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铁饭碗不值钱了:信贷人员业务骤减,薪水直线下滑...

中国证券报

银行铁饭碗不值钱了!房贷、抵押贷、消费贷……额度吃紧!信贷人员业务骤减、薪水直线下滑

流动性收紧情况下,银行信贷额度愈发紧俏,部分银行甚至出现“一贷难求”的紧张局面。

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深圳多家银行表内贷款利率出现不同程度上浮,除备受热议的房贷外,部分银行的消费贷、抵押贷利率已经上调5%-10%,国企、央企等对公优质客户利率也由以往的优惠利率上浮至基准利率甚至以上。

额度紧张更影响到信贷人员的收入,一线人员叫苦不迭:钱越拿越少,活越干越多。

部分银行“一贷难求”

“五月份申请的房贷,批贷完后,等了一个月钱都没下来,我现在考虑要不要换家银行做。”迟迟不见某中资银行放款的胡女士焦虑地告诉记者。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深圳走访过程中也明显感受到房贷额度紧缺的气氛。“如果要做,最好赶紧做,7月份就不知道有没有额度了,我们听到风声,有可能还要在基准利率上再上浮10%。"一位在四大行就职的客户经理告诉记者。

这并非个例,在记者走访过程中,十余家银行相关业务人员都不同程度地解释了房贷额度紧张的情况。与之相对应的是,贷款利率上浮、放款周期拉长。其中,招行、工行、民生、广发四家银行首套房利率均上浮至基准利率或之上,平安、兴业部分支行已经暂停房贷业务。放款周期方面,各家银行情况不一,短的话一至两周可以下来,时间长些的甚至一至两个月都收不到款。

“对私业务中应该属房贷额度最紧,按揭利率本来就低,加上银行做按揭都得派人驻点在开发商,房地产调控下买房的人越来越少,房贷业务消耗的人力、时间成本越来越高,就很不划算。“某股份制银行信贷部门负责人告诉中国证券报(公众号:xhszzb)记者,“随着负债端的成本不断攀升及银行普遍额度不足,银行会倾向把钱投向收益更高的领域。”

事实上,利润空间更大的经营贷和消费贷也越来越不好做了。

“额度也挺紧张的,最明显的变化是放款周期不断延长,从原来的两天到一、两周。此外,银行对贷款客户的资质审核要求也越来越多,但放款的额度却很难达到客户预期。”某中资银行对私客户经理告诉记者。

该客户经理告诉记者,目前多家银行经营贷和消费贷都出现不同程度上调。“以我们行为例,之前是在基准利率上上浮20%左右,现在都在基准利率之上上浮了30%左右。就算是这样,还不一定有额度,在风险系数大体一致情况下,愿意接受更高利率的客户会优先放款,其余客户就得排队等额度。”

一位上市银行内部人士表示,对公业务方面,额度紧缺也很普遍,企业的贷款需求很大,额度却不够用。“以前国企、央企、上市公司都是银行大客户,而且安全性高,一般贷款利率会下调10%左右,但是最近都已经调到基准甚至之上。“

一线人员叫苦不迭

银行额度收紧令一线信贷人员叫苦不迭。

“银行没有额度,我们哪来钱放款。我们行的工资构成是底薪加提成,底薪只有两三千,都得靠业绩拉动,一般按照万2的比例抽成,“一位股份制银行的客户经理告诉记者。他表示,现在除了少数工作年限较长、存量业务储备较多的老员工能够维持原有的薪资水平外,大部分客户经理业务量都出现明显下降,工资也在走下坡路,缩水情况很普遍。

小林是某商业银行对私业务的客户经理,5月底刚刚辞职跳槽到某房地产公司。“我们都会尽量满足客户要求,争取到客户期望的额度,但银行的审核越来越严、额度不断缩水,客户就会流失,到别的银行或干脆找小贷公司去贷。” 小林抱怨道,“业务越来越难做,去年年底到现在我的工资缩水超过一半。“

上述股份制银行内部人员告诉记者,针对这一情况,银行也在调整考核体系。“银行也知道额度不足不能怪到业务员身上,所以会适当调整考核指标,比如降低贷款业务量的标准,在揽储、销售理财产品、保险产品上加大考核比重。”

小黄所在的股份制银行四月份开始在保险销售上增设指标,“会设定最低指标,鼓励我们多向客户销售保险产品,比如在客户贷完款后,说服他们打包买一个保险产品,“小黄说,”但实际上,我们对保险产品的熟悉度和渠道开拓方面都没有专业保险代理人有优势,业务很难展开。现在情况就是钱越拿越少,活越干越多。”

流动性紧张有望缓解

上述股份制银行内部人士指出,此前银监会密集发布监管新规进行金融去杠杆,央行也有意抬高市场利率倒逼银行去杠杆,在货币政策和行业监管的同时挤压之下,银行流动性吃紧,导致额度紧俏。

“此外每年央行都会给银行一个信用额度,大家怕额度突然收紧,都会在上半年多放贷款,所以每年下半年的信用额度一般比上半年紧张。”某城商行内部人士指出。

随着第二季度银行MPA大考期限逐渐逼近,各家银行已经为此提前腾挪和准备。一方面,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不断刷新年内新高。根据普益标准的统计数据,06月05日至06月11日一周,全国在售的银行理财产品平均预期收益为4.47%,较上周上升0.09个百分点,这已经是银行理财产品连续6周上涨了。此外,不少银行还上调了存款利率,部分股份制银行一年期存款利率多为1.95%,相较央行基准利率上浮了30%,而多家银行大额存单利率亦上浮40%以上。

“无论是同业拆借还是理财产品的利率都在不断提升,银行额度紧张再加上资金成本越来越高,促使银行投放贷款更加趋于谨慎,一些收益不高信贷需求因此受到挤压,会让机构和个人觉得贷款越来愈难。“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开展了4980亿元1年期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中信建投分析师指出,随着央行开始释放流动性,资金面将处于紧平衡,资金利率将在高位稳定,不能再提高,也将不会下降。对银行而言,负债端成本率回升趋势得到遏制。

华南某大型券商分析师指出,去年释放的信贷需求已经接近尾声,基建项目的需求收缩和房地产项目、住房按揭的受限后,暂时没有出现补位的信贷需求出现。房贷的受限将腾挪出2万亿左右的信贷空间,这为表外转表内、非标转标预留空间,银行下半年的信贷投放有望有回落。

下一篇:证监会重拳打击大股东清仓式减持,“凡敢触碰红线底线,必将付出沉重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