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美投资:期待与怀疑兼具...

作者:文/本刊记者 江玮 编辑/袁雪
《财经》杂志
摘要 在美国设厂的成本优势主要体现在能源、土地、物流、税收、融资等方面。如果不能证明在美国生产比在中国成本更低,美国赢得中国投资的可能性就没那么高了

6月初,美国佐治亚州中国首席投资代表林新伟接待了一个来自浙江的制造业企业代表团。自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年1月上任以来,他已经陪同17家中国企业的代表在佐治亚州各地考察。这些中国企业家的目标很明确:寻找在美国的投资机会。

美国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和荣鼎集团在今年4月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对美投资高达460亿美元,比上一年增长200%以上。

今年6月18日至20日,美国商务部将在首都华盛顿举办第四届“选择美国”投资峰会,届时特朗普也将出席发表演讲。为了使外国投资者更好地了解美国的投资环境和投资机会,美方组织者还推荐企业家在赴华盛顿参加峰会之前到访美国其他城市。

据《财经》记者了解,地方商务考察行程目的地包括洛杉矶、萨克拉门托、芝加哥和亚特兰大等。“报名的人很多,名额已满。”一位参与中方企业报名工作的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

 

从收购到建厂的转变

伴随这一股中国赴美投资热潮的是,美国选出了一位商人出身的总统。在竞选时高呼“把制造业带回美国”、“把工作机会带回美国”的特朗普如今需要把承诺变成现实。热衷于“推特治国”的特朗普多次在推特上喊话,点名批评福特、通用等美国企业在海外设厂,他威胁说如果这些企业再把产品卖回美国,将需要支付高额的边境税。

在特朗普的施压之下,福特宣布取消在墨西哥建厂的计划,取而代之的是在密歇根州投资7亿美元。福特CEO马克·菲尔茨表示,在密歇根州建厂的决定是对特朗普所营造的亲商环境投出的“信任票”。

在与商界的交流中,林新伟注意到特朗普的一系列言论引起了中国投资者的关注。“特朗普说要征收边境税、降低公司所得税、把制造业带回美国,不管他能做到多少,都引起了关注。但如果不能证明在美国生产比在中国成本更低,美国赢得中国投资的可能性就低。”

在美国设厂的成本优势体现在能源、土地、物流、税收、融资等方面。

中国商务部在今年5月发布的《关于中美经贸关系的研究报告》显示,美国土地平均价格相当于中国二三线城市土地价格,工业用电价格约为中国的一半,综合物流成本只有中国成本的一半,企业融资成本也比国内低。

虽然美国的人工成本仍超过国内,但据林新伟介绍,差距已经从上世纪末的十几倍缩小至现在的三四倍。

全球最大的汽车玻璃生产商福耀集团已经在美国三个州设厂 ,董事长曹德旺去年年底对中美税负的比较曾经引发了一场讨论。在特朗普的百日新政中,减税计划是最重要的内容之一。目前美国实行的企业税最高税率为35%,特朗普打算将其直接降至15%。特朗普和他的经济团队相信,尽管税率降低,但在通过减税激发经济活力之后,美国的经济增长将会扩大整体税基,美国联邦政府最终得到的税收将不减反增。

特朗普任命的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彼得·纳瓦罗在去年竞选期间公布的经济纲领中写道,降低企业所得税税率有助于减少目前美国企业大规模海外生产的现状,制造业的回归将带动就业增长。尽管特朗普最初提出的税改计划被批评为难以实现,进一步的细节要等到今年6月才会公布,但林新伟认为,即使税率降不到15%,若能降到20%左右,都将吸引很多外国投资者到美国去。

服务美国当地市场,也是福耀集团对美国进行投资的一个重要原因。

曹德旺在今年2月表示,福耀集团将持续在美国推进约10亿美元的投资,到美国设厂是为当地市场服务。“美国是福耀最大的海外市场,我们能够、也将在美国盈利。特朗普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他当选总统不会影响到福耀在美国的投资。”他说。

福耀在俄亥俄州的工厂于去年10月正式投产,雇佣了超过2000名员工。在美国总统初选阶段,特朗普的党内对手、俄亥俄州州长卡西奇特地选择福耀的工厂作为集会地点,突出自己在解决就业问问题上取得的成就。

福耀在俄亥俄州的生产基地原址曾是通用汽车的工厂,2008年金融危机后被关闭,此后一直闲置,直到2014年3月被福耀购买。福耀集团方面向《财经》记者表示,为了吸引中国制造业投资,美国从各级政府到民间机构都积极采取措施,营造适合制造业发展的投资环境和社会氛围。俄亥俄招商局的官员为了吸引福耀到当地投资,曾三次造访,邀请曹德旺到当地考察,最终说服他在俄亥俄州投资设厂。

被特朗普指责偷走美国就业机会的中国企业正在美国创造越来越多的就业,尤其是在他一心想要复兴的制造业。上述中国商务部的报告援引数据显示,中国投资项目遍布美国46个州,分布于435个国会选区中的425个,覆盖率近98%,为美国内创造就业岗位超过14.1万个,其中大部分是制造业岗位。

总部位于芝加哥的凯腾律师事务所于2012年在上海设立了代表处。中国赴美投资的业务最初只占律所业务的三分之一,后来逐渐增加到一半,如今已经达到三分之二。他们的客户万力轮胎刚刚在今年4月宣布将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投资10亿美元设立轮胎厂。

