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专访《 灰犀牛 》作者:如何化解中国的风险

作者:米歇尔·渥克/文

对人民日报头版文章《有效防范金融风险》中“灰犀牛”这一热词,侠客岛专访了《 灰犀牛 》作者-米歇尔·渥克,就“灰犀牛”概念,中国当下金融风险,中国经济存在的“灰犀牛”危机,灰犀牛理论最新的研究成果等问题进行了采访。

附全文:

最近,“灰犀牛”这个词火了。

7月17日,中国金融工作会议召开后的首个工作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发表《有效防范金融风险》,特别强调防范金融风险,既防“黑天鹅”,也防“灰犀牛”。之后,学界业界都掀起了热议。

什么是灰犀牛呢?

“它生活于非洲草原,体型笨重、反应迟缓。人们常年看得见成群结队的犀牛在远处吃草,却从不担心它靠近并造成伤害。然而,当灰犀牛群受惊狂奔时,却是致命的杀手”,用来比喻“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这一概念,由美国作家米歇尔·渥克在《灰犀牛》一书中提出。

最近,侠客岛与中信出版社专访了米歇尔·渥克。以下文字实录,分享给各位岛友。

火热

1、7月16日,中国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提到了“灰犀牛”这个概念,引发全国热议。您是否预料到这个概念会这么火?您如何看待《灰犀牛》在中国受到如此广泛的关注?

米歇尔·渥克:这本书还没写完时,美国的出版商就曾收到亚洲读者来信,读者说很感兴趣。2016年4月,美国出版《灰犀牛》后,一位在中国居住多年的朋友突然来信让我尽快在中国出版这本书。我猜想《灰犀牛》可能很受中国读者的欢迎,但是没想到会如此畅销。此外,过去几周国际媒体对灰犀牛的关注也令我惊讶。可以说,全世界对这本书都很感兴趣,而最畅销的地方正是最关注长期和有效政策的国家。

美国也面临许多同样的问题。但是虽然这本书在美国有许多“铁粉”,尤其是在金融界。但是很多人说:“我们当然应该解决显而易见的问题,它们就在眼前,我们正在努力解决。有人还需要读一本书才明白这个道理,真是愚蠢。”过分的自信令人骄傲。遗憾的是,这些人原本可以从中获益最多。

在这本书中,我主要传递了一个观点:我们并没有解决显而易见的问题。其实,能够重新审视我们熟识的问题是一种智慧。中国人就有这种智慧,他们更愿意思考如何应对挑战,知道要用长远的眼光看问题,不像很多美国人那样高傲,也更愿意认真思考如何应对挑战。

2、您在书中多次提到过中国的案例,您是怎么找到这些素材的?您做过哪些关于中国的研究?您最近多次来中国演讲,有没有新的感受和发现?

米歇尔·渥克:我早期的工作主要围绕拉丁美洲和欧洲,对中国的了解不是很多。但我对金融和全球化很感兴趣,所以无法忽视中国,尤其是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的一系列的措施引起了我的关注。我曾通过书和国际新闻了解中国,但是这和中国媒体的报道差别很大。另外,很多驻亚洲的记着告诉我,世界的未来属于亚洲,尤其是中国。

2011年,我第一次来到中国,参加大连的达沃斯论坛。直到最近,我才开始更加频繁地来到中国。亲身体会之后才开始理解他们的话。中国的变化速度惊人,它所面临的政策挑战,以及主动应对挑战采取的行动也令人印象深刻。我还在不断学习,很开心以后能经常来中国。

危机

3、不论是7月16日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还是7月27日国务院新闻办就上半年经济形势答记者问,都提到了"灰犀牛"这个概念。似乎“灰犀牛”这个概念是为金融而生的。您如何看待中国当下的金融风险?

米歇尔·渥克:世界经济危机之后,货币大幅扩张,所以各国面临的金融危机有很多相似之处。货币扩张产生了许多资产泡沫,鼓励投机性投资,扩大了贫富差距。所以中国绝不是唯一面临灰犀牛的国家。越南也面临着信贷泡沫;巴西一直都在努力解决棘手的经济和政治问题;西班牙和意大利正艰难应对债务危机。

但是,七月份中国的一系列举措,证明中国比其他国家更早意识到并积极应对危机。当然,虽然注意到危机很重要,但这仅仅是第一步。

我更担心的是那些对危机无动于衷的国家。举个例子,美国当前的投资者情绪倾向于贪婪。虽然股市屡创新高,IMF与许多有名望的分析家都对高水平的企业债务发出过警报,但是政府已经声明,将取缔金融危机后采取的众多政策,以预防十年前的危机再次重演。

如果政策制定者是在认真考虑如何改进这些政策,那这是件好事,因为它们有些并未产生预期的效果。我们一般只能通过实践才能了解哪些政策管用,以及该如何改进。但是美国政府却不是这么想的:很显然,他们的目的是将利润私有化,同时消除纳税者面临的危机。

4、目前,关于中国经济存在的“灰犀牛”危机有几种流行说法:一种说法是三只灰犀牛(房地产泡沫、货币贬值资金外流引发的金融动荡、银行不良资产增加);

一种说有十只(产权、逆全球化危机、贸易保护主义、欧盟面临解体、欧盟经济断崖式下滑、朝核危机、人工智能发展的影响、养老金、人口、实体和虚体经济的关系等问题);

还有一种是中国政府财经部门领导人(编者注:指中财办经济一局局长王志军)提出的五只灰犀牛:影子银行、房地产泡沫、国有企业高杠杆、地方债务、违法违规集资等。您如何看待这些说法?

