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离队后,气候“朋友圈”怎么玩

作者:文/王彬彬 杨方义
《财经》杂志
摘要 美国的离队,并不会阻碍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决心。不但美国内部形成了13州的气候联盟,国际上也迅速凝聚起气候“朋友圈”

2017年6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宣布退出旨在抗击全球气候变化行动的《巴黎协定》。虽然这是预料中的大概率事件,不过当这个决定正式宣布后,还是让致力于推动全球气候变化共同行动的国家、企业和环保团体十分失望。

6月6日-8日,以“创新引领、应对挑战、能源转型、共同行动”为主题的第八届清洁能源部长会议及第二届创新使命部长级会议在北京举行。这是美方退出《巴黎协定》后的首次相关主题国际会议。

值得注意的是,曾表态不喜欢清洁能源的美国能源部部长里克·佩里还是参加了这次600人的盛会。会场上,大家讨论的是在务实的层面上如何继续做,而不再纠结于美国联邦政府的消极表态。

 

国际环境治理体系的劣等生

在竞选中,特朗普就已经明显表达出对环境保护和应对气候变化的不热心。当选后,即大幅降低国家环保局的预算,削减工作人员,并禁止环保局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发声。最终,以保护美国制造业竞争力和就业、协定对美国不公平为由宣布退出《巴黎协定》。

2015年12月,在巴黎气候大会期间通过的《巴黎协定》,是在联合国框架内继《京都议定书》后,再一次实现的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2016年11月4日,在欧盟、美国、中国等主要签署国家批准后生效。在短短半年后,美国宣布退出还是使《巴黎协定》蒙上一层阴影。

事实上,这不是美国第一次在国际环境治理体系中出尔反尔。2001年,同样来自共和党的小布什也曾宣布退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气候变化全球文书的《京都议定书》。

美国长期游离于《京都议定书》之外,让全球气候治理的合作总是充满各种不确定因素。

不单单在气候变化领域,在联合国框架内最重要的环境公约中,美国也未加入《生物多样性公约》,原因也是从自身利益出发,不愿意承担过多的限制。

虽然在正式程序上,美国退出还会有一定的时间才能得出最终的结论。但是,未来在特朗普任内,美国政府重新成为气候变化谈判的“问题青年”已是必然。美国的退出必然会影响到联合国多边机制的有效性,为未来《巴黎协定》的诸多共识的实施制造障碍。

美国的退出,对于其承诺的减排目标会有一定影响。据世界资源所的估计,按照特朗普目前的政策,美国在2019年后减排水平将停滞,与《巴黎协定》中承诺的水平将会有大幅差距。而美国投入在气候资金上的承诺,将大幅地萎缩。这毫无疑问会加大《巴黎协定》实施的难度。可以预见的是,各国在联合国框架内的合作,又将面临各种挑战。

不过,已经习惯了美国缺席的全球环境治理体系并不会因此受到根本性的动摇。《巴黎协定》主要目标和内容的实施依然会继续。而且,在科技方面全球化,以及应对气候变化成为全球合作主要内容的当下,美国政府的离队,并不代表美国所有力量停止在气候变化上的努力。

 

美国气候联盟的形成

和特朗普在全球化上作出的一系列决定类似,绝大多数人都认为美国的离开是十分不明智的。在科技推动下的绿色经济和产业形成气候的今天,美国的离队显然不利于未来在该领域内的竞争力。

短期内开展的自下而上的气候行动未来将成为美国应对气候变化的主要力量。加利福尼亚州、华盛顿州和纽约州发起成立了“美国气候联盟”,目前已经有13个州宣布加入该联盟。

该联盟成立后,参与的州将继续实现美国的承诺,包括美国在削减温室气体排放上的承诺。除此之外,夏威夷州州长还签署法令,成为美国首个通过法令继续执行《巴黎协定》减排内容的州。

虽然特朗普以保护美国制造业的就业为主要理由退出协定,但不可忽视的是,美国在低碳产业和绿色科技上的力量是十分强大的。

新能源汽车的领军者特斯拉的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就宣布退出总统顾问委员会。苹果、亚马逊、微软等科技界巨头也纷纷表态,支持推进美国在《巴黎协定》上碳减排的承诺。