“过去中国企业是到美国买工厂,现在的趋势是建工厂……这正好符合特朗普的想法,创造就业机会,而不是夺走就业机会。”凯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薛峰对《财经》记者表示。过去六个月的时间里,他经手了三个来自中国的绿地投资项目。绿地投资不受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 的国家安全审查,但相对于并购,新建一家工厂所面临的风险和困难显然更大。

对于投资者来说,除了特朗普代表的联邦政府,他们的投资决定在很大程度上还取决于各州和地方政府针对特定项目提供的优惠政策。据《财经》记者了解,有四个州希望万力轮胎的项目能够落户当地,最终在投资环境、土地建设、员工培训等方面提供了更有力支持的南卡罗来纳州胜出。

南卡已经成为吸收中国投资的一个典型州。1999年,海尔作为中国第一家大型企业在美国的投资就发生在南卡。如今在南卡的坎登市,平均每十个家庭就有一个家庭有海尔的员工。2013年,第一家在美国设厂的中资纺织企业浙江科尔集团也选择了南卡。

 

始于奥巴马任内

在竞选过程中,特朗普重复的一个主题是让苹果公司把生产线搬回美国。今年4月,苹果公司最大代工厂富士康的掌门人郭台铭和特朗普在白宫有过一次会面。当时他在白宫外接受采访时说:“我们计划在美国进行多项投资,这个计划将包括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劳工密集型以及高科技投资。”

郭台铭在今年1月表示,富士康考虑在美国投资70亿美元建设显示器面板厂,为美国创造3万到5万个就业机会。尽管他表示这一计划已经考虑多年,但公布的时机却是在特朗普发表就职演说时再度强调“美国优先”之后。

这并非富士康第一次宣布要在美国设厂。2013年,在奥巴马总统任期内,富士康表示将在宾夕法尼亚州投资3000万美元建立一家高科技工厂 ,雇佣500人。但工厂至今没有建起来,富士康在那里只有一间小的办公室。

“特朗普强硬地做出要求,郭台铭也认为美国市场对他们很大,但苹果的生产线不可能搬到美国,更多只是一种姿态。”薛峰认为。

特朗普的前任奥巴马也曾建议苹果公司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在美国生产iPhone,乔布斯当时表示公司考虑过这个问题,但认为这不可行。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此前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称苹果产品之所以要在中国组装是因为美国缺乏相关技术的工人。

特朗普不是第一个致力于让制造业回归美国的总统。八年前,奥巴马在上任后将重振制造业作为美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战略,他通过税收优惠、发展先进制造业等一系列举措推动美国制造业的复兴。也正是在奥巴马任期内,中国对美投资开始呈爆发之势。

“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总统都会提制造业回归,这已经成为一个现象。”林新伟说,但并非所有项目都适合去美国投资,企业前期的尽职调查要充分,否则一旦犯错进行纠正的成本很高。

尽管商界普遍认为特朗普会是一个亲商的总统,但也有人担心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美国总统不可预料的一面,比如那些将北美作为目标市场的企业自然会关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命运。

 

基础设施投资阻碍仍在

在制造业之外,特朗普承诺的另一大经济蓝图是价值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

美国土木工程协会的估计显示,如果不增加基础设施投资,美国每年将损失1万亿美元收入和350万个就业岗位。

6月7日,特朗普在辛辛那提就基础设施投资计划发表演讲。他说:“美国必须拥有世界上最好、最快和最可靠的基础设施。”他谈起在去年竞选期间自己常被选民问到的一个问题:为什么当国内的道路和桥梁需要重建时,美国却在其他国家花了很多钱进行重建?

“是时候重建我们的国家,把美国放在第一位了。”特朗普说。他希望通过2000亿美元公共资金的投入,撬动1万亿美元用于改善美国的基础设施。

在中国商务部发布的报告中,加强基础设施合作列在加强投资合作的第一条。“中国企业在海外市场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合作的经验丰富,具备技术、资金、建设、运营等方面的优势。”

报告还指出,美国基础设施市场外资安全审查、“购买美国货”等有关规定限制了中国企业的参与,不利于降低项目成本和双方优势互补,希望美方为中国企业参与美国基础设施市场创造有利条件。

商务部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 年底,中国累计在美签订承包工程合同额254亿美元,完成营业额166亿美元,当地雇员1151人。相比美国基础设施市场的巨大规模,中国企业目前所占份额仍较小。薛峰表示,很多中国企业对美国基建项目感兴趣,但大型的基础设施项目比较复杂,有的涉及政治因素,“中国企业在试,但没有结果。”

中美合作的一个高速铁路项目在一年前搁浅。美国私营铁路公司西部快线在2015年与中国铁路国际(美国)有限公司发表联合声明称将组建合资公司,加速启动拉斯维加斯到洛杉矶的高铁项目。但去年6月8日,西部快线公司宣布正式终止与中国铁路国际(美国)有限公司组建合资公司的一切活动。对于美方单方面发布终止项目合作消息的行为,中方公司表示反对,并依法进行交涉。

西部快线当时在一份声明中说:“最大的挑战仍旧是联邦政府要求高速列车必须是美国制造。众所周知,美国并不生产制造高速列车。这个刻板的要求是制约美国高铁融资的一个主要障碍。”

下一篇:小城市带动大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