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贪官蓝军:为防举报自导“千人欢送”

作者:温如军/文

今天,中纪委机关报《中国纪检监察报》文章揭露吉林松原市委原书记蓝军腐败案件,当过演员的蓝军人到哪里“歌声飘到哪里”,进京开会时,曾有人一路陪唱。

2014年12月8日,吉林纪委监察厅网站消息,蓝军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法制晚报》记者注意到,其离任松原市时,疑似自导“千人送蓝书记”。

1953年10月出生的蓝军是吉林梨树人,曾任共青团吉林市委书记,吉林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吉林市龙潭区委书记、吉林电视台台长、吉林省新闻出版局副局长、局长等职务。2003年4月转任地级市松原市市长,3年后担任松原市委书记职务,至2011年5月卸任,蓝军先后在松原主政了8年的时间。

蓝军离开松原时,在当时的市委广场、市政路,曾有“千人送蓝书记”的场面,尤其是一群身着黑色西装、白色衬衫的干部“群众”,手拉着各种横幅,如“蓝军,松原人民的好儿子”、“蓝书记,我们不愿您走”等,颇为引人关注。

现如今,将“涉嫌严重违纪被查”和“千人送蓝书记”联系一起,更像上出滑稽剧。

2011年蓝军离任时,有网帖称,“蓝军走了。松原,一个时代的结束”。这样的话语,放在现在显然更合适。

“事迹”

疑似自导“千人送蓝书记”

蓝军被查,这个消息多少令人感到意外,因为蓝军离开松原时,在当时的市委广场、市政路,曾有“千人送蓝书记”的场面,尤其是一群身着黑色西装、白色衬衫的干部“群众”,手拉着各种横幅,如“蓝军,松原人民的好儿子”、“蓝书记,我们不愿您走”等,颇为引人关注。

《法制晚报》记者(微信公众号:观海内参guanhaineican)从现场图片注意到,送别的“人民群众”服装统一、“青一色”白色衬衣,“群众”手持的条幅也是统一制作,颜色字体、甚至边框都一致。

不少细心的网友也发现,并用“公事公办”、“办公差”来形容。

是自发还是被自发?“群众”是怎样事先准备好款式、标准一致的横幅?又是如何事先统一着穿等质疑,蓝军及松原市政府方面并无回应。

有分析指出,官员本身“有病”,却偏偏喜欢搞搞“千人相送”的宏大排场,除了绝对权力产生的绝对膨胀之外,也不排除释放“民意烟幕”的嫌疑。说到底,这种做法是在以民意的方式,掩饰为政失德的心虚,是试探,也是一种炫耀,更是一种弹压,其目的无非是希望继续保持其在松原的影响力。

真实的民意不是导演出来的,严重的违纪也不是“千人相送”可以掩盖的。弄虚作假、投机取巧、欺下瞒上,都是不会有出路的,即便可以侥幸得意于一时,也终究会露出破绽,从而实现剧情反转。“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中”。惟有多一些埋头苦干,少一点迎迎送送,踏实践行清正、清廉、清明的为政之风,才有可能真正赢得民众的口碑。

分析

为防举报制造“松原还是我的地盘”假名

人民网发表文章称,在松原主政期间,蓝军滥用职权做了许多见不得人的事,老百姓对他十分反感,上级有关部门也对他密切关注,他自个心里也不安,更怕“人走茶凉”。因此才有了这么一场“千人送蓝书记”的策划,制造一个“他是松原人民十分喜欢的好干部”的假象。

上述文章分析称,一方面可以显摆威望,“松原还是我的地盘”,防止有人对他举报,也防止自己的利益地盘不被人轻易夺走;另一方面,是挟假民意以自保,希望松原人民能放他一马,也希望纪检部门不要对这位“好干部”进行调查追究,为自己提拔重用安度余生营造舆论氛围。

有分析认为,像蓝军这样的官员,虽然只管辖一个地级市,但这个地级市在他心里就是一个独立王国,自己则如同一个“土皇帝”,呼风唤雨,无所不能,把人民赋予他的权力当成捞取个人利益的法宝。

蓝军主政松原8年,这位自称是“松原人民好儿子”的人却与“父母”的隔阂越来越大,最后被有关部门依法查处,成了松原人民的“不孝子”。所以说,官员要想做人民的好儿子,也不是随便弄个横幅就能算数的,必须像焦裕禄等好干部那样,真正把自己当作人民的儿子,一心为人民谋福利,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然,即使官员自封为“人民的好儿子”,人民也不可能认那个“败家子”。

落马

或涉土地开发贪腐大案

据媒体报道,2010年9月,吉林省纪委通报五起党员领导干部贪腐大案,其中,松原市国土局原党委书记、局长、兼吉林省西部土地开发整理重大项目松原项目区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建设受贿案影响巨大,后被查明受贿款物1300多万元。

