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志和:香港慈善家的中和之道

作者:谢梦遥/文

接受采访时,吕志和戴一顶短檐鸭舌帽——他最钟爱那类型的帽子,去哪里都戴着,他的气场是内敛谦和的,感觉像个友善的绅士。「我年轻的时候都是很平和的,不和别人争东西。」他慢悠悠地说。

树立文明的标准

两年前,84岁的时候,香港企业家吕志和先生成为仅次于李嘉诚的香港第二大富豪。当站上财富的巅峰,他决定启动一个计划。两年后,事情做成了。

2015年9月24日,「吕志和奖——世界文明奖」宣布成立。出席典礼的,既有香港政府官员、商界名流,也有中联办和外交部要员,还有作为奖项理事会成员的美国前国务卿赖斯。

这显然是一个充满雄心的计划,这种雄心并不仅只体现于吕志和在第一期为奖项投入的20亿港币,而更在于奖项试图达成的目标——「希望能够拥抱及宣扬和谐共享的价值观,鼓励科研创新与和谐仁爱并存,唤起世人重新珍视此可贵价值和道德观念,促进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减少国与国之间的矛盾和纷争,守护大自然赋予的美好资源」。

吕志和是慈善公益领域的践行者,社会给予他的正向评价足以证明他的付出。他拥有一枚大紫荆勋章——那是香港特区政府授予的最高嘉奖,是3座城市的荣誉市民(南京、广州与江门),至少10所大学有冠以他名字的基金或者机构(比如复旦大学的吕志和楼、澳门大学的吕志和书院、香港大学的吕志和法律图书馆、香港中文大学吕志和创新医学研究所及吕志和临床医学大楼、斯坦福大学的吕志和研究实验室)。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太空里有以自己命名的小行星,他有一颗。

谈到那颗国际编号为5538号的「吕志和星」,他笑了,本来就不大的眯眯眼变成了两道缝。那是快30年前的事情了,他拜访南京的紫金山天文台时,看到基建落后,「就捐款修补大楼并添置仪器」。又过了大概8年,「他们认为我对他们有帮助,所以就以我的名字命名了一颗行星,当时是一件大事,我都觉得很惊讶。」

但这一次创立「吕志和奖——世界文明奖」与他过往的慈善事业不同。捐款不是全部,甚至只是第一步。提名、选拔与最终确认是一个庞大、漫长而复杂的工程。「吕志和奖——世界文明奖」意在人类福祉、世界持续发展等终极命题上寻找答案,而通过该奖的推广与对获奖者的选择,也注定将输出价值观。从这个意义来看,进入耄耋之年的吕志和,不仅希望以个人的慈善之举与公共表现立世,也希望能够用某种价值观来树立文明的标准。就像诺贝尔奖一样,那将是挂着创办者名字的精神遗产。

但风险也存在,孔子和平奖就是一个反面的例子——过去的5年里,只有一位获奖者现身领奖。他们是被该奖选中的,但他们做出对该奖的选择。

「人家的奖项,我没有什么意见,也不敢讲什么。」他避免与其他奖项的比较,慎言是他一贯风格。

「吕志和奖——世界文明奖」从2016年起每年颁发,设立三个奖项,分别是促使世界资源可持续发展、促进世人福祉、倡导积极正面人生观及提升正能量以振奋人心。每个命题都格外宏观,放在不同的文化背景里有着不同的理解。相较前两者,如何理解第三个奖项中的关键词「正能量」更容易让人感到困惑。

「世界每个国家、每个种族都有正能量,但是这个正能量怎样能够将它普遍化,让人心安,这是一个焦点。但是正能量是非常简单的,大家可以共处、心安,不要有纷争,不要去残杀,这是一个真正的目标。」当问及何为「正能量」,吕志和对《人物》记者说。大致来说,他不是在阐释概念,更多像在描述一种个体感受。

