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大选年,特朗普效应能否掀起民粹主义狂潮...

作者:樊志菁/编辑

今年欧洲多国将迎来大选,特朗普登顶美国总统无疑给不少鼓吹民粹主义与权利的政党最大激励。法国、荷兰将在春天迎来重要选举、而欧洲火车头德国将在9月迎来新一届执政党。

特朗普近期的言行似乎并未给右翼政党提供正面支持。其提出颇受争议的入境限制令让欧洲选民逐渐向中左翼倾斜,而对欧盟的“冷淡”态度、贸易战和汇率战言论及与俄罗斯的亲密关系也让特朗普在欧洲人的心目中形象有所受损。不过大战一触即发,可以预见的是右翼民粹主义政党一定会作“殊死一搏”。

勒庞:法国优先,退出欧元区

上周末法国极右翼国民阵线领袖勒庞(Jean-Marie Le Pen)开始了竞选活动,希望通过其反全球化立场在混沌的法国政局中占得先机。在数十年来可能是最混乱的大选背景下,勒庞在竞选宣言中承诺将给予法国人民自由,倾听人民呼声,主张法国保护自己的边界,拥有独立的货币和国防,对抗移民、难民和全球化对法国身份的冲击。与特朗普类似,勒庞提出了“法国优先”,其144项政纲包括退出欧元区、启用独立货币、重启欧盟成员国条款谈判、降低退休年龄、结束申根协定和像冷战时期戴高乐那样退出了北约军事体制。

不过勒庞的立场未必能获得主流民意的支持,欧洲人最看重的是领导人的能力和执政的稳定性,特朗普上任后给美国带来的“混乱”说明缺乏执政经验可能带来的麻烦,这也是勒庞及其他右翼政党所欠缺的。最新的民调也显示,虽然勒庞有望通过第一轮初选,但在最后决战中她将落败。

德国:极右翼虎视眈眈,默克尔腹背受敌

成立仅三年,高举反移民旗号的德国选择党(Alternative for Germany )目前的民意支持率已经达到11%,在去年举行的地方选举中他们已经赢得了德国十六个州中十个州的议会席位,在默克尔的政治故乡梅前州选举中,德国选择党的支持率甚至超过了执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震惊全国。去年底发生在柏林的圣诞集市袭击案深深刺痛德国人民的心,德国选择党等右翼政党借机大捞政治资本,剑指大选。

除了德国选择党外,中左翼政党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s )已经开始对默克尔造成实质性威胁。1月25日,社会民主党主席,现德国经济部长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宣布放弃9月竞选德国总理,转而支持前欧洲议会议长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代表社民党作为候选人参加竞选,与现任总理默克尔展开最后争夺。此后出现神奇的“舒尔茨效应”,社民党与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支持率对比由落后15%逆转为领先4%,德国《图片报》则以大题形式发问:“德国厌倦默克尔了吗?”。

荷兰:自由党欲带“郁金香”脱欧

荷兰将于今年3月15日进行议会选举,届时将有13个政党争夺议会席位及组阁权,值得注意的是极右政党自由党目前在民调中一路领先。自由党主席怀尔德斯(Geert Wilders)在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出炉后便在推特上表示“轮到我们了”,要让荷兰脱离欧盟。近日他已经将议会选举渲染成“爱国者的春天”。

不过怀尔德斯的总理之路必定坎坷。民调显示,倘若荷兰现在举行大选,自由党将在荷兰国会150席中获得33席,超越现任总理吕特的自民党成为第一大党,但不足以独立组阁。根据现行制度,合作组阁需要4-5个政党形成联盟方能获得通过。欧洲舆论普遍认为,鉴于主流政党很可能会拒绝与自由党结盟组阁,届时维尔德斯恐怕只能仰天长叹。

意大利:“五星运动”或成“黑天鹅”

赌上自己政治生涯的伦齐随着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黯然“下课”,并在2017年政府预算案或通过后正式离职。随后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Sergio Mattarella)任命真蒂洛尼(Paolo Gentiloni)为过渡政府临时总理,并运作到2018年春季的大选。

今年1月意大利宪法法院宣布选举法部分内容无效,两轮选举制违宪,下次大选只需一轮投票,获得众议院至少40%席位的党派应自动成为多数党,修正的选举法立即生效,这为可能提前举行选举敞开大门。如果意大利大选提前,从目前民调和局势分析,“反精英、反欧盟、反难民”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党”有很大可能赢得大选,届时,意大利可能开启又一次脱欧公投。

目前的情况是,执政党民主党支持率受修宪公投结果影响大幅走低,虽然“五星运动”尚不具备独立组阁的能力与条件,但一旦他丢掉“不与其他政党结盟”的承诺,寻求同其他极端政党联合竞选,并利用近年来意大利经济状况持续恶化,移民增加就业率下滑大做文章成功获胜,那么真正的“黑天鹅”就来了。

2017年是充满不确定性的一年,最终是默克尔作为“政治正确”捍卫者带领各国成功保卫欧盟还是右翼民粹主义政党上台并最终“肢解”欧洲,时间会给我们答案。(第一财经)

下一篇:中行等确认房贷年限收紧,2017北京楼市恐加速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