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迪士尼CEO罗伯特·艾格:他们有他们的生意,我们有我们的

作者:《财经》记者 张珺/文 宋玮/编辑

在这次采访中,艾格不仅谈了迪士尼在上海的扩建计划、与本土竞争者合作的可能性,还就迪士尼在全球所面临的竞争、威胁,以及未来的投资、收购可能性作出了回应

《财经》记者 张珺/文 宋玮/编辑

2017年6月16日,这是上海迪士尼开园一周年的时间。迪士尼总裁兼CEO罗伯特·艾格(Robert Iger)再一次来到中国。

艾格于2005年开始担任迪士尼CEO。在他的任内,他主导了一系列大手笔的收购,包括皮克斯、漫威娱乐和卢卡斯影业。同时他大力推动迪士尼的国际化,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迪士尼乐园在中国的落地。投入五年时间、斥资55亿美元,上海迪士尼乐园在2016年6月16日正式对外开放。

截至目前为止,上海迪士尼乐园共接待游客超过1100万。与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所期待的“让迪士尼中国10到20年不盈利”不同的是,其已宣布在2017年财年结束时有望实现盈亏平衡。

艾格表示,上海迪士尼乐园将会继续投入、继续扩大。“我们在这里有一个非常好的开端,但是1100万游客听起来很不错,事实上在中国还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他引用迪士尼创始人华特·迪士尼的一句话说:“‘只要世界还有想象力存在,迪士尼将永远不会完工。’这句话在上海也同样适用。”

此次的中国行,艾格做了三件事。他在6月15日见了上海市市长应勇,之后一天,艾格出席上海迪士尼的周年庆,并在城堡前发表演讲。此外,他还接受了包括《财经》在内的三家中国媒体的专访。在这次采访中,艾格不仅谈了迪士尼在上海的扩建计划、与本土竞争者合作的可能性,还就迪士尼在全球所面临的竞争、威胁,以及未来的投资、收购可能性作出了回应。

以下为采访摘要:

关于迪士尼全球:竞争、威胁与收购

Q: 在由主题娱乐协会(Themed Entertainment Association, TEA)最新发布的一项报告中显示,全球14个迪士尼主题乐园中有13个的客流量在2016年出现下滑。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以及,有什么方法可以提升吗?

A: 事实上,我并不想评价单一的一个研究报告。我只能说,在衡量任何东西之前,我们充分考虑了盈利性。公司的乐园业务在2016年有盈利,在今年的前两个季度也有盈利,我不能说今年后面的两个季度也能盈利,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是非常好的一年。有时候我们也在试图管理客流量,因为太多的人会一定程度损害我们客人的体验。我们对定价策略和客流管理都是深思熟虑的。我们当然希望增加游客数量,但这不是我们衡量成功的首要标准。

Q: 对于迪士尼来说,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A: 没错,我们处于一个强有力并且令人羡慕的位置上,但是我们从不自满,这个世界是非常动态的,市场位置也同样充满变数。我们只要想想在中国上海发生了什么,在我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这个现在是美丽的主题乐园的地方还只是一片农田。中国的变化是世界正在发生巨变的缩影,正因为此,我们需要成为一个有能力快速适应变化的企业。我不能具体告诉你我们的威胁是什么,因为我不想揭示它,而且今天我也不确定我是否已经知道了答案。我能说的是,我们对于拉近和顾客距离的愿望,绝对是非常非常强烈的。

Q: 能不能评价一下您的管理风格?

A: 迪士尼创造的所有价值,基本都是源于创造力——富有创造力的想法,以及富有创造力的执行。如果你管理一家这样的公司,即使在我这样的层面上,你首先需要明白的是创造力的重要性,你必须欣赏和尊敬创作的过程和创作者本身,让有创造力的人产生有创造力的想法。另外,创意不是科学,它是一门艺术。它不能仅仅凭借研究和学习就能成功,它更来源于激情、洞见,当然还有耐心。当你管理创意的时候,你必须明白这一点。

Q: 迪士尼是一个多元化的企业,如何看待多元和专注?两者的优势和劣势是什么?

A: 我们认为我们自己非常多元化,因为我们有很多不一样的业务在全球,包括电影、电视、消费产品和主题乐园。我想说,在今天的世界,拥有让世界范围的人们喜爱的IP可以带来非常大的优势。这真是一个巨大的竞争优势、巨大的战略性价值。作为一个企业,如果我们希望成就更多,我们需要和消费者有更加直接而亲密的关系,那么技术显然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手段之一。

Q: 亚马逊等科技巨头已经开始进入电影市场,这对你们会形成威胁吗?迪士尼是否考虑收购互联网企业?

