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微店暂停微信支付波及数百万商家恢复时间尚未确定...

作者:《财经》新媒体 王宇 杨国辉/文 高素英/编辑

尽管微信支付已经成为消费者购物选择的重要支付方式,但是微店忽然暂停微信支付却让商家和消费者束手无策。6月15日,《财经》新媒体记者从有关方面独家获悉,微店近日以业务调整为名下线了微信支付功能,且重新恢复使用的日期尚不明确。该事件波及微店平台数百万商家,目前已有部分微店商家受此影响导致店铺订单量有所下滑。

虽然微店并未就此事背后的原因做出说明,但是有关知情人士向《财经》新媒体记者透露,很大原因是由于“二清”问题,才下线了微信支付。如果要做到合规,需要花费很多精力,因为这涉及到大量的技术整改,从技术的角度来看,短期内或者说至少要两到三个月都没法恢复。

值得注意的是,在微信支付被暂停前夕,微店发布了一则关于调整交易手续费补贴的公告,称将于6月16日起对使用信用卡支付的交易收取商家1%的手续费。据《财经》新媒体记者了解,微店平台曾出现过大量商家利用平台监管漏洞进行信用卡套现的事件。

对此,微商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回应称,此次微店的微信支付接口升级,是双方技术团队配合下的主动调整优化,微店的微信支付通道将在系统升级完成后很快恢复上线。不过,其并未透露具体的上线时间。

微店暂停微信支付引商家不满

微店近日以业务调整为名下线了微信支付功能。《财经》新媒体记者注意到,消费者在微信平台上使用微店购物时,进入支付界面后,微信支付方式下显示“业务调整暂停使用,将在业务升级完成后恢复”。若要支付,只能通过银行卡支付,或进入微店APP内使用支付宝或银行卡支付。

谁也不曾想到,从诞生之日起就与微信紧密相连的微店会一声不吭地突然暂停微信支付功能,而更令人疑惑的是,对于这次突然而至的系统升级,微信与微店双方都无法给出明确的时间周期。

“微信支付关闭得这么突然,也不提前通知我们,这让我们在与顾客沟通时总会感到措手不及。”对于这次忽然而至的更新,在微店平台经营家乡土特产的颜夕认为,她以往轻松的工作量出现了骤增。

“如果只是我忙也就罢了,有六成的顾客都是习惯使用或只使用微信支付的,如今这一暂停使用,他们在购物时就需要重新使用信用卡、银联或者是支付宝等方式。”通过颜夕的描述记者了解到,原本几秒钟的支付过程凭空拉长至数分钟,甚至还需要重新下载相关APP,这让许多顾客都产生了怨言。
如果说颜夕损失的顾客耐心还可以通过好言相劝来弥补,那么经营烟台樱桃的李女士就不知道该如何弥补其因支付功能暂停而产生的金钱损失。

据其介绍,她的客户主要来自于微信的朋友圈,其中超过9成人使用微信支付购买自家樱桃。近期,她通过微店发起了一次团购推广活动,并为此储备了不少樱桃鲜货作为活动支持。“但由于微店暂停了微信支付功能,许多原本有意购买的消费者因无法支付而放弃了参与,团购活动因未达到成团最低标准而取消,虽然推广费用损失不多,但过多储备的樱桃却不知道卖给谁。”李女士说。

李女士还表示,她一直认为微店与微信关系密切,很难理解为何双方会不经通知就直接关闭了微信支付功能。李女士就此曾多次向微店客服咨询,但对方的答复始终如一:“因为微信正在系统升级,微店正在跟微信积极沟通,将尽快恢复使用。”而问及具体恢复时间,对方对此表示无法给出具体答案。

当然,颜夕和李女士的遭遇并非唯二。记者了解到,微店是口袋购物在2014年1月初上线的手机开店软件,目前已聚有7000万商家,其中不少是以个人或家庭为单位的中小商户。此次微信支付接口的断开给这些中小商户造成了巨大影响,尤其是对于以生鲜为主营业务的商家,订单量的减少预期造成其因害怕货物积压而主动大幅减少库存准备。

有业内人士对此分析认为,微信支付的用户黏性和付款成功率都非常高,在这个节骨眼上强迫消费者选用学习成本相对更高的替代方案,将会对卖家的成交率产生巨大影响。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对于这种个人及家庭为主的卖家们,成交量锐减的状况往往也会因为其话语权较低,缺少很好的发声渠道而被大众所忽视。

受“二清”影响  恢复时间尚不确定

对于这次的意外暂停,微店方面虽然已予以正面解释,但在很多商家看来并非如此简单。“一次系统升级为何如此突然?对于升级所需时间的解释为何要含糊不清?”经营零食卤菜的石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接抛出了两个疑惑,在他看来,微店方面的解释并不合理,他担心这次的支付功能突然暂停或许与去年中国人民银行要求微信支付对接入的大量没有支付牌照或收单资质的“二清”机构进行整改有关。

