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长陆昊为何“约谈”297位处长?

作者:王姝 王俊/文

近日,据黑龙江官方披露,为解决“恋权”、“下级左右上级”问题,陆昊曾亲自与297位有审批权的“职能处长”直接集体座谈、面对面谈心对话,进行思想动员。

“政事儿”注意到,到今年3月,陆昊主政黑龙江将满三年。近三年来,持续低迷的GDP增速,一直是黑龙江的一大难题,作为省长,在多个职级上曾创下最年轻任职记录的陆昊,是如何应对的呢?

审批权改革

与297位“审批处长”谈心

“政事儿”注意到,行政审批权改革,是陆昊给黑龙江开出的首个“药方”。

2013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同月,46岁的陆昊从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空降”黑龙江,出任代省长。

一个多月后,陆昊主持召开省政府常务会议,传达学习国务院机构职能转变动员电视电话会议精神,提出“中央没有规定必须取消的行政审批事项,要从我省实际出发,该下放的下放,该取消的取消”;“落实国务院机构职能转变工作要求要动真的,来实的,坚决把职能转变各项任务落到实处,切实激发市场主体创造活力,增强经济发展内生动力”。

此后,陆昊将行政审批清理定义为“省政府头等大事”。

在2014年全国两会上,陆昊接受包括“政事儿”在内的数家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审批权改革“我们要打一场硬仗”。为了引入发展要素,政府必须坚决取消不应该保留的审批权力,但说服官员放掉手中的权力并不容易。“道理讲清楚之后,对不起,想得通要放,想不通也得放”。

他还表示:要和有些强势部门谈谈心,好好做做工作。

黑龙江官方披露的陆昊跟297位“审批处长”谈心、动员,应是在这一背景下进行的。

“政事儿”发现,对于“头等大事”,陆昊应对策略除了谈心、动员,还有点名批评。

2014年4月28日,在黑龙江省政府现代信息服务产业发展专题会议上,陆昊就点名批评了黑龙江省环保厅,批黑龙江省环保厅在电信建设项目环评上搂着权力不放。

陆昊为什么将审批权改革作为头等大事?“政事儿”发现,其背后的考量不止是优化发展环境、激发市场活力,还有净化政治生态的需求。

2014年10月,中央巡视组巡视黑龙江后,指出黑龙江“反腐败斗争形势的严峻性、复杂性认识不够充分,吸取'田韩(田凤山、韩桂芝)案'教训不够深刻”。

2015年3月,在2015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陆昊也坦言:过去的黑龙江市场秩序确实存在一些不规则、不规范的行为。黑龙江政府正下大力气来解决这些问题。黑龙江政府将在2015年3月底公布政府权力清单,把应属于市场的权力还给市场,靠改革来释放活力,靠法制来解决龙江市场秩序问题。

三年“爬坡”

“地方困难不能全靠国家”

2014年全国两会上,陆昊跟时任大庆市长的夏立华有一段对话。

夏立华反映:农电入田设施不够完善,希望上级政府帮助解决。陆昊回答:“你不能都指着政府”。

夏立华接着说:“我也知道不能光是地方政府,还应该靠国(家)……”没等她说完,陆昊强调:地方的困难不能全靠上级政府、靠国家,应该以市场为主解决问题。

履新黑龙江省长之初,就有不少经济界人士指出,如何使黑龙江这个老工业基地摘帽转型,是陆昊从政以来的一大考验。那么强调“地方困难不能全靠国家”的陆昊,怎样应对龙江经济转型的难题呢?

回顾其在黑龙江近三年的执政表现,“政事儿”梳理出项目立省、边贸升级、旅游养老、乳业规模化四个关键词。

履新黑龙江代省长4天后,陆昊在省政府全体会议上提出:狠抓项目、培育企业家。此后,在多个场合,陆昊都强调“狠抓项目”。其“狠抓项目”的“项目立省”思路,依托的最大项目集群就是2013年3月以来陆续上升为国家战略的“五大规划”。

对俄边贸一直是黑龙江出口贸易的重点。陆昊的构想是两国贸易由边境地区向两国内陆腹地延伸,由简单边贸向全方位合作交流转变。为此,在原来的哈洽会基础上,自2014年开始举办中俄博览会。陆昊曾公开表示:“我们要让包括黑龙江在内的全国企业,以及日韩的企业共同参与俄罗斯远东跨越式经济发展区域建设中来。”

此前,冰雪旅游一直是黑龙江的优势。“政事儿”注意到,履新以来,陆昊力推夏季生态旅游、冬季冰雪游、边境游以及养老产业,还多次当“导游”,推销黑龙江的旅游优势。

在2014黑龙江省养老服务业招商引资推介会上,陆昊就发出邀请:到黑龙江做个“候鸟老人”吧!“老年人夏季待在非常热的地方,也是一个'挑战'!”

在陆昊眼中,黑龙江的乳业优势突出:拥有世界公认的黄金“玉米带”和“奶牛带”,黑龙江的婴幼儿奶粉产量和质量都是全国第一。

因此,他一直力推龙江乳业的规模化、标准化水平,2015年3月在2015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他说:“我和我的同事已经新建了180个高标准的规模化养殖牧场,他们会在明年和后年释放出新的产能,向全国提供最高标准的优质液态奶。”

面临的难题

如何破解GDP增速疲软问题?

2013年,陆昊主政黑龙江的第一年,黑龙江GDP增速在全国位居倒数第五名;2014年倒数第二;2015年前三个季度,倒数第三位。

鉴于如此经济形势,每年的全国两会,陆昊都会面临跟GDP有关的提问。

2015年全国两会,就记者提问陆昊:您被外界誉为“个性省长”,能否“个性”地分析,为什么黑龙江的GDP增速一直在全国倒数?

“我感觉你提问的方式也很有个性”,陆昊回应说,“个性不重要,实事求是才是前提。我学了30年GDP,直到现在,工作中对GDP的分析有了新的认识”。接下来,他显示出北京大学经济管理系毕业生的功力,用近20分钟时间、完全脱稿引用了100余组数据,解读龙江GDP。

陆昊认为,黑龙江GDP排名居后,问题出在第二产业,说明黑龙江的能源经济结构在经济新常态下的问题被凸现出来。

“政事儿”注意到,陆昊于2015年11月接受了人民日报采访,他表示,问题出在第二产业,以石油、煤炭为主的第二产业,“吃平了黑龙江其他工业的增长”。

怎样扭转第二产业局面?这是今年陆昊的面临的主要课题。

调研黑龙江多地后,陆昊提出:观念保守和环境不优导致的市场化程度偏低是困扰黑龙江改革发展的症结所在。

怎样改变观念保守局面?这是今后一段时间内,陆昊一直要面对的课题。

在2015年3月的2015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陆昊说:“黑龙江这片潜力沃土需要现代市场观念、机制、商业模式进行冲击,当这种冲击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我相信我们的潜力就会充分释放”。

来源:政事儿

下一篇:梁建章VS庄辰超:王不见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