即使在那些边界清晰的语词上,解读也可能是迥异的。比如何谓好的民主,香港前特首董建华与美国前国务卿赖斯也许会观点相左,但两人均在「吕志和奖——世界文明奖」的理事会中。奖项遴选架构里,还有作家莫言、圣公会前大主教罗云·道格拉斯·威廉斯和香港中文大学前校长刘遵义等人。

就像骰子仍在骰盅里旋转,在明年底揭晓前,「吕志和奖——世界文明奖」的候选人是未知数。

吕志和强调,奖项的选择并非以政治作为考虑点,而是有它的一套准则,再由专家组作评审。提到董建华与赖斯的那个可能冲突的假设,他笑了,「举例说,白色和黑色,并不能认为可以共通。但是如果有两个人存在,就要把他们拉近,一定要想办法把他们拉近,目标就是令大家心中安乐,发挥他们的作用。」

「政治的最终目的都是想人好,有人认为黑的好,有人认为白的好」,吕志和说,「就等于我喜欢吃甜,你喜欢吃咸,你不能禁止人家吃咸或者吃甜,你慢慢让他们明白到太咸、太甜都不好的。」

成为赌王

在位于香港北角的嘉华国际中心接受采访时,吕志和戴一顶短檐鸭舌帽——他最钟爱那类型的帽子,去哪里都戴着,他的气场是内敛谦和的,感觉像个友善的绅士。「我年轻的时候都是很平和的,不和别人争东西。」他慢悠悠地说。

他个性温和,稳重,且偏于谨慎。采访中,他不断地提起那几个词,礼义廉耻、平和、中国传统价值观,这些是他笃信并愿意向世界推广的。直到近年,他才有出自传的打算,而在此之前,他只出过一本名为《宁静致远:平平凡凡的人生哲学》的书。看起来,在他的清单里,普及某种人生态度,是比谈论自己的故事更靠前的选项。

其实,他商业上的故事精彩得像电影。他出生于广东江门,5 岁时随父逃难到香港,日本占领香港时期,以售卖食品帮补家计。1950年代,他创立嘉华公司,参与香港东九龙一带修桥筑路等工程,后又投得香港政府首个石矿开采牌照,一直经营建材生意,成为「石矿大王」。后来,他进军地产业和酒店业,不止香港,就连在美国都开设了20家酒店,被称作「酒店大亨」。及至1990年代末,他已是身家百亿的富豪。

老一代的香港富豪都有着相似的背景,他们的崛起,靠的不是学历,而是勤奋与判断力(难免还有幸运)。然而这些经历在当今香港不再具有复制性,至少许多年轻人不再相信。

一篇发表于福布斯中文网的报道曾分析过吕志和的商业战略,其中写道,「吕志和认为,他做事喜欢量力而为,要对一个行业熟悉后再集中所有资源去深耕。」文章也引用了吕志和对自己数次转换行业的总结,「从开始做生意至今,每次投资我都会贯彻到底,成功后再考虑做第二件事,而不是渔翁撒网。」

他的商业之旅里,有着白手起家、异国打拼、以小搏大等刺激元素,然而所有的这一切,都不如2002年的那场博彩牌照竞标最为人所津津乐道。那是2002年,澳门政府决定,何鸿燊家族不再享有博彩业专营权,通过重新招标,博彩牌照将拆分。20个竞争对手中,包括龚如心、刘銮雄等人联手的超级联盟,以及4位全球闻名的赌王,而牌照只有3张。看起来,轮盘不大可能转到吕志和押注的位置,当时的他,没有任何经营赌场的经验。

逆转在最后时刻发生,在澳门政府公布赌牌归属前两天,美国「金沙赌王」谢尔顿·安德森从竞争对手亚美娱乐股份有限公司退股,加盟吕志和的银河娱乐。业界普遍认为,这个变局正是银河娱乐获发赌牌的重要原因。