这些全球企业已经感知到绿色和低碳会成为未来的核心竞争力,显然他们不会在绿色产业和绿色科技上放慢前进的脚步。

就在两天前,来自美国的各州、市、学界和商界的代表签署了一封联名公开信《We Are Still In》,进一步表达了共同应对气候变化,落实《巴黎协定》的决心。可见,虽然美国联邦政府不再支持《巴黎协定》,美国各界对于低碳发展已经形成了势不可挡的共识。

 

再次聚势的气候朋友圈

经过20多年的起伏,气候治理领域吸引了众多力量的投入。《巴黎协定》的签署更给应对气候变化注入一针强心剂,也给略显疲态的全球治理带来一丝新意。虽然美国联邦政府退出的消息让人失望,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消化,各界已经逐步完成自适应,一定程度上,美国联邦政府退出《巴黎协定》的消息反而让支持《巴黎协定》的人迅速聚集到一起,气候变化朋友圈得到进一步的强化。

最近,在北京举行的清洁能源部长级会议(CEM),由美国能源部于2010年倡议成立,是全球范围内清洁能源领域唯一常设部长级会议。CEM汇聚了包括中国、美国在内的25个主要国家和欧盟成员国,这些国家在清洁能源领域的投资约占全球90%,温室气体排放合计占全球75%。

包括国际气候谈判的明星级人物、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前秘书长克里斯蒂安娜·菲格雷斯(Christiana Figueres)在内的“老朋友”齐聚国家会议中心,就2℃目标、能效和可再生能源等议题展开各种讨论。

虽然特朗普在退出协定时多次强调协定对美国不公,中国、印度等国多次躺枪。但中国坚定推动协定落实的立场一贯且明确,多次强调将与国际社会一道,落实协议,共同推动形成绿色低碳发展的新格局。

应对气候变化已经成为转变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重要推动力量。在发展清洁能源、提升能效、建立碳市场、提高森林碳汇能力等方面,中国都会继续执行低碳发展的战略和目标,这对中国的很多新兴企业和行业是一个重大的机遇。特别是在中国绿色金融政策和体系的推动下,银行和金融部门在绿色产业和企业的优惠政策将推动很多企业进行节能减排。

可见,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是高度内生于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所以,中国未来将会成为《巴黎协定》落实的重要力量。但美国的退出,并不代表中国需要承担更多责任,要承担起全球气候治理领导者的角色。

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在气候变化上没有历史责任,全球气候治理依然需要包括欧盟在内的众多工业化国家的领导力。

资金也是《巴黎协定》的一个重要内容,美国的退出势必在未来几年大幅减少其公共资金对最不发达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支持。中国在南南合作的框架内已经做出了大量的支持,在“一带一路”倡议落实的过程中,将对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支持。

越来越多来自私营部门的领袖加入公益慈善行列,为实现可持续发展这个全球最大的共同愿景注入了新动力。2016年底联合国马拉喀什气候峰会上,中国慈善机构宣布投入1亿元设立应对气候变化专项基金,其中1000万元支持联合国南南气候合作伙伴关系孵化器项目。这笔资金是《巴黎协定》生效后的全球第一只聚焦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的民间基金,当时因受特朗普获选而情绪低落的气候圈为之振奋。

气候变化会对南方脆弱国家产生更多不利影响。南南合作是发展中国家适应与减缓气候变化的重要途径,随着南方国家的成长,来自南方的慈善家也会涌现出来。

可以预见,在未来,引导中国的私营资本,结合“一带一路”的绿色投资机会,对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的支持,用气候影响力投资基金的形式来寻找投资机会,将会有大量的空间。

特朗普宣布退出协定,虽然令人沮丧,但应对气候变化是21世纪人类社会面临的巨大挑战和机遇,美国的离队并不会阻碍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决心。

(作者王彬彬为北京大学国际组织研究中心研究员,杨方义为国际公益学院高级研究员,编辑:王小)

下一篇:中国对美投资:期待与怀疑兼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