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锐评...

《财经》杂志
摘要 实遭多国断交 卡塔尔多元外交难维系

实遭多国断交 卡塔尔多元外交难维系

文/本刊记者 郝洲

6月5日,沙特阿拉伯、巴林、埃及、阿联酋、也门等阿拉伯国家突然先后宣布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指责后者支持恐怖主义并破坏地区稳定与团结。

造成这次阿拉伯兄弟国家间关系出现裂痕的直接导火索是大约两周前卡塔尔官方媒体发布的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阿勒萨尼的亲伊朗言论。

讲话内容的公布发生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访问沙特后不久。特朗普重申了对伊朗的强硬态度和以沙特为美国中东政策支柱的立场,这让沙特重拾信心,更加不能容忍自己构建的反伊朗阵营内部出现杂音。

卡塔尔很快辩解称国家通讯社遭到了黑客攻击,这些信息均不属实,然而于事无补,沙特等国迅速抓住把柄,对卡塔尔展开了猛烈的媒体攻势,并屏蔽了卡塔尔王室出资打造的半岛电视台,直到6月5日宣布断交。

除了勒令卡塔尔外交官48小时内离开本国之外,沙特等国还纷纷切断了与卡塔尔的陆地、海洋和空中运输线路,使卡塔尔陷入了严重的孤立状态。

海湾国家合作委员会当中仅剩科威特和阿曼两个“小兄弟”仍然与卡塔尔保持着正常关系,科威特的埃米尔萨巴赫还积极扮演起调停人的角色。

以沙特为首的多个阿拉伯国家对卡塔尔的单边外交政策早有嫌隙。2014年,沙特、阿联酋和巴林三国就曾因卡塔尔支持埃及穆兄会而从卡塔尔召回本国大使,长达数月之久。

即便没有卡塔尔所谓的“假新闻”事件,沙特也对卡塔尔与伊朗之间的眉来眼去十分不满。5月27日,伊朗总统鲁哈尼在获连任后与阿勒萨尼的电话中称,“我们希望饱受分裂之苦的伊斯兰世界实现和平,并恢复兄弟关系。为这一目的,我们已经做好了谈判并达成协议的准备。”

卡塔尔希望与伊朗保持密切关系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两国共同占有全球最大的天然气田,卡塔尔部分称为北方气田,伊朗部分称作南帕尔斯气田。北方气田的天然气出口占卡塔尔出口总额的60%,卡塔尔能够人均生产总值排名世界第一就是因为该气田带来的收入。

最不希望看到海合会国家内讧的是力主在中东重新组建反恐联盟的特朗普政府。美军中央司令部的两个前线指挥部均位于多哈,其中乌代德空军基地更是美军在阿富汗和伊拉克上空采取空袭行动的主要起降基地。

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海湾和能源政策项目主任西蒙·亨德森对《财经》记者分析,美国的首要任务是要化解海湾国家的口角之争,保持它们之间的团结,无休止的争吵只能让伊朗继续获益;与此同时,华盛顿也看到了卡塔尔是多么不情愿去挑战和刺激伊朗,在某种情况下,甚至有可能牺牲乌代德空军基地。

伊朗和以色列则乐见海湾国家的危机。断交国家持续增加时,伊朗表示希望继续与卡塔尔发展关系,并表示愿意通过海上通道向卡塔尔出口食品,以缓解该国被孤立的局面。

在这次体量不成比例的外交博弈中,卡塔尔已经开始示弱。5月28日,也就是今年斋月的第一天,卡塔尔向沙特引渡了一名试图通过卡塔尔前往欧洲避难的异见人士。6月5日,沙特等国宣布断交后,卡塔尔也仅仅表示了“深深的遗憾”,并没有采取强硬回击的态势。

在美国继续对伊朗采取强硬态度并重新巩固与沙特的盟友关系之后,卡塔尔的多元外交政策也很难在沙特-伊朗这对死敌的对抗中找到更大生存空间。

“黎巴嫩在上世纪70年代曾经支持阿拉伯世界内的改革派,结果发生了内战,一直到今天都还在为此付出代价;科威特曾有野心在中东地区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但是左翼势力的兴起让该国王权受到极大削弱;伊拉克的萨达姆·侯赛因也为他自己的背叛行为付出了代价。如果卡塔尔不从历史当中吸取教训,很快也将变成下一个受害者。”沙特的一名评论家如此说道。

(编辑:袁雪)

下一篇:学术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