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神话破灭、法国选情告急!

作者:冯迪凡/文

2017年刚刚开年,欧洲政坛就动荡不已:德国十年“默克尔神话”破灭,法国选情则频频告急,令法国走在脱欧的悬崖边上。

十年来,德国政坛第一次显出德国总理默克尔有可能输掉大选的迹象:按照1~2月德国的多家民调结果,换了党主席的社民党(SPD)首次在民调中反超默克尔领导下的基民盟(CDU),而默克尔本人的民调支持率也以大幅落后于社民党新任党主席舒尔茨,即如果在2月举行德国大选,默克尔的第四任期可能就要落空了。

在法国方面,法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菲永在“空饷门”丑闻中越陷越深。在记者会上刚痛诉遭受“媒体私刑”后,法国媒体再次爆出菲永妻子佩内洛普还领过高达4.5万欧元的离职补偿金。菲永竞选之路意外受阻令法国极右翼国民阵线负责人勒庞的选情再次看涨,恐将以排名第一的身份进入法国大选投票第二轮,而与默克尔败选相比,勒庞的当选对欧盟所造成的破坏,才真正不可估量。

德国人厌倦了默克尔?

德国大选将于今年9月24日举行。社民党原主席加布里尔长期在德国民众之间没有“人缘”,多年来民调低迷,没有任何与默克尔争夺总理职位的可能。然而,恰逢大选之年,德国总统高克因年事已高不愿留任,而在德国民众中声望极高的德国原外长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随之出任总统一职。

这一突变让社民党看到了翻盘的希望:加布里尔卸任党主席并担任德国外交部长职位后,社民党果断换血,任命特地为2017年大选辞官回国的前欧洲议会议长舒尔茨出任党主席职位,与默克尔同场竞技。

仅在10余天中,此举效果立竿见影,并出现了“舒尔茨效应”:在德国ARD电视台以及INSA民调等重要民调中,均显示社民党等支持率和舒尔茨的支持率同时大幅度上升。以往加布里尔在位时期,即便社民党支持率上升,他的个人支持率也不会上升太多。

INSA民调:2017年1月中旬以来德国各党派支持率变化

ARD民调显示,如德国立即进行大选,舒尔茨将得到50%选票,而默克尔仅能得到34%选票,同时社民党可以获得28%的选票,这一数据比上月增长了8%;而默克尔率领的基民盟则将得到34%选票,比上月减少3%,不过好消息是,舒尔茨的归来令民众对德国选项党的支持率继续下降,民调显示选项党获得的支持率继续下降3%,到12%左右。

而在INSA的民调中,社民党获支持率达31%,已经超过了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的联盟党(CDU/CSU)的30%,这是默克尔10年执政以来,社民党在民调中罕见的支持率超过基民盟,其支持率从1月23日以来大增约10%。此外包括Emnid民调机构的民调结果也佐证了上述民调中社民党支持率大幅反弹的趋势。

INSA民调:社民党(SPD)首次反超默克尔领导下的基民盟(CDU)

同时,更加有可能促成德国政府大洗牌的是,如果将目前社民党、左翼党和绿党三者支持率相加,其总支持率已经达到48%,如左翼党的支持率继续上升,社民党完全可以甩开基民盟组阁了。

社民党内资深党人卡尔斯(Johannes Kahrs)表示:“现在的默克尔就像1998年的科尔(1982年~1998年执政的基民盟党总理)一样,人们希望看见的是一张新面孔。”

而德国的民粹报纸《图片报》则在以大题形式发问:“德国厌倦默克尔了吗?”

