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邦系三险企规模保费4月下滑逾90%,海外收购受阻


6月14日,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安邦保险集团”)在官网发表声明称,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小晖先生,因个人原因不能履职,已授权集团相关高管代为履行职务,集团经营状况一切正常。

安邦保险集团官网显示,5月15日,吴小晖在比利时大使官邸参加花园招待会,拜会了来华出席“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比利时副首相克里斯·佩特斯,并与其合影。这是吴小晖近期在公开场合的最后一次露面,此后其官网便无他在公开场合露面的消息。

安邦保险集团起家于财险,一路高歌猛进。2004年,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安邦财险”)成立。2010年,安邦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安邦人寿”)成立;同年,收购瑞福德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并更名为和谐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和谐健康”)。2011年,保监会批准安邦财险进行集团化改组;同年,安邦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安邦资产”)成立。2012年,安邦保险集团成立。2013年,安邦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安邦养老”)经保监会批准设立。

目前,安邦保险集团总资产约19710亿元,这个金融保险业的“庞然大物”如今何去何从?

理财型保险业务承重压

剖析安邦保险集团的业务结构,理财型保险产品功不可没。

安邦财险2016年度信息披露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末,其总资产7954.52亿元,较上年同期的3932.26亿元增长4022.26亿元。

其中,安邦财险保户储金及投资款5425.27亿元,较上年同期的2025.46亿元增长3399.81亿元,增幅167.85%。通常而言,保户储金及投资款即为非寿险投资型业务的贡献。

不过,2017年1月,保监会已经叫停非寿险投资型业务试点,安邦财险的承压情况备受关注。安邦财险2017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该季度安邦财险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362.48%,上季度379.23%;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414.83%,上季度434.23%。两项指标均略有下降。

从流动性风险监管指标上,一季度安邦财险净现金流-191.02亿元,上季度为890.02亿元;综合流动性比率107.49%,上季度108.34%;两种压力情景下的流动性覆盖率分别为695%、688%,上季度对应的数字分别为27600%、22511%。

依靠银保渠道售卖中短存续期产品的寿险业务,在人身险新规一再收紧的情况下,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6月13日,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安邦人寿、和谐健康、安邦养老等三家安邦系保险公司规模保费收入下滑幅度超过90%。2017年4月,安邦人寿单月规模保费收入15亿元,2016年同期为402亿元;2017年4月,和谐健康单月规模保费收入10亿元,2016年4月为183亿元;安邦养老情况亦大抵如此。

以安邦人寿为例,安邦人寿2017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该季度安邦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101.25%,上季度117.65%;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129.20%,上季度150.04%。两项指标均略有下降。

从流动性风险监管指标上,一季度安邦人寿净现金流-57.04亿元,上季度260.00亿元,由正转负;综合流动性比率1042%,上季度841%;两种压力情景下的流动性覆盖率分别为1423%、6370%,上季度对应的数字分别为381%、3302%。

通常来说,一家保险公司流动性及其他风险受满期兑付、保费规模、产品销售、政策新规、经营管理等多重因素影响,安邦保险集团的情况值得进一步关注。

海外收购步伐受阻

除业务结构外,安邦保险集团的多次巨额增资更是市场关注的焦点。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12月,安邦财险第一次增资,注册资本金由51亿元增至90亿元;2014年3月,安邦财险注册资本金再次由90亿元增至190亿元;2015年3月,安邦财险注册资本金又变更为37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12月,安邦保险集团增资319亿元,增资完成后注册资本金变更为619亿元,跃居保险集团第一位。此后,安邦保险集团旗下子公司继续大幅增资,如2015年2月,安邦人寿增资190亿元,注册资本变更为307.9亿元。

安邦保险集团的“豪气”不止于此,其在资本市场更是攻势凌厉。根据梳理,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安邦保险集团通过旗下安邦人寿、安邦财险、安邦资管、安邦养老以及和谐健康等子公司持有24家A股上市公司股票,这些公司分布于银行、地产、零售、生物制药和资本货物等行业。

而在海外,安邦保险集团先后收购了纽约华尔道夫酒店、比利时Fidea保险公司及德尔塔·劳埃德银行、荷兰VIVAT保险公司、韩国东洋人寿。

2017年3月,在中国发展论坛上,吴小晖称其喜欢欧洲,因为那里有安邦保险集团购买的价格合适的资产;在此后不久的博鳌亚洲论坛上,他又表示,安邦保险集团买下美国华尔道夫酒店是双赢。

不过,2016年以来,安邦保险集团的海外收购步伐屡屡受阻,如突然放弃针对喜达屋酒店集团的高价竞购;宣布收购美国信保人寿一年多后也遭放弃。

2017年4月,吴小晖在安邦保险总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安邦保险集团未来30年的战略重点就是做养老和医疗。“在过去十几年,我们已经实现了安邦1.0版的目标,接下来的安邦2.0版目标,我们的重点是养老和医疗,包括社区养老、重症养护、居家养老等。”

如今,安邦保险集团的2.0版目标是否还能如期实现?(21世纪经济报道)

下一篇:沙特新王储确认将把沙特阿美IPO上市,市值超2万亿美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