米歇尔·渥克:计算灰犀牛数量有多种方法,但我认为把它们看成一个系统的组成部分更有意义,因为有些事情不与其他问题联系起来就无法解决。

例如,中国政府财经部门领导人提出的五只灰犀牛,就很契合国际金融危机分析师们在信贷和流动性危机方面的分析,这些都是金融危机后货币扩张的副产品。可以说,它们是一只大灰犀牛的五个具体表现。

同时,我们也要考虑战略战术问题。举个例子,应对信贷危机,专门针对冒险行为的政策,如提高准备金率和借贷标准、加强消费者保护,都能产生很好的效果;但同时也要考虑宏观的问题,比如如何更高效地将资本引入实体经济,也就是实体与虚体经济的平衡。而现在,我们则开始涉及最高层次的问题,例如当人工智能可以提高生产力时,人们将如何就业?或者说,老龄化对养老金、医疗和经济发展有何影响?

我们也要明白哪些灰犀牛可以控制,哪些不能控制;我们能决定事态发展,还是只能被动做出回应。例如,虽然中国不能解决欧盟的紧张局势问题,但可以制定弹性的政策,阻止问题进一步恶化。

警示

5、现在中国关注的灰犀牛危机集中在经济金融方面,您认为中国在其他领域是否也存在灰犀牛危机?

米歇尔·渥克:灰犀牛这个概念非常有用,我希望它能帮助个人、组织、政策制定者解决他们最有把握解决的灰犀牛危机。在外界看来,中国最受关注的灰犀牛还是环境问题,如水污染和空气污染,还有食品安全问题、以及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对就业的影响等。另外在全球气候变化合作方面,中国正在发挥日益重要的作用,可惜的是美国政府已经放弃了其全球领导人的地位。

6、灰犀牛这个概念的意义在于风险警示,您觉得美国现在有没有灰犀牛危机?这个危机是否引起美国政府的足够重视?

米歇尔·渥克:我曾对一个朋友说,我多么希望美国能和中国一样重视灰犀牛问题,我的朋友说这非常困难,因为美国政府就是一只巨大的灰犀牛。

美国面临重大的经济与政治挑战,如:低利率造成的金融压力、白宫内部的问题、政府与民众之间的关系问题、种群矛盾、贫富差距问题、就业安置问题等。但是,本届政府不可能解决这些问题,因为正是这些经济问题选出了这届政府。我非常担心,如果特朗普的支持者期望落空,美国会发生什么。

7、您多次参加达沃斯论坛,今年您来中国参加达沃斯论坛时,灰犀牛的概念更加普及,那您今年与往年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米歇尔·渥克:我第一次公开提出灰犀牛这一概念是在2013年瑞士达沃斯论坛上。2014年我在天津参加夏季达沃斯论坛时,这本书还没写完。但在世界经济论坛上的交流对这本书影响很大,我非常感激那些分享他们的故事和观点的人,感谢他们让灰犀牛这个词传播得更广。

过去几年,世界经济论坛一直聚焦于第四次工业革命,也就是自动化与人工智能的发展。今年我曾去上海演讲,担任翻译的就是一个AI机器人。虽然机器人翻译的有些问题,但它达到的水平还是令人非常惊讶。

8、关于灰犀牛理论,您有哪些新的研究成果?

米歇尔·渥克:此书出版之后,我一直用灰犀牛理论来分析当今世界发生的事情,检验企业和个人的工作模式。书中描述的灰犀牛的五个阶段,可以看成是五组问题、五种性格,或者是五种解决灰犀牛式危机的方法。

令我感动的,即使这本书更关注企业和政策层面的灰犀牛,但还是有很多人对我说,灰犀牛与他们的生活息息相关。这让我深入地思考个人生活中的灰犀牛式危机与领导人行为之间的联系。比如,优步的CEO由于不当言论而被解雇,而人们认为这些言论与公司文化问题密切相关。

其实,我们日常生活中也有很多灰犀牛。比如,一段所有朋友都不看好的恋情;健康问题;个人理财;经常抱怨自己的工作却从不行动起来找一个更好的。面对这些问题,性格不同的人采取的策略不同,大体上有以下几种:

第一,养成良好习惯,定期反省自己的灰犀牛式危机有哪些,自己是否解决这些问题;第二,寻求帮助,包括朋友和专业人士(如医生、教练、会计师),请他们帮助你准确地分析现状,听一听他们的意见;第三,危机发生时,把它当做改变的机会。(侠客岛)

下一篇:“比特币现金”价格飙升超900美元 周末暴涨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