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建章VS庄辰超:王不见王...

作者:乐琰/文

这是两个上海男人,他们背景相似却性格迥异。在商场上,他们对峙多年——口水战、价格战不断,但数月前一笔因百度而起的交易,这两个“冤家”成为了“一家人”。

梁建章

庄辰超

他们是携程创始人兼CEO梁建章,和去哪儿创始人庄辰超。

“在携程,仅呼叫中心成员就超过2万,内部分工明确,层级清晰。”梁建章这样认为。

但是庄辰超却说:“假如有一天,我来运营携程,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呼叫中心砍掉。从长期来讲,呼叫中心是没价值的。还不如把这个精力拿来招工程师。”

梁建章说:“我很重视利润和增长。回归之后的八个月,携程股价上涨190%,净利同比增长了76%,其市盈率目前高达49倍,比百度、Google、苹果都高。”

庄辰超却认为:“现阶段亏损是一定的,应坚持亏损以扩大规模。去哪儿的亏损是在计划和把控之中的。随着去哪儿酒店布局的完善,营销成本占收入成本比例会逐渐下降,最终去哪儿的盈利将从此产生。”

梁建章淡定内敛,庄辰超自信傲娇,他们的“频道”似乎总是难以调到一起。成为“一家人”后没有多久,庄辰超近期卸任去哪儿CEO,虽在意料之中,却让人唏嘘,梁建章和庄辰超还是以“王不见王”的状态给“去携大战”画上了句号。

崛起:“神童”与“天才”

梁建章,这个1969年出生于上海的男人从小就显露出极高的智商,在那个大多数人连电脑都没有见过,偶尔有学生有幸穿着鞋套进入机房以“0、1”代码接触电脑的时代,年仅13岁的梁建章已会编程序,有“电脑神童”的名号。15岁时,梁建章考入复旦少年班,还没毕业就考入美国佐治亚理工大学,一路读完学士、硕士。

顺风顺水的梁建章之后进入甲骨文工作。当大家都艳羡其拥有如此高大上的工作时,他却决定创业。

“那是1998年左右,当时互联网风潮起来,有几个好朋友提出可以创业试试看。我们当时4个人,想清楚后就各自从原本的工作中抽离出来,开始创业。”梁建章曾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回忆道。

梁建章说的另外3个人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季琦、沈南鹏和范敏。他们3人都是上海交通大学的高才生,留学耶鲁大学的沈南鹏一直混迹于资本界,成为红杉合伙人后,他掌握资金。而季琦则思路敏捷,大部分创业点子都来自于他。经济管理学出身的范敏成熟稳重,成为携程后来的守业者。梁建章的技术则是互联网企业的基础。他们创办了携程,并赴美上市,成为“携程四君子”。

再说庄辰超,人称CC,同样是上海人。他的天赋不比梁建章逊色,还是中学生时,他已拿下无数全国数学比赛奖项,在学校,CC不是一个听话的孩子,但绝对是老师喜欢的“天才”。

“小时候他最喜欢到少年宫玩,他告诉父母自己是学编程,但其实是去打游戏,不过他真的是天才,一边玩游戏,一边就把计算机语言都学会了。”一位接近人士描述。

但在庄辰超看来,这些都不是事儿。

“我中学念的是上海的华师大二附中,这是上海排名数一数二的中学,里面聚集的都是天才,我觉得我在那里也并不是太出挑,拿数学比赛奖项这种事在我们学校司空见惯。”庄辰超曾轻描淡写地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天才”庄辰超之后考入北大。与梁建章在美国生活过类似,庄辰超曾在美国华盛顿工作过4年,担任世界银行系统架构的核心成员,开发世界银行内部网系统。2005年5月,“天才”庄辰超创办去哪儿,其招募了一批北大数学系才子一起打拼,之后去哪儿也赴美上市。

同样是绝顶聪明、名校毕业、海外经验、选择互联网旅游行业创业,是什么因素决定了携程和去哪儿的高下呢?

