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马高官申维辰,敛财22年成亿万富豪

作者:撰文/李华良

消失许久的中国科协原党组书记、原常务副主席申维辰,今天(1月18日)出现在江苏常州的法庭上。

身为被告人,他被控的罪状仅有一项:受贿。而作为一名落马高官,这项罪状足以让包括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在内的许多人咋舌——22年里聚敛了9541万余元的财富。

这些年里,他历任山西省体委主任、晋中市委书记、山西省委宣传部长、太原市委书记、中国科协党组书记等职。每个岗位都成了他的聚宝盆,而秘诀只有一个:权力。

部级高官的迎送

政知圈唯一一次见到这名身高近1.9米、相貌堂堂的高官,是在其落马前的一个夏夜。

在长安街路北的中国科技会堂门口,时任中国科协党组书记的申维辰刚结束一场公务宴请,和他的同事一起送客。一辆辆“官车”从停车场驶到他和贵客面前,他向前打开车门,将客人送进车、关门、举手送别。

在官场,迎来送往是家常便饭,但也颇见为人处世的功力。身为正部级官员,申维辰迎送别人,也常常被迎送。只是有一次,他却让迎接的人扑了空。而这是其人生轨迹里最具转折的一次。

2014年4月12日下午,申维辰从南昌返回北京。在飞机落地时,几名接机男子就在国内到达出口等候,可是直到乘客全部走光,他们所接的“申书记”及其三四名下属仍然没有出现。他们连续拨打这几个人的电话,但均提示关机,向机场工作人员询问也一无所获。在请示了领导之后,接机人选择了报警。

当晚8点55分,谜底揭开:中央纪委监察部在其官方网站宣布,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申维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调查。

而知情人向政知圈透露,中纪委工作人员当天在机场将申维辰及下属直接带走。

13岁的乡政府电话员

从部级官员到阶下囚,只在须臾之间。而从农家子弟攀升到高位,需要大半辈子的时间。

今年60岁的申维辰是山西长治潞城沟北村人。根据其简历,1969年8月,当时只有13岁的他就参加工作,在潞城县黄池乡政府当电话员。申维辰在《沟北村志》撰文解释说,当时他和几个同学去乡里面试,公社负责人轮流问话,然后就要了他。他之所以被选中,是因为从小个子高,看上去像个大人。

这个高个的农家子弟1972年进入山西大学体育系学习。此后,没有家庭背景的他,一步一步从最基层干起,步步为营,仕途顺利。

一次比较大的跨越是在1983年,当时申维辰从潞城县委办公室副主任升为该县县委常委、纪委副书记。“当时全国改革开放热气腾腾,干部年轻化步子加快。”申维辰多年后在文章中自述。

不过,潞城市当地人称,申维辰在1983年遇到了“伯乐”,“当年一位中央某部门领导到潞城,申维辰热情接待,展现了工作能力,给领导留下很好的印象。”

当年11月,申维辰被任命为共青团晋东南地委书记。1984年7月,他担任共青团山西省委副书记,28岁成为副厅级干部,38岁转为正厅级。

1989年,申维辰“扶正”成为山西省体委主任,直到1994年调到晋中任职。

而其间的1992年,正是今天法庭认定其受贿的起始年份。

母亲的家教

“人托人可以摸着天”,这是申维辰最早从父亲那里学来的“谚语”。

他自述从小对点灯很着迷。他的父亲是城里一个木筑厂工程师,便动用在县里的人际关系,托熟人帮忙买电线、电闸等准备为村里装电灯。也正是如此,他知道了“托人”。

能“托人”的父亲以及爷爷都是木匠。“文革”中,村里停课一年多,申维辰就学种地、和父亲学干木匠活。他回忆,生在农村,“春天帮下种,夏天锄玉米,秋天掰玉米、拔大豆、摘蓖麻等等都干过,只是“母亲、姐姐和我三人在村里,生产队按人头分下的粮食总是不够吃,我们就一起上山捡羊粪交给生产队顶工分”。

