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孩”毛大庆的春天

作者:杨静/文

一个月前,毛大庆从马云手里接过2015年年度创客的奖杯。获奖感言里,他说:“希望年轻的创客们发挥马云、雷军的创业精神,为之后的中国30年创造更多的财富。”

2015年的春天,46岁的他,选择成为了创业者。这位在地产界做了22年的60后“老男人”,一脚跨进创业的世界里。虽然多数场合衬衫黑灰西装依旧,但他的发型,在创业后不久,已经从原来的三七分换成了更为活泼的西瓜头。

他痛着、痒着、不适着,被新生力量推搡着、挟裹着、吞噬着,也兴奋着、学习着、摸索着,踉踉跄跄地开始他的下一站。

毛大庆做的事情并不复杂。他的新公司—UrWork又名优客工场,让人轻易联想到美国的WeWork和李开复的创新工场,而他要做的正是这两大模板公司的结合—联合办公社区租赁及创投孵化平台。

前万科高管的头衔、红二代的身世背景、本身高频的出镜率,从他的离开到创业,关注度不曾减少过。但市场上也不缺对他的质疑,指向于—毛大庆,凭什么?

2015年12月4日,GCUC China(全球联合办公峰会)的现场,易居中国执行总裁丁祖昱还揶揄地问他:“作为我们(嘉宾)中年纪最大的毛大庆先生,为什么会进入这么年轻的领域。”“我觉得想抓住一下青春的尾巴,所以我得赶紧出来抓90后的尾巴。”毛大庆回应称。

这是他比较笃定的判断:无关年龄,志在一切皆有可能。

在他前面的创业明星比比皆是,朱新礼40岁创办汇源,牛根生41岁创办蒙牛,宗庆后44岁创办娃哈哈……不止一个人曾经激励过他,60岁一甲子,只要体力精力允许,可以选择重新来过。王石跟他说过,他的父亲、科学家杜琬祥跟他说过,他就职万科前的东家凯德的老板廖文良也跟他说过。

水瓶座的毛大庆本就是一个比较独特的人:

北京万科中心马拉松主题的照片墙上,总是戴着非常拉风护目镜的毛大庆极度容易识别。

而他在万科时候的办公桌无不彰显他的个性,相比较王石办公室四壁是书、郁亮放了一辆自行车,毛大庆放满了冲突感十足的东西:有佛像、香炉、毛主席陶瓷像、和国家领导人的合影、自行车、跑鞋、马拉松奖章,墙壁上最显眼的地方挂着一幅画,画着一只很开心的猴子,他属猴。

新锐作家尹珊珊形容他为:身上有五湖四海,甚至天南地北的元素,和三教九流的人都可以把酒言欢,什么事儿都有好奇心,喜欢插一杠子。

毛大庆曾对外阐述,他的任性是跟王石学的。他脾气秉性常常使得他天马行空地去想象,但不同的是毛大庆并不是一个强势人物,他高调、任性,但也很友善、温暖、重情义。这为他日后创业积累了不少有帮助的人脉资源。

辞职后,每天都要密集地约见各种各样的创业团队,他以普通创业者自居,但怎样调整自己的角色、既对团队有价值又让人觉得舒坦,一度对他还是个挑战。

一年前,他两次去美国寻求房地产领域内的新内容,美国的CoWorking给了他启发。

出发点再简单不过了,“社会上有那么多房子没人用,那么多人想创业找不到地,还有那么多钱想投不知道该投给谁。我要做一个平台,把闲置资产、把钱、把想创业的人全部搁在一起,让资源的效率最大化。”毛大庆说。

后来,优客工场诞生了。

一开始,他和他的“优客工场”一直处于“游击”的办公状态。他先是在北京四惠大厦办公了两个月。后来,来到阳光100写字楼办公。直到阳光100优客工场装修完毕,毛大庆才拥有了一个像样的办公室。

投资者纷至沓来。徐小平、红杉资本董事长沈南鹏、创新工厂董事长李开复、清控科创董事长秦君、金地产机构董事长周金旺、诺亚财富董事局主席汪静波、鸿坤集团董事长赵彬、联创策源创始合伙人冯波等都成为优客工厂的投资人。朋友们的捧场,令这位老男人颇为感动。

他把优客工场定位为—全要素孵化的平台,它还有一个看着极为高大的使命—真正践行共享经济的思想:这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孵化器,而是一个全孵化平台,其内部还提供了财务、税务、法务、人资关系等必要的创业服务,通过建立完整的创业者服务链,服务于创业者,颠覆传统的写字楼办公模式,创造伙伴式的办公资源新天地。

成立不到一年,他的优客工场已有能力容纳三千个创业项目一起办公。北京阳光100优客工场旗舰店已经运营,上海的漕河泾·优客工场正式开业。对于毛大庆来说,“将桌子租出去”,这只是他创业的第一步,他更加看重的,是优客工场所创造出的共享性创业社区。

投资、进入教育和建立媒体矩阵,是他为他的优客工场们找到了三条盈利的方向。他想着各种美好的画面,“如果将来我们到了两万张办公桌的时候,别说太多,如果有一万人拿出资源来共享,不得了,我们这个办公空间将来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云服务平台,是社会大资源的一个云存储,这是一个人联网,根本不是互联网,远远超越了物联网”。

(来源:时代周报)

下一篇:龚清概落马,那个水手掌不住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