“他们两人相差了7岁,这7岁决定了他们处于不同的时代,互联网是一个瞬息万变的行业,别说相差几年,即便相差几个月都会不同。”深谙在线旅游行业的劲旅咨询首席分析师魏长仁如是说。

梁建章、范敏等“携程四君子”团队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曾透露,最初创办携程的时候,大家简直无法想象通过点击鼠标预订酒店和机票,当他们几个创始人去旅行社谈合作时遭遇的是干等数小时都没有人接待的“坐冷板凳待遇”。但很快,互联网被普及,大量的客人接受通过PC预订旅游产品,没过几年光景,人们已习惯通过手机移动端预订酒店等,可这一切一定要抓住先机,不能等到大家都看到这个机会时再进入,那就晚了。

梁建章就是在OTA行业还没有崛起时就进入了,他喝了“头啖汤”。

庄辰超是看到了OTA行业崛起才进入了这个行业,相比之下,他难以占到先机,毕竟他比梁建章晚出生7年。

有业内人士这样评价,互联网第一拨的代表,是美国的雅虎和中国的三大门户。携程跟门户一样,把网下的东西搬到往上,聚合成入口,这一代的特点是B2C。几年之后,第二代来了。第二代的代表,是搜索引擎。第二代本质上进化成C2C。

庄辰超差了梁建章7年,市场格局已然不同。这7年,是两个不同的互联网时代,当去哪儿进入OTA行业时,途牛、同程旅游等对手也都冒了出来,更不用说早已存在的艺龙。

商战:内敛对上高调

从上述角度看,梁建章的携程系根基似乎更加稳固,其“携程四君子”团队各司其职,业务覆盖酒店、机票、度假、景区、攻略等各个领域

然而就在数年前,当携程占据绝对优势时,梁建章却赴美游学。“在梁建章内心,其一直有个能为社会做一点贡献的理想,他需要思考和学习。”一名携程系老员工透露。

在此期间,范敏接手携程CEO位置,“稳定型选手”范敏是个守业者,这让“进攻型”的庄辰超找到了机会——其采取的是“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策略,他猛发力机票业务。此时,庄辰超傲娇的性格与企业作风也一览无余。

“庄辰超很强势,那种强势是你1秒钟就可以感觉到的。据说北大系的不少人都有这样的特点,因为是天之骄子,内心傲娇。在公司内部,CC的说法就好像圣旨一样,不可违背。曾经有一位高层就因为和CC意见不合,最终离开,甚至离开之后这个高层内心还有些怨愤。”曾在去哪儿工作多年的一人士坦言。

庄辰超很能说会道,尤其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其喜欢高调说一些令公关部难以控制的言论。《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曾到北京专访庄辰超,原本还担心会不会CC不愿意说一些关于携程的敏感话题。

结果出人意料,庄辰超不仅表示不会畏惧携程,其甚至有叫板携程之意。“OTA的市场关键点在于效率,去哪儿的效率高于其他公司,我们会是最终的赢家。”庄辰超当时说。

在CC的强势追赶下,2013年,去哪儿的机票数基本追平携程,同时,去哪儿开始进攻酒店业务。

然而,转折点出现——这一年,游学美国多年的梁建章突然回归,重任携程CEO,“神童”梁建章与“天才”庄辰超正面交锋了。

民营企业的有趣之处在于企业高管的性格会决定该企业的走势。

“与庄辰超不同,梁建章是一个内敛淡定的人,他的强势来自于他的骨子里面,他一旦拿定主意,别人很难改变。他不会啰啰嗦嗦说一堆话,他很多时候根本不说话,可能因为他智商太高了,我们根本猜不到他内心在想什么,可能他此刻什么都没有想,又或许他用1秒钟想了我们要花1小时才能想通的问题。可你别看他不说话,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他觉得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用数学方法来计算,所有在我们看来复杂无比、难以估测的事情,在梁建章看来都是数学题,随便解一下就可以,他只抓关键点。”一名长期追随梁建章的携程系老员工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这个评价在本报记者与梁建章的接触中得到印证。

梁建章回归到携程CEO位置后,接受了一次《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独家专访,整个专访过程中,梁建章回答的话语比记者的提问字数还少。当时梁建章说得最长的一句话似乎就是:“我们要把价格战进行到底。”

不过,就是这样一次令《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印象深刻的专访却是梁建章真实性格的写照——淡定、内敛、心知肚明却少言寡语,却非常抓重点。

因为梁建章那句:“我们要把价格战进行到底。”在之后的数年内让OTA集体“埋单”——为争夺客源,所有OTA业者不得不“烧钱”促销,财大气粗的携程一年耗资逾10亿元打价格战,虽损失利润但依然保持盈利。而去哪儿则不得不面临因价格战而带来的亏损“后遗症”,也给庄辰超最终卸任去哪儿CEO埋下“定时炸弹”。

这一仗,梁建章赢得干净利落,寡言却一针见血的他事后这样描述:“我觉得价格战不得不打,就看谁可以支撑到最后。”

当时的庄辰超这样形容梁建章:“携程的梁建章回来之后做的几件事情基本上是对的,我当然希望梁建章可以回归得晚一点,晚几年携程就回不去了。”