申维辰父母一生坎坷。其父后来患膀胱癌,在北京做手术后返村,1979年去世;他的姐姐也在青壮年时早逝。而他的母亲小时候命也很苦,“3岁时死了娘,7岁上又死了爹,寄人篱下,吃尽苦头。特别爱看戏的习惯使她深明大义,对孩子严管严教是出了名的,我从小挨打受骂是常事。”

提到母亲对自己教诲时,申维辰写道:“特别是当有人来访时每次都要亲自查看带了些什么礼物,一旦发现是贵重物品,马上对我板起面孔要求不能收下。”

太原往事

然而母亲的家教未能终生影响申维辰。他从厅级直至正部级,聚敛近亿身家。

在其主政过的太原,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获知,他在地产项目上或存利益输送等问题。“当时太原有很多大拆大建的大型房地产项目,牵涉到多家房地产开发商及政府官员。”太原当地知情人透露。

在申维辰落马前一周,山西得一文化集团董事长胡树嵬和山西千禧集团原董事长史国民被带走调查。据知,胡树嵬开发得一文化广场主营图书批发业务,与时任省委宣传部长的申维辰结识,常支持、赞助省委宣传部的文化活动。“找到靠山”的胡树嵬宣布进军房地产。

千禧集团原来是亲贤村的集体企业,在申维辰做太原市委书记期间开发了数个大型房地产商业项目,多名村民也多次举报该集团董事长史国民违法侵占村民土地、从集体企业获取私利等问题。

申维辰任太原市委书记期间,太原多名规划局官员因涉嫌贪腐“落马”,还发生过涉及60多名官员的窝案。知情人称,有被查处的山西官员向组织交代,在申维辰担任太原市委书记期间,曾向申维辰行贿数百万元。

其在太原所作所为激起民愤,不少群众一直举报他,有相关人士曾告诉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我们在中央纪委监察部开通的举报网站上实名举报申维辰,2013年中央巡视组进驻山西时,一些拆迁户代表曾经找到过巡视组,巡视组组长接待了我们并收下材料。”

原乡

申维辰事发时,90多岁的母亲尚健在。平日里,他经常到榆次区探望老母亲。

毕竟在山西生活50多年,在申维辰内心深处,原乡始终是一个结。早年在农村摸爬滚打,对其仕途颇有帮助。当他还在潞城县委办公室工作时,陪县委书记下乡调研,因为有干农活经验,讲解农民生产习惯和种地的讲究,给县委书记留下好印象,后来他被派到潞城城关公社做党委副书记、革委会主任,而那时他才24岁。

离开之后,他对家乡感情依旧。申维辰多次回村上坟祭祖、参加村民活动,还在该村修《沟北村志》时给予大力支持,多次过问编修过程。这本近400页、定价128元的《沟北村志》中,除了申维辰撰文数千字讲述自己对村子的感情之外,还有多张申维辰参加村内活动、其母亲和妻子回村看大戏等照片。

据村志记载,1997年任晋中地委行署专员的申维辰为村内修水泥路捐款7000元。2009年申维辰90多岁的母亲回村并为关帝庙捐款6000元,太原市文物局、施工单位、潞城市委的一位副书记等均捐款,最终村里的关帝庙投资200万元修复。

这个潞城市东南方向近15公里的深山沟内的小村仅有40余户、160多人。村内已没有申维辰的直系亲属、近亲属居住,不过他家原来的十多间窑洞仍整修较新。申家祖坟位于村南高坡上,一圈松柏环绕着几座坟茔。

因为申维辰,祖坟曾被视为“冒了青烟”。只不过,这家族的骄傲已身陷囹圄。想再返乡祭祖,难了。

资料 | 北京青年报 新华网(来源:政知圈)

下一篇:蔡英文:从学霸到“省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