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胆大亨”郑裕彤:卖掉了半数内地物业

作者:胡天祥/文

港企素来低调,其中尤以郑裕彤治下的新世界系更甚。不过,2015年末两笔大宗交易,还是将郑裕彤及其新世界系卷入一场“撤资大陆”的舆论风波中。

2015年12月,郑裕彤以总价339亿元将其内地八城市9个项目先后出售给恒大,总建筑面积超过1200万平方米,几乎占新世界内地业务的半壁江山。从大手笔出售内地物业到新世界中国再传私有化,郑氏家族岁末年初的系列动作引人关注。

周大福珠宝金行掌舵人、新世界发展主席、恒生银行独董,在华人富豪圈,郑裕彤拥有诸多头衔。由于他多次大胆投资,为此外界冠其以“鲨胆彤”称号。外界赞其商业嗅觉灵敏,同时做事果断胆大。如鲨鱼般,1万吨海水中,即使只溶解了1克氨基酸,鲨鱼也能嗅闻其味、聚集而来。

郑裕彤坦言:“我喜欢大计划,计划越大兴致越高;所谓大有大赌,小有小赌,做生意就已有赌博成分。”

1946年,21岁的郑裕彤到香港设立了“周大福分行”。当时在香港,金铺黄金成色一律为九九金,而郑裕彤却不顾分行经理和业界的讥笑,大胆投入资金,首创制造“九九九九金”,这为“周大福”今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周大福传统经营术被颠覆,已显露出郑裕彤鲨胆性格的一面。他更大的冒险是在地产界,1967年,香港许多富人都将土地、楼宇低价抛售,郑裕彤却反其道行之,大量购置地产。

3年后,他在地产界的根据地——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事实证明,香港楼市也正在此时复苏。而郑裕彤独资或合资买下的20余个地盘价格扶摇直上,也令他的财富成几何级数增长。

之后,郑裕彤相继购入亚洲电视大部分股权,从此,香港传媒烽烟四起,亚楔子视、无线大火拼,打破了无线绝对霸主地位。

1989年,已选择退隐的郑裕彤,鲨胆本性不改,当时郑斥资27亿港元收购辖有825家酒店的美国华美达酒店管理集团。1993年5月,他还收购了瑞士一家拥有40间酒店的集团,使新世界集团成为全球最大的酒店管理集团之一。

有意思的是,郑裕彤平时最喜欢打麻将和打高尔夫。郑裕彤甚至不讳言在高尔夫球场“豪赌”, 输赢达千万之巨,引致全港哗然;在内地,靠土地溢价获利的戏码,素来不缺上演的地方。有着囤地专业户之称的新世界中国,也是这场游戏里的老手之一。与长实、和黄、九龙仓等港资同行如出一辙,依靠“十年盘”模式,新世界20年间在内地大量囤地,并屡屡上榜囤地“黑名单”。

在调控风险增加的当下,这位昔日内地房企“教父”的北伐之路愈发扑朔迷离。土地储备是否会质变为“资金黑洞”,内地市场份额是否会被继续稀释,投资收益会否逐渐收窄,内地房企的榜样地位能否延续,成为相继发酵的疑问。

这一次大举出售内地资产,或是郑最后一次“赌博”:赢则通过资本腾挪成功避开内地房地产风险,减少损失;输则错失内地发展机遇及楼市飞涨带来的后续市场升值红利。

这次,他赌对了吗?

下一篇:“死地后生”郭英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