结局:资本论下“王不见王”

价格战还并非梁建章与庄辰超之间最激烈的一仗,携程的“去对手化”并购策略才是压倒去哪儿的“最后一根稻草”。

“梁建章回归后,希望员工做到的是‘带着问题来,一定要当场解决’,因为市场竞争激烈,机会不等人,有时候简单粗暴的收购法则屡试不爽。OTA这几年的发展太快,类似去哪儿这样在某个细分领域做出成绩的公司不少,对携程而言要一家一家处理太麻烦了,如果可以通过资本手段‘去对手化’则立马占据上风。”一名携程内部人员透露。

旅游业者何明(化名)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其创建了一家科技旅游购物公司,做出境智慧购物业务,其需融资而找到携程,仅谈了一小时不到,管理层就问他是否有兴趣出售,并可以现场叫会计来算账。“我不想卖我的公司,所以之后没有合作,但可以看出梁建章想通过资本手段把控市场的决心。”

之后,携程并购、入股艺龙、途牛、同程等,逐步实现了梁建章的“去对手化”资本大计。最终,梁建章瞄准了庄辰超的去哪儿。

“硬气而傲娇的庄辰超不想让自己失去话语权,于是他抵死不从被收购,这也给那时携程入股去哪儿造成一定的阻挠。”知情者透露。

几番收购谈判失败后,当时,庄辰超兴高采烈地发布内部邮件称:“在这里正式向大家通报一个信息,我们收到一份来自携程的收购要约,并正式拒绝了该要约。展望未来,去哪儿将是在线旅游市场的最终领导者。”

然而,一切在资本面前都变得不同。

百度成为去哪儿大股东后,心高气傲的庄辰超依旧野心勃勃,可惜价格战造成的亏损在百度看来是个大问题。

有消息称,携程和百度几乎是“瞒着”去哪儿达成了协议,CC非常恼火,其找过百度方面交涉,然而双方并未达成一致,一贯保有硬气和傲娇作风的CC与百度的谈判不欢而散。结果就是百度与携程达成一致,通过交易,携程如今获得约45%的去哪儿总投票权。

如愿以偿的梁建章依旧保持其一贯风格——低调。在刚入股去哪儿时,梁建章几乎不接受任何采访,即便开口也只谈人口学,不提去哪儿。

“对梁建章而言,他已达成目标,这个时候不能再去刺激去哪儿和庄辰超,所以梁建章保持低调,也给去哪儿一个缓冲期。”接近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透露。

对于“去携合并”,庄辰超的内部信中流露出不甘:“发生在(2015年)10月底的交易,并非管理层无数次推演的场景中的最优解,也不是次优解。”

就在2016年元旦过后,庄辰超宣布卸任去哪儿CEO,去哪儿执行副总裁和无线事业群负责人谌振宇被任命为去哪儿网首席执行官。值得注意的是,谌振宇曾于2001年1月至2005年11月在百度任职,先后担任工程师和搜索部门的高级经理。

也就是说,接班人是“亲携程”的百度系的,梁建章又一次通过资本手段“去对手化”了。这不禁让人想到了此前大众点评和美团合并后,大众点评创始人张涛的黯然离场,“资本说了算”的原理如出一辙。

对于庄辰超卸任去哪儿CEO,梁建章保持低调,并未给予过多回应。

宣布卸任后,庄辰超发朋友圈称:“作为商业游戏的参与者,我要尽全力保障商业游戏规则的实施,在商业选择上可以取一路而弃其他路来做价值曲线异化。去哪儿的故事结束了,托付与我的信任悉数交付了。”

“作为企业家,梁建章当然成功,但你不能说庄辰超失败,他创办的去哪儿可以一度叫板携程,甚至让梁建章内心多少感到压力,这是不容易的。即便最后因为资本运作,庄辰超卸任去哪儿CEO,但其依旧为员工争取了福利,自己也获得了财务上应得的回报,他已经成功了。”这是来自携程内部的资深员工对庄辰超的中肯评价。

江湖风起云涌,行业日新月异,新一代企业的兴起速度往往比之前的一代更快,任何一个领域的“老大”,都有可能被突然冒出来的对手打乱阵脚甚至大伤元气,很难预测目前在线旅游的大家长携程还能独占鳌头多久。也许梁建章也只是用了一部分心力面对庄辰超,另一部分还在准备迎接下一个对手抑或再次挂帅离去;而庄辰超也或许早就做好了离开的准备,正在奔赴人生的下一个高峰。

来源:一财网

下一篇:70岁的他隐匿山东农村 缔造了一家世界500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