而同样具有戏剧性的是,夺得赌牌的同年,吕志和家族即与「金沙赌王」将公司拆分独立经营。这场分道扬镳据说是缘于双方经营理念的分歧。

这些分分合合的故事,永远只有模糊的轮廓,缺少细节。吕志和从来不讲,「夫妻间事情,别人问你原因,你都不会说吧。」他曾如此回应。这一次,他当然也不会破例。「过去了,当然不值得讲。」他拒绝的语气是谦卑的。

在与金沙集团由合作伙伴变为竞争对手之后,在毫无赌场运营先例的情况下,吕志和仍旧获得了成功。最大的手笔是在2011年,涵盖电影院、多家酒店的澳门银河度假城开业。那之后的几年,吕志和像是搭上了上行的越矿飞车。2014年福布斯香港富豪榜中,他以210亿美元的身家,排名仅次于李嘉诚。何鸿燊家族上榜的4人里,当时合起来的资产也比他少了近70亿美元。而这种变化,主要来自于他旗下运营赌场与酒店业务的银河娱乐股价的飙升(2014年的最高点是2008年最低点的160倍)。

这一切的发生当然与大势相关,2012年澳门博彩业实现总营收380亿美元,甚至比同年的美国博彩业总收入还要高10亿美元,2013年则增长到452亿美元,相当于拉斯维加斯的7倍。吕志和的长子吕耀东曾在接受采访时提起,「我当初在美国留学时,去拉斯维加斯看过,一个社会进步到什么程度,就会产生怎样的消费需求。以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必然会产生一大批中产阶层,这批人对于博彩和旅游的消费需求,势必会刺激澳门的相关产业。」

但不可否认的是,吕志和也赢在经营上的特殊性,「我们主要是中西合璧的理念,度假城里的设施可供家庭聚会。因为亚洲人一讲去赌场,家里人就不喜欢,我们这里有饮食、聚会、娱乐、冲浪,这些都可以带全家去。」

谈到这一点时,他会难得地流露出骄傲神情,「在这方面来讲的直白一点,(我们)将澳门过去的作风改变了很多,甚至将世界的都改变了。」

温和的大亨

他与「金沙赌王」的故事在继续。不久前,谢尔顿·安德森公开批评银河娱乐等同业,认为它们会犯下大错,没有足够经验及能力面对竞争。吕志和通过公关做了简短的公开回应:「趾高气扬、出口伤人并非一个有地位人士所为,做人能心存厚道乃一种福气。」后来,他收到了「金沙赌王」的道歉信。

当然,想都别想,对于这段最新的故事,吕志和不会详细讲给你听。「这个够了,不要说了。大家争没有什么好处的,能够心平气和下来就是好了。」他说。

尽管由于内地的反腐运动,澳门赌业收入自去年7月起连续17个月下跌,濠赌股也大幅缩水,按彭博富豪排行榜,吕志和的资产仍然排在香港第七位。

如你所料,吕志和一点也不喜欢被称为「赌王」。如果你和他聊到这个话题,他一定会把何鸿燊这个名字拎出来,「你不要讲这些,(赌王)始终都是他」,他摆摆手。除了偶尔玩几把麻将,他自己从来不赌。在企业网站上,对创始人以及董事局主席1600多字的简介里,一个「赌」字都没提,「博彩」这个词,只提了一次。近年来,他常说的是,要在澳门大力发展「非博彩业务」。

吕志和笃信中国传统的治家之道,他与结发妻子养育了5名子女,早在2012年他就已公开表态,家产问题已安排妥当。如果望向更远,财富与家产的意义会更薄,他骄傲于几个孙子都在有名的大学,并期望「他们向科研和化工方面走,不要像我这个路线走,走一条新路」。