A: 在电影市场一直都有很多的竞争,今天的竞争可能更多。但是我们非常独特,这是为什么我们聚焦在品牌的塑造上。过去的几年,我们曾经有想过投资互联网公司,但这不意味着我们马上要这么做。无论如何,我现在都不能说。

Q: 如果让您掌管苹果公司的内容业务,您会怎么做?

A: 我本身就在苹果的董事会。我总是被要求列举全世界我最尊敬的公司,苹果总是名列前茅,但是我的观点是带有偏见的,因为我是董事会成员。

Q: 有传闻说苹果讲要收购迪士尼,这是真的吗?

A: 我不能对此作出评价。

关于迪士尼中国:成绩、扩建与合作

Q: 上海迪士尼开园一周年,在这一年中您感到最骄傲的是什么?感到不足甚至有些失望的是什么?

A:我们对创造娱乐体验非常有信心,但是当我们进入一个新的国家,比创造娱乐体验更重要的事情是——创造有文化关联度的娱乐体验,同时对当地文化和当地审美有高度的敏感。我非常骄傲,这一年的经历证明迪士尼建造了有文化关联性的娱乐体验。

幸运的是,我们没有犯大的错误。不过有一些是我们学到的,比如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去筛选食物清单,我们小心翼翼地挑选符合中国口味、健康、有优质食材来源的食物,但是我们不知道当人们来到上海迪士尼时到底需要什么,所以我们一步步改进。现在你们所看到的食物和我们开园的时候已经有了很大不同,我们更好地了解了本地消费者的口味。

Q: 您昨天见到了上海市市长应勇,你们聊了什么?有没有什么是可以和我们分享的?

A: 这是我第一次见这位市长,18年以来我已经见过了七位市长。我们做了深入的沟通。我向他更新了我们最新的数据——上海迪士尼的游客数已经突破1100万。我们谈论了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胜利,以及迪士尼和上海申迪有限公司、迪士尼和上海、迪士尼和中国的友好合作关系。我们还聊了扩建的可能性。但最重要的是,我们互相分享了满足感和喜悦。

Q: 1100万游客对于迪士尼来说意味着什么?

A: 游客的数量反映了中国人有多么喜爱迪士尼乐园,特别是上海迪士尼乐园。建造之初,我们就确定了要建造一座“原汁原味迪士尼、别具一格中国风”的迪士尼。我们知道中国人会热爱迪士尼,但我们同样希望上海迪士尼是中国的迪士尼,中国人可以为此感到骄傲。

Q: 在此前的年报电话会议上,您曾表示上海迪士尼乐园有望在2017财年接近实现盈亏平衡,取得这个早期成功的原因是什么?

A: 我今天可以在这里自信地说,情况属实。如果说原因的话,我认为是我们在合适的地方、合适的时间建造了合适的项目,这些都组成了这段不可思议的旅程。

Q:上海迪士尼乐园对于迪士尼来说,究竟能产生什么样的价值?

A: 我们相信一个成功的迪士尼乐园在中国,会增加人们对迪士尼的认识、尊敬和欣赏。不仅仅是迪士尼的品牌,更是迪士尼所塑造的故事、人物形象,以及迪士尼的历史。我希望上海迪士尼乐园能成为迪士尼品牌形象的建造者,我们相信事实已经是这样了。

Q: 上海迪士尼乐园还有扩建计划吗?

A: 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在内部与合作伙伴已经有过很多讨论,我昨天也和市长沟通了我们的想法——将要继续投入,继续扩大。我们在这里有一个非常好的开端,但是1100万游客听起来很不错,事实上在中国还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我今天会在城堡前面发表演讲,我要引用华特迪士尼说过的一句话:“只要世界还有想象力存在,迪士尼将永远不会完工。”这句话在上海也同样适用。

Q: 您怎么看待迪士尼与中国本土主题乐园的关系?有合作计划吗?

A: 我们和其他的主题公园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也没有和他们合作的计划。我们知道在中国有很多的主题公园,我们尊重他们。我们知道这里存在竞争,甚至未来竞争会更加激烈。但是,我们非常独特。我不认为在中国有哪一个主题乐园像我们这样,拥有这么大的面积、建造得如此复杂以及高质量。但最重要的是,这是迪士尼。我们带来了我们的故事和我们塑造的角色,这是我们如此成功的一部分原因。我们没有和其他人合作的需要和意愿,这不代表我不尊重他们。他们有他们的生意,我们有我们的。

Q: 如果您可以问我们的读者一个问题,您想问什么?

A: 我想知道,他们有没有来过上海迪士尼?哪个项目给了他们最好的体验?有没有什么是缺失的(他们希望有但我们还没有提供)?我们已经做了很多的调研,我知道什么受欢迎,他们喜欢在哪儿吃东西,但是我想知道更多。中国人非常善于表达他们的观点。

下一篇:美国航空称卡塔尔航空有意收购其10%股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