巧合的是,陈建设曾负责的吉林省西部土地开发整理重大项目松原项目,恰恰是蓝军的重大政绩。

据报道,2009年下半年, 松原市国土局原局长陈建设(因受贿服刑)征得蓝军同意,用公款为蓝军购买了一辆价值115万元的越野车,作为公务用车。2011年5月,蓝军调离松原市回省里工作后,将此车带回长春归自己及儿子使用,截至案发,此车发生的维修费、保养费、燃油费等均由公家支付。

陈建设为了和蓝军拉近关系,日后能得到提拔重用,逢年过节都去“拜访”蓝军,送上红包,后得到提拔。

2011年4月1日,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陈建设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陈建设落马后,不断有人提出质疑,陈建设及其背后的国土系统,凭什么如此明目张胆?谁在给他们充当“保护伞”?

蓝军的落马,似乎给出了答案。在“松原吧”等当地社区网站也不断有人称蓝军事涉国土系统“窝案”。

揭短

当过演员人到哪里“歌声飘到哪里”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对松原的发展,蓝军倾注了大量心血。他一位曾经的同事告诉记者,只要不出差,蓝军每天早晨5点多,必带人去一线晨检,发现问题现场解决,无论刮风下雨,8年不曾中断。

在其任期内,松原发生重大变化,GDP从吉林省倒数第3名跃升至前三甲,还被评为“中国最佳休闲旅游城市”、“国家园林城市”。

他从初到松原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变得骄傲自负,独断专行。尤其是2006年担任松原市委书记之后,他 虚荣心膨胀,更是自我陶醉到了极点。2009年9月,他在上海浦东干部学院学习期间,代表学员到复旦大学演讲,自诩道:“松原人民已经把蓝军当成了符号” “最遗憾的是我到松原去晚了”。

 蓝军忏悔:在成绩面前自我欣赏,自我陶醉,骄傲自负更加膨胀,人也变得更加主观、更自以为是。愿意听表扬话、奉承话,听不进批评话、反对话,民主作风更加缺乏,接受监督约束的意识更加薄弱。

据报道,蓝军当过演员,喜欢唱歌,对别人“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的忠告不屑一顾,不仅频繁出入松原各家高档歌厅,到外地出差期间,也是走到哪里“歌声飘到哪里”。他的“雅好”,成了别有用心者的绝好机会,一次他进京开会,竟然有人“陪唱”到了北京!

“觉得自己付出最多,贡献最大,似乎松原8年发生的变化,都是自己一个人的功劳。”蓝军“落马”后反思,“直至接受组织调查时,仍是虚骄心态,沉湎在所谓的成绩中不能自拔,认为自己是功大于过。最终结果只能是跌跤、失败。”

“坑子”

拿红包向儿子炫耀:你爸这官不白当

2004年春节,面对越来越多的“拜年”人,蓝军觉得“情况复杂”,认为坚决不收已经不可能,特别是好像人人都是如此,自己何必再“假清高”,平白无故得罪人。仔细思量后,他也就“悄悄地”收了。

一步错,步步错。执纪人员告诉记者,面对所谓的“人情往来”,蓝军从客气推辞到大大方方地将红包扔进办公桌抽屉,没用太长时间“过渡”。次数多了之后,他的观念也随之转变,觉得“送礼是个普遍的社会现象,谁都不能改变,谁也不能完全拒绝”,“这些钱姑且也算对自己这么多年辛苦工作的一种酬劳 吧”,在自我安慰和自我欺骗中逐渐麻木。

《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称,有一次,儿子来看他,他从办公桌抽屉里掏出别人送的红包给儿子,临了还说上一句:“看看,你老爸这官不白当吧!”

2009年8月,蓝军带队到西藏看望援藏干部,援藏干部马某为了援藏结束后回松原能够谋个好职位,在拉萨送给他一张存有50万元的银行卡。蓝军 本不想收,但转念一想,反正他是援藏干部,顺水推舟吧,只要自己同意,满足马某的愿望也不会有什么争议,于是把银行卡扔进了抽屉里。之后,马某又找机会送 给蓝军一张豹皮和一张银行卡。

这和中纪委的调查结论一致:经查,蓝军违反廉洁自律规定,违规占有占用公共财物,收受礼金,默许、纵容亲属利用特殊身份谋取非法利益;贪污公款;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和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数额巨大。其中贪污、受贿问题涉嫌犯罪。

中纪委指出,蓝军身为党员领导干部,严重违反党的政治规矩和组织纪律,损公肥私,默许、纵容亲属谋取非法利益,滥用手中权力,大搞权钱交易,卖官鬻爵,且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

来源:微信公众号:观海内参guanhaineican

下一篇:最年轻部长陈吉宁履新这一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