执行副主席蔡崇信、腾讯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刘胜义、元禾控股总裁林向红和作为华人文化控股董事长的黎瑞刚代表各方签字。

据悉,目前黎瑞刚掌舵的华人文化基金(CMC)的大部分项目,将来会装进华人文化控股—一个传媒帝国的野心和版图初露端倪。

今年1月份,由黎瑞刚掌舵的东方梦工厂的第一部作品、与美国梦工厂合作制作《功夫熊猫3》上映,黎瑞刚在娱乐传媒业国际合作方面的努力,开始逐渐展现在市场上。

足球领域的天价收购、微鲸电视的发布、华人文化控股公司的成立,接二连三的动作使得黎瑞刚在2015年下半年一直站在传媒娱乐与科技圈的风口浪尖。

黎瑞刚介绍,微鲸是华人文化发起的,并引入了阿里巴巴、腾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战略合作伙伴。不像华人文化其他财务投资,黎瑞刚说:“微鲸我是要长期运营的,而不是简单地追求短期的利益或者财务回报。”

从非常忙碌跨入极度忙碌的黎瑞刚显然是享受这一切的。他像一头鲸,回到了海上。

超人黎叔

黎瑞刚的办公室在华人文化基金位于上海世纪商贸广场36层。在那里,他试图打造一个集东方好莱坞和东方新闻集团于一身的巨型集合体。

黎瑞刚过着几乎“超人”的生活。2014年重回SMG时期,黎瑞刚身兼四职:作为中国第二大传媒集团上海文广的“一把手”,同时担任上海文广的党委书记、台长、董事长、总裁。2015年1月初,他卸任台长、总裁,依然担任党委书记、董事长。

国际上,他还在wpp任职。2010年,黎瑞刚成为全球最大的广告与传播服务集团WPP历史上首位来自中国的董事,一直担任至今。

但这还不算是他特别忙的时候。

“原先他还没有那么忙,能抽出些时间—将一些时间分给SMG,一些时间分给华人文化,后来他越来越忙,是完全抽不出时间了。”封新城回忆。

最近,在80亿元天价拿下中超五年版权,以及与中信资本4亿美元入股曼城俱乐部母公司城市集团后,黎瑞刚又多了个头衔。在2015年12月18日结束的第十届中国足协第二次会员大会上,他作为经济领域代表,正式增补为足协执委。

面对外界的期待,黎瑞刚说:“我曾经长期从事传媒行业,传媒行业和体育产业是密切相关的,我们在体育方面有很多战略性投资,有很好的运营和布局,同时这些年我也涉足了文化、互联网、金融等行业,我相信这些资源都能对中国足球下一步的改革和发展有一些促进作用。”

2015年10月前后,CMC更是动作频频:与美国华特迪斯尼公司、Evolution Media Partners三方领投位于硅谷的虚拟现实(VR)技术领先企业Jaunt;与美国好莱坞华纳兄弟联合宣布,共同出资在香港成立“旗舰影业”,该项目被列入国家主席习近平访美期间中美达成的重要成果之一;投资的全球顶尖娱乐影视技术及应用系统提供商IMAX中国成功在香港上市。

而在黎瑞刚跟习近平总书记出访英国时,华人文化旗下的智能电视品牌微鲸与英国BBC洽谈,将BBC精品纪录片引入微鲸电视播放平台。CMC还与全球第二大现场娱乐集团默林娱乐成立了合资公司。

黎瑞刚的行程表被安排得满满当当,公司的同事经常会在深夜两三点接到他的邮件,而间隔几小时后他又会在早上准时出现在会议室里。

旺盛的精力似乎是大佬标配。黎瑞刚每天几乎都只睡三四个小时。“时差倒得都乱了,以至于身体不知道应该在什么时间睡觉了。”黎瑞刚跟封新城说,幸亏他经常锻炼,身体还不错。但是作为一个1969年生人,黎瑞刚的白发比1963年的封新城多得多了。

在封新城的印象中,黎瑞刚“最鲜明的气质是领袖气质,高瞻远瞩,是一个架构师型的人物,并且能够通过市场的手段去完成这些架构”。

而在外表方面,“上海人比较在意的光鲜他不大理会,类似于他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东西一样,他顾不上。外表形象上他中规中矩,穿得很普通,他对此不感兴趣,觉得‘太小了’。”封新城总结说,“黎瑞刚几乎是一个没有自己时间和生活的人。”

两人一起进餐,封新城问黎瑞刚:你往嘴里塞的是什么你知道吗?黎瑞刚憨厚一笑,实在太忙,顾不上。

从SMG辞职之后,黎瑞刚终于也开始向封新城“报告”说:我最近也去了法国的酒窖。

尽管在架构上经常有超前想法,但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也让黎瑞刚感到了惶恐。他对封新城描述:一睁眼这个世界可能就有新的东西出现。作为潮头上的领跑者,他的压力可想而知。

永远“不安”,永远“缺点什么”