舒尔茨从布鲁塞尔辞职返回德国政坛,并试图成为挑战德国总理默克尔的人,此前默克尔并不支持舒尔茨在布鲁塞尔的所有行动,根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这也是为什么舒尔茨私下给默克尔起外号叫“黑寡妇”的原因。

不过在外人面前,默克尔对舒尔茨不错。与欧洲大陆许多世家政客相比,舒尔茨只是一个来自德国北威州小城平常人家的书商。在他第一次在欧盟峰会亮相时,彼时法国总统萨科齐压根不把这位来自小城的平民议长看在眼里,在舒尔茨发言的时候大声和其他欧洲议员说话。默克尔于是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的说:“尼古拉斯,你闭嘴吧。”

舒尔茨的上台并不会改变德国在欧盟的立场,也不会改变大部分目前的德国政策方向。他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私下甚至是好朋友。对于舒尔茨的辞职,容克十分不舍,曾表示:“舒尔茨是一位坚定的欧洲人,这是为什么我们在布鲁塞尔请他工作的原因。”

“不过,他在柏林,对于我们也会同样有用的。”容克揶揄道。

舒尔茨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目前的政策表示不满。舒尔茨在近期表示,如果做了德国总理,他将告诉美国总统特朗普,其政策不符合德国和欧洲价值观。

勒庞企图复制特朗普式胜利

公器私用与贪污受贿向来是法国政坛的阴暗面和在大选之年摧毁政敌的得力杀手锏。

右翼阵营在一周之内连爆丑闻,不仅菲永在“空饷门”事件中越陷越深,法国前总统萨科齐在当地时间7日被法庭再度传唤,要求他对2012年开具的大量假发票作出解释。

2012年,萨科齐所在党在萨科齐的连任竞选中为了隐匿竞选经费而大量开具假发票,总共隐匿了1500万欧元的竞选经费。

而丑闻缠身的菲永并未退出竞选,反而召开记者会指责媒体对他不公,并表示其妻子佩内洛普所领取83万欧元薪水在法律上并无错误,虽然在道德上或许不太妥当;随后,法国《鸭鸣报》再次发表报道称,佩内洛普还另外分别取了一次1.6万欧元和2.9万欧元的离职补偿,且其中的补偿金额明显高于议会的有关薪资规定。

原本民调领先的菲永是阻击极右翼领导人勒庞的利器:从数据看,菲永能从国民阵线党方面夺走10%的选民;但在私下,勒庞曾透露菲永比任何其他候选人都危险。

按照目前的民调结果,代表中右翼的菲永可能在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中屈居第三,无法进入第二轮。

按照法国的两轮投票制规定,如果第一轮投票中无人获得50%以上的票数,得票率最高的两位候选人将进行第二轮对决。实际上由于候选人众多,分票现象严重,在近些年来很少有人能够一轮就挺进爱丽舍宫。

而菲永无法翻盘给勒庞造成重大利好——目前勒庞已经成为了民调中第一轮投票支持率最高的候选人。

第一财经记者向多位专家问询勒庞上台的可能性,趋向一致的观点是:按照法国左右派联手“做掉”极端党派的传统,即便勒庞挺进第二轮,左右联手仍有可能将中间派独立候选人马克龙(Emmanuel Macron)送上总统宝座,而在民调中,勒庞在第二轮的得票率也远低于马克龙的得票率。

中债资信国家风险部资深分析师李昕就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即便极右翼勒庞能够进入第二轮,最终获胜的难度依然较大。

需要看到的是,在特朗普胜选后,勒庞试图在法国复制其模式,转而向法国选举中通常沉默的蓝领工人寻求选票,并提出了包括脱欧以及恢复法郎等一系列极端措施。通常是社会党中坚选民的上述蓝领左翼选民曾经在上一次选举中将法国总统奥朗德选上台,但并未感到有任何生活改善,于是在失望中投向了“国民阵线”的怀抱。

根据民调机构Cevipof的数据,法国有45%的蓝领工人以及38%的失业或正在寻找第一份工作的年轻人表示,他们要在选举中支持勒庞,这一群体占法国就业人口的40%左右。当下,马克龙可以接替菲永的位置,打动的是(小)资产阶级、高收入者以及工商业群体,但是如何赢得蓝领工人的选票,仍是马克龙面前极难逾越的障碍。(第一财经)

下一篇:天台汗蒸房全部停业,从业老板:无行业标准也不清楚安全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