福布斯中文网记者吴晓波曾在一篇采访手记中写道,「采访吕志和之前,我曾经在不同场合分别与他的其中两个儿子长谈过,他们给我的第一印象基本一致:很有绅士风度,很有耐心;言辞谨慎,态度平易近人。比如大子吕耀东是我遇到过的唯一一个会和记者及工作人员同乘一辆电瓶车的富豪……或许他们不一定非常了解内地目前如火如荼的种种新兴行业如互联网,但他们会通过对细节的不断推敲与求证,来形成自己的判断……有时候从儿子身上能很明显看到父亲的影响。而在对吕志和面访时,会发现其子的谦逊平和气质应该有很大部分是继承自父亲,只是吕志和显得更加诙谐。」

今年4月,吕志和家族宣布在与澳门临近但面积是其3倍的珠海横琴岛,投资100亿元发展休闲产业。

民间印象中,从内地撤资的李嘉诚脸谱不断变化,他曾被视为对抗英资的香港之子、财富英雄,而现在,他会时常被描述为地产霸权的代表、逐利的资本家。商人与社会评价体系是互动的,他们的行为招致评价,评价也将影响他们未来的决策。好的一面大概是,他们总被在商业之外期待做得更多,而掌声与赞美,能让他们做到更多。

也许唯有时间,更长的时间,能够重新校正并确认一个商人的成就与价值。而作为吕志和,他希望留给后人的遗产是什么呢?

其实他可说的有很多,他为内地兴建修缮了122所中小学,还在2014年成立了一个13亿港币的基金会,以协助年轻人建立正确的价值观与爱国精神。

他谈得最多的还是「吕志和奖——世界和平奖」。「(这个奖)是我自己的心意,因为我经过这么多苦难,看到中国的以前和现在,身为香港人应该做一些事。」他平静地说,「我尽力而为,人家怎样批评我,是以后的事情。」

他已经80多岁,但他以后的事情还多呢,也未必跟商业有什么关系。高尔夫球、罗汉松、锦鲤、短檐鸭舌帽、牛腩面,这些是他喜爱的东西。短檐鸭舌帽已经收集了200顶了,数字应该还会增长。为了养锦鲤,他把泳池改成了鱼池。最好的高尔夫成绩是90杆,但他不打算为自己设定更高的目标了,「年纪大,能够打就很好了。」

对于2015年,他说他最开心的事情是去了趟东欧旅游,他计着数呢,苏联解体而产生的国家里,已经去了差不多10个了。对于这些小国「如何追回现代化」,他感到好奇。古巴还没去,他打算明年去瞧瞧。「古巴现在开放了」,他微笑着说。

人物 PORTRAIT = P

吕志和 = L

P:2016年愿望?

L:现在就是去以前俄罗斯(意指苏联)的国家,或者我都会去古巴,古巴现在开放了。

P:为什么确立「促使世界资源可持续发展、促进世人福祉、宣导积极正面人生观及提升正能量」这三个奖项?

L:这三个目标看起来很简单的。怎样使世界持续下去,怎么让每人享受到福祉,这是内心推动的,不是有数字可以计算出来。所有这三者表面看简单,但实际上你要找到这些人,怎样推动旧思维,使得世界人类得益,是一个很突出的贡献。

P:虽然三个奖项的字面上都没有提及政治,但是政治确实能帮助实现这些目标。你会如何界定这个奖与政治的关系?

L:我不会说政界人物不能获奖,而是着重于他们的贡献,这些都是根据评选准则而定。比如说科技、医学,这些(评选)都容易。讲到中国的礼教和道德,怎样能够让大家享受和平,如何能够让大家没有纷争,让大家开始建立一些尊重、互助互谅的精神出来,不是一年可以做成功,一定要经过一个开始。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东西,但是还是要尝试,不能因为困难选择,我们就不去尝试。

P:对于奖项你有最重要的决定权吗?

L:我们会互相尊重。奖项有明确的指引和评选机制,并由不同国籍、不同范畴、在世界上有地位的知名人士参与评审工作。我相信在他们的专业遴选下,必定能选出最合适的获奖者。

P:每个奖项的奖金有2000万元港币,似乎已经超过一般意义上的嘉奖,为什么会设置这么高的奖金?