尽管黎瑞刚说话非常温和,经常笑眯眯的,笑起来还很憨厚。但他内心却始终有不安全感、敏感,并且早熟—这些都来自早年的动荡生活。

黎瑞刚父母都是上海人,支边兰州,他则跟着祖父、祖母在上海生活,很早学会了自立。每逢寒暑假,便坐上火车,回到兰州的父母身边。

尽管在上海读书,但户口在兰州,他只能回到那个荒凉的城市去高考。

黎瑞刚在兰州的住处在铁轨旁边,每当夜晚火车经过,转弯时,车头的大灯总是将整个屋子彻底照亮,少年黎瑞刚就在通亮的房子里发誓:一定要回到上海。

“兰州意味着艰苦,意味着上一代人的命运被抛到了大西北,下一代人则要努力,为了‘回去’,也磨练了他的坚忍。”封新城说道。

黎瑞刚喜欢百老汇经典音乐剧《悲惨世界》,尤其是那首激昂、悲壮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他每次听了都会热血沸腾、潸然泪下。

“兰州的经历让他更早地去思考自己的命运,也更早有了自己的担当。” 封新城这样认为。

回归成为黎瑞刚人生的一大主题,第一步,就是咬着牙发誓要考回上海。他做到了。1987年,黎瑞刚进入了复旦新闻系。

大学时黎瑞刚就开始做小生意,用洗衣机帮同学洗衣服和被子,做转录磁带的生意,商业头脑、自我开发能力和独立意识在那时就表现在他身上。

复旦期间,精力旺盛的准商人黎瑞刚同时还跨界身兼“诗社社长”,并且以自己能够创作为荣。

在跟微鲸首席艺术官李健见面时,黎瑞刚忍不住向李健炫耀说:《加油好男儿》的歌词也是我写的!对诗性的捕捉、灵感式的火花和对内容的理解能力,这些都帮助了黎瑞刚。

历史大潮的威力给黎瑞刚带来深刻的启示:顺势而为,站在潮头,相信自己的努力,并牢牢把握自己的命运,永远把商业和内容放在中心。

2011年,正处在SMG改制的重要关口,他的离去也让这个中国最大的地方广播电视集团的改制前景陡然生疑。黎瑞刚也有点不太情愿。

在当年7月22日召开的SMG 2011年第三次办公会议上,黎瑞刚形容自己像一个赛车手,在高速公路上飞速行驶,突然让踩下刹车,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2012年,黎瑞刚从上海市委副秘书长一职上辞官;2014年,黎瑞刚应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力邀回到SMG操刀上海大小文广这两个总值约千亿元的媒体“盘子”合并。合并刚刚完成,黎瑞刚再次辞职。他一步步辞去四个职位,显得从容而节奏明确。

通道黎瑞刚,商人黎瑞刚

“黎瑞刚首先是个商人。”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教师魏武挥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如此评价。

对于自己的生意,他也显得节奏感明确。一开始,华人文化基金借助体制内的多方资金和资源成立。华人文化制作《中国好声音》,辗转入股TVB、最终收购星空,建立东方好莱坞,并且是《琅琊榜》等大热电视剧背后的资本方……目前旗下有数十个公司。

但这并不能让黎瑞刚满足。

魏武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由于华人文化基金作为基金的特性,投资目标偏财务、没有股东只有出资人,并且需要每7年清盘—所以黎既不能在基金中成为一个百亿或千亿公司的股东,也不能实现项目的长期持有,只能作为一个操盘手,“即便操100亿的盘子,基金管理公司依然很小”。

据魏武挥了解,黎瑞刚在很早之前,就想把华人文化从基金转为公司。“黎瑞刚是想做出一个商业帝国,而不只是做一个高明的投资人。外界评价他为‘中国的默多克’,默多克是搞实业不是搞投资的。”

2015年初,华人文化控股公司的项目终于开始启动。

“一个好的媒体集团是国家需要的。”魏武挥表示,相对于马云、马化腾,最大的不同之处是,“他是体制内呆”,懂得政治语言。

好莱坞导演、美剧《越狱》制作人、RatPac娱乐创始人布莱特•拉特纳告诉《东方早报》,他想来中国市场,向身边的人咨询应该找谁当合作伙伴,他们都给出了同一个答案—黎瑞刚。传媒娱乐公司总裁雷石东则称呼黎瑞刚为“我的一个朋友”,认为其“是促使外国内容进入中国的关键驱动力”。

黎瑞刚还在SMG时,默多克来到上海。他开出一个天价薪酬,邀请黎瑞刚去新闻集团工作。

两人那次会面,是在距离上海广播电视台不远的四季酒店。黎瑞刚傍晚赶到四季酒店时,默多克正一个人坐在大堂,手里拿着一份Shanghai Daily。

这让黎瑞刚意识到,这位玩转资本的传媒大亨,骨子里还是一个地道的媒体人。也正是因为这份共同的“媒体基因”,让他们最后成为“忘年交”。

至于那份新闻集团的工作邀请,黎瑞刚说,出于礼貌,他当时回答考虑一下。回去后他给默多克写了封信,谢绝了对方的好意。

2010年,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斥资7400万美元,收购星空传媒53%的股权;《中国好声音》一战成名,将后者带出亏损泥潭。两年后,默多克将星空集团持有的12.15%凤凰卫视股权转让给TPG(德太投资),作价人民币16.57亿元,套现离场。2014年1月,CMC宣布协同星空传媒管理团队买下21世纪福克斯所持的剩余47%股权,至此,默多克在中国长达20年的投资彻底结束。

但对黎瑞刚来说,大潮刚刚开始,通向“中国默多克”的大佬之路,其实也刚刚开始。

来源:时代周报

下一篇:南派三叔:查理先生、填坑人和纠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