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选前还有什么有趣看点?

作者:贾选凝/文

时间如流水,民意亦然。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蔡英文在脸书上重新贴出四年前发表败选感言的影片,当年那些她的年轻支持者在雨中流的泪,确实会转为笑容。政党轮替毫无悬念,人们谈到“大选”往往顶多互问一句“政党票会投给谁”,不少45岁往上的中年人,即使也欣赏“时代力量”这种新政党,但多少还是保守地希望好不容易“走完最后一里路”的民进党能在“国会”独立过半。而大陆今年尽管对台湾选情普遍冷感,也还是有朋友好奇询问所谓“第三势力”、“翻转”到底为何出现。

2012年1月14日,蔡英文落选,支持者们在雨中哭泣

距离分晓结果不到30个小时,最简单直观地去总结整场选举中各党带给台湾人的观感,其实看看昨天台湾各大报纸头版广告就一目了然。民进党的广告主打“不忘初衷 人民所托”,配以大幅陈菊照片,先简明扼要唤出党外时代受难的民主遗产,再强调这些年的自我反省,稳扎稳打宣传自身的积累。“时代力量”则是简简单单,只有“相信自己的初心”这七只字,广告的主人公是从电影界转入政治参与的不分区“立委”柯一正导演。没有任何多余字句——相信就相信,如果有好感就去投票,民主政治本来就这么简单清爽。至于像“中华统一促进党”这种听名字就知道是主张“和平统一”的小党,广告上就密密麻麻写了满篇主张,把平时大家肯定没耐心看的话一股脑讲完,中心思想归为“绿营不行、蓝营不行、只有我们正红旗最行”。

而最让人傻眼的广告还是国民党登在联合报那份,只字没提政见之余,竟问了选民三条问题:“给你自己一分钟,你会怎样形容蔡英文?”“给你自己一分钟,你会怎样形容民进党?”“今天的台湾好,说得出哪些是因为民进党?”大概蓝营选民看了也要晕倒,内心吐槽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拜托,这八年你都是执政党耶!怎么会把今天台湾好与不好的责任,推到在野党那边?没担当至此,人民哪敢再把票投下去?

从文宣态度中,已不难明白国民党为何选战打得灰头土脸至此。连朱立伦竞选总部主委胡志强受访时都说:“我们必须承认民进党绝对比我们会选举。”不过他言辞机敏,虽也谈到国民党需要反省对年轻世代力量的轻忽以及不善与民沟通。但总结马英九过往八年执政时,点到为止只说最大问题是物价失控影响了民众生活,其他没太多可批判之处。你追问他国民党的人才危机、或是选后该怎样重建与民众的情感,都得不到正面回答。不过好在他至少能诚恳讲一句:“如果人民凡事都责怪政府,那么政府也要检讨。”

台湾选举的有趣之处,其实是内部仍有些好玩的细节。譬如首先,不论任何一份民调,永远有20%的人不去表达意见。而在民调中说自己没意见的选民,只有三种可能,一是根本不会投票,二是到了投开票所门口才纠结要投谁,三是有意见但不讲——而这其中可能性较高的,是属意的人选难以启齿,所以对这部分在民调中不表态又会去投票的选民,可以预估票投国民党的会多些。

但“总统”的部分,输赢也意义不大。民主政治本来就是:你赢尽掌声上台那刻,就请充分做好下台准备。台湾的制度不止一次造就过光辉亮眼的新任“总统”,但其后故事大家有目共睹。反反复复失望过后又满怀希望去看待选举意义有限,重点在于结构。结构下没有所谓free will。而结构如何影响人,人又如何在结构中调整自己的行为,才真的有趣。

所以反而值得留意国民党最近抛出的“选后由多数党组阁”议题,虽然这提法被岛内各界骂得很惨,甚至很多绿营选民根本认为“谁还要理马英九”“简直无聊透了”,但若对宪政制度有兴趣,的确可以关注2月到5月这四个月间台湾“总统”与“国会”之关系的走向。

半总统制(双首长制)知名学者Robert Elgie一早认为台湾的状况是异例——在“总统”享有极大权力的基础上,竟仍能维持民主状况。而根据台湾政治学者吴玉山的研究,半总统制可以分为四种次类型:准内阁制(奥地利)、换轨共治(法国)、分权妥协(芬兰)以及总统优越(台湾)。

“半总统制”讨论的核心就是总统的权力有多大。而台湾目前这种“总统优越”的结构,简单来说就是“总统”任命“行政院长”,“总统”牢牢掌权。国民党在眼看败选之际,开始谈选后要让新民意来执行行政权,由多数党组阁,对即将上位的民进党来说显然是吊诡的。政治人物都有自己的理性计算,的确马英九2007年接受提名做“总统”候选人时就在国民党代表大会公开宣称,如果民进党赢得2008“国会”多数,他会找民进党组阁,可放在当时语境下完全是空话,当年的国民党气势大胜,民进党要拿下多数毫无可能。

如今情况逆转,制度变动过程中的算计,一或极大化自己手上权力,一或削弱对手的权力。蔡英文在公开发言中从没承认过台湾是双首长制,最多用词只是“倾向半总统的双首长制”(但半总统制明明就是双首长制),所以一旦要尊重“国会”多数,就潜在意味着要削弱未来她作为“总统”的权力,这当然难以接受。

所以其实这很像是个台湾的constitutional moment,当民进党在本次选举中成为“国会”多数党后,假若我们把2月到5月的各种可能性,套入半总统制的四种次类型中,理论上会出现的四条轨迹分别是——1.准内阁制:马英九把组阁权交给蔡英文,但她一定不愿接受,一方面不愿在过渡期开始一团混乱的新政,另一方面也不愿意开此先例削弱总统实权。2.法国式的换轨共治:国民两党史上首度共治(几乎不可能)。3.分权妥协:这大概是马英九最倾心的方式,作为总统,他仍掌控国防、外交和陆委会,但请蔡英文组阁,但这种可能性相比准内阁制来说,更不可能被蔡接受,她必定直接拒绝。于是,台湾依然维持目前的“总统优越”,马英九再次任命请辞的毛治国担任“行政院长”,一如当年张俊雄提出内阁总辞被陈水扁退回。

所以未来几个月之所以有趣,在于能从中显现出台湾的政治人物究竟希望宪政体制朝向哪个方向走,也犹如一场测试:台湾未来是否仍会延续“总统优越”这种双首长制下的次类型体制——毕竟法国如果没历经三次左右共治,我们也无法确定它就是共治体制。个中答案虽然和明天的大选结果一样没悬念,但至少更有意义些。(腾讯大家)

下一篇:沈建光:应及时强化新的人民币汇率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