L:因为我们不是单纯颁一个奖给他,一个名誉。我们希望获奖的人,继续推动他的思想,最低限度是能够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多一点发挥。

P:你担心这个奖项未来会给你带来一些争议吗?如果选择这个人本身有争议性的,可能会给你带来争议。

L:凡事都是一定有高有低,但是怎样能够平和处理?我希望别人能够平和,自己更加要平和。所以我说未必很成功,也未必不成功,最低限度尽我的心意,放一些种子下去,这是我的心意。

P:去年福布斯香港华人富豪榜你排在第二位,当时这个排名公布的时候,在公司或者家族内部有什么反响?

L:这些是他们的问题,我就是没有这个想法。朋友一问我,我就说是数字游戏。财富二字,你看清楚,是一个负累,你责任多一点。

P:那你的生活发生过什么变化吗?比如安保有没有因此升级?

L:什么都没有变化。

P:我们知道你后来拿到赌牌,但在这一切还没有发生的时候,在最初去竞标的时候,面临其他20个竞争对手,你是觉得一定能赢,还是去试试运气?

L:这个过程是很难讲,其实我们是属于幸运的。我们是希望做一些新的酒店,新的设备。其中内情在这里不适合讲。

P:在你的商业人生,你觉得成功的关键因素是什么?运气能占多大的比例?

L:关键是实事求是、自力更生,自己想办法去应对社会的现实。运气,很多人以为是运气,但是我感觉始终你要积累出来才有的。没有早期的努力,没有早期的认识,怎样可能做成事?我认为很多人讲运气,我不是不赞同,我认为是很少的。

P:商业竞争毕竟是很残酷的,可否讲一个你印象最深刻的商业经历?

L:我去美国做(酒店)生意,很难做,银行不借钱给我们的。我们有信誉、有钱,什么理由不借钱?它直到现在都不借钱给我,但不重要,只是一家银行,还有其他的银行。幸运的是,因为自己有信誉在,当时香港有两家大银行,在那边有办事处全力支持。开始都是不借钱给你,但是其他美国银行(逐渐)借给你了。讲到这里,始终都是要积累,要自己肯奋斗,慢慢等有机会。你说能够说这是运气吗?是不能说是运气的。我们在美国的20多家酒店只有两三家有工会,除了原本买的时候有工会,经过我们手的一直都是没有的。通常是一定有(工会)的。因为我们中国人对员工亲切,肯照顾。

P:2014年下半年,澳门整体的博彩收入持续下跌,你会感到忧虑吗?

L:没有事的,这个始终是个心态问题。主要就是将非博彩业迎合人的口味,比如说饮食、住宿、招待他们来到,服务水准要提高。

P:你觉得现在香港的困境是什么?

L:我认为就是基础教育做得不够彻底。基础教育、国情教育应该都要做好一点才可以。有些报刊在立场上有一些偏激,占中之后,我们香港市民的反应也是可以看到的,是不赞成(占中)的。香港人都有自己内心的评价。我希望在教育从小要开始,教多一点道德或者中国的历史。

P:占中事件过后,你对年轻人的看法有改变吗?

L:占中宣布的时候,我是第一个在报刊中反对,损害香港经济繁荣。现在政府所作所为,我认为是比较宽松了一点。经过占中之后,香港人都受到了一个教训,再搞这些东西,不会有人大力去弄。

P:人们提起香港商界,总是会想起李嘉诚,其他人作为他的参照系。这种比较是否让你感觉困扰?

L:这些都没有办法的,媒体总是喜欢写东西。我整天都说李嘉诚始终是我大哥,大家都是好朋友,早上我还和他打(高尔夫)球。

P:你对家族后人的希望是什么?

L:因为孙子多数都在有名的大学,我心里希望他们向科研和化工方面走,不要像我这个路线走,走一条新路。

(实习生陈睿雅对此文亦有贡献;来源:《人物》杂志)

下一篇:王江:只为做云时代的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