此前因为涉及‘平台二清’的问题,以蘑菇街、二维火、有赞等为代表的电商服务平台都陆陆续续接受过央行的约谈调研和窗口指导。数月前,微信方面对微店、有赞等微信生态下的电商服务平台进行过一次检查,而检查的目的是微信配合央行进行的一次有关电商平台“二清”问题的摸底。

据悉,“二清”主要是指支付公司或银行先将POS机的结算款支付给某一个人或某一家没有获得央行支付业务许可的公司,再由个人或该公司结算给商户的行为,与“一清”相比,整个结算无形中多出一道缺少资质的中转手序,其本身主要存在资金监管难、存在套码等问题。

记者从多位微店卖家以及微店客服处得到证实,在微店的结算过程中,买家货款不能实时到账,其提现功能最快要隔后一天才能实现,但期间资金流向,上述采访对象均表示不清楚。在央行方面发布的《支付业务许可证》已获许可机构名单中,记者也未找到微店或北京口袋时尚科技有限公司的相关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媒体早先公开报道,微信方面曾在去年中旬一刀切般地关闭了3000家微商城的支付功能,其中包括国内10大三级分享平台。当时微信团队方面对此的解释是,此举为了严肃处理一些微商城和平台的违规返利返现欺诈行为。不过当时就有许多金融业人士直指,微信方面的种种决定也与央行当时的严打“二清”乱象有关。

记者注意到,在上次微信支付整改“二清”机构的期间内,有赞等平台对自家的结算流程进行了调整,增加对商户自有支付通道的支持,而在如今“微信系统升级”的同时,有赞等平台的微信支付功能仍能正常使用。

此外,在一位电子商务研究员看来,微店为商家提供的7天无理由退款服务,其原理正是消费者支付的资金要放在官方账户代保管7天,确认7天内没有退款退货行为后再释放给商家。
“在这7天内,这笔资金就被沉淀在了微店的账上。而央行在《关于提供无牌机构办理支付业务信息线索的函》中提到,央行判断‘二清’问题的核心标准就是无牌支付机构是否在支付业务流程中对客户资金有处理权限。”上述研究员表示。

不过电商专家赵振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相比是“二清”问题,他更愿相信双方此次暂停支付功能是因为双方在运营等方面产生了分歧,“毕竟对于如今的微信支付而言,‘二清’对其价值远不如支付安全重要,没必要为此因小失大。”

对于代保管期内资金的去向问题,记者也曾向腾讯方面相关人士予以求证,但对方表示暂不方便回应。

对于微店何时恢复微信支付,业内人士对《财经》新媒体记者表示,微店很大原因可能是由于“二清”问题才下线了微信支付,由于涉及到大量技术对接和整改,短期内支付功能可能很难恢复。

“主要看微店此前在自身的合规化方面做了多少工作,如果已做了不少工作,恢复时间会比较快,而如果没做什么工作,整改过程将会非常复杂耗时。”另一位相关人士表示。

一位业内人士向《财经》新媒体表示,在微信电商平台中,微信支付的体验非常好,相比银行卡付款,微信支付的效率更高,转化率也都在90%以上。如果微信支付的通道被关闭了,对商家肯定会有影响。

针对以上问题,《财经》新媒体记者向微店方面求证。此次微店的微信支付接口升级,是双方技术团队配合下的主动调整优化,微店的微信支付通道将在系统升级完成后很快恢复上线。但并未透露具体的上线时间。


商家面临去留两难选择

作为一家自诞生之日起就与微信朝夕共处的平台,未经任何提前通知而骤停支付功能的做法难免让这些平台商家浮想翩翩。相比官方简短的解释,他们自然也更愿意相信,微信支付关闭是因为去年整改“二清”不力所导致的结果。当然,对于这些商家而言,此时导致结果的原因其实并不重要,他们更为最关心是,离开微信支付以后,自家的买卖该走向何方?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由于始终得不到微信支付功能再次开通的准确时间节点,许多卖家已开始制定“搬家计划”。

有商家就此表示:“在微信支付宣布关闭的当天,我就开始将自家货品搬到了其他具有相似功能的线上商城售卖,并在朋友圈中重新发送广告邀请顾客重新下单,目前生意受影响不大。”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类似有意“搬家”的商户数量也在不断增多。

当然,面对卖家和买家们可能的流失风险,微店方面自然不会坐以待毙。

一方面,微店方面在微信支付关闭的同期推出了优惠力度巨大的随机立减活动,同时其客服在回复商户关于微信支付相关问题时,都会劝说商户可“建议买家下载微店买家版支付。由此买家可以看到卖家的动态,大大增加了卖家曝光,可以有更多成交。”

另一方面,微店客服还会为卖家如何缩减买家的支付时间出谋划策。“你可以在自己的店里增设一个广告位,上面打上支付宝的二维码,这样买家在用客户端支付时,就可以直接扫码支付了。”

或许在此时的微店方面看来,对于支付渠道的讨论已不再重要,更重要的是该思考如何留住买家和卖家们。

(《财经》新媒体  王宇 杨国辉/文  高素英/编辑)

下一篇:乔家大院被转卖?上市公司实控人已由国资变更为唐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