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保平:我来给大学生创业泼盆冷水

作者:无界新闻 廖保平/文
摘要 国家到各省市以及各高校,都在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创造环境,创业的门槛确实低了,还有各种优惠政策。但是,创业的难度也在加大,因为在这个时代,创新决定创业,而创新并非人人都具备条件和能力。

最近到母校北京某985高校闲转了一圈,发现大学似乎难以放下一张安静的书桌了。到处都躁动着创业的气息,餐厅、咖啡馆、图书馆……,到处都有学生在谈论创业,那些稚嫩的脸上燃烧着梦想和激情。

平时留意新闻,大学生创业时有所见,有“休学创业”的,有“创业换学分”的……这只是一种感观和现象呈现,数据则可能更说明问题,去年9月1日《北京日报》报道,国家统计局调查总队、北京市统计局开展《北京大学生创新创业意愿及实践情况调查》和《北京高校毕业生就业意愿及求职影响因素调查》。据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77.2%的大学生表示对创新创业有兴趣,很有兴趣的占31.0%;有创业实践的占13.4%,有创业计划的占60.2%。

看了这组数据,就能够理解为什么大学校园如此躁动了。有时会想,现在的孩子真不一样,动不动就是创业,不像我们上学那会,首先想到的是找工作,为人打工,创业这事想都不敢想,哪像现在许多大学生一开始就想做老板、合伙人。

这应该是时势使然吧,从国家到各省市以及各高校,都在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创造环境,创业的门槛确实低了,还有各种优惠政策。但是,创业的难度也在加大,因为在这个时代,创新决定创业,而创新并非人人都具备条件和能力。

但凡创业成功者,都有其独到之处,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一招鲜吃遍天”。这“一招鲜”就是创新,竞争激烈的今天,不仅要创新,还要持续创新。产品要不断换代升级,时间还不能间隔太长,否则也会被淘汰。市场的胃口实在太刁,人们太容易审美疲劳。从“苹果”出生到苹果6S上市,短短数年间,创新了多少代?

你要么在商业模式上创新,要么在管理机制上创新,要么在技术研发上创新……。最坏的,卖个烧饼,也要用所谓的“互联网思维”。当今,你不创新都不好意思说是在创业。事实是,传统行业,已经被先行者玩到了极致,没有你后来者玩的空间,唯有创新可以屌丝逆袭,跨界奇袭,把旧的玩出新花样。

看看那些风投集团,像狼一样的投资人,都把钱投给了哪些公司和哪些创业者。可以说,他们基本上都投给了以某一创新技术为看家本领的公司。

现在大学生创业的项目中有多少具备创新性?少得可怜,创业教父俞敏洪去年吐槽说,中国大学生创业项目95%没有创新,也就是说只有5%具创新性。其实能有5%的创新在我看来已经很不容易,这5%中真正有投资价值的项目有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比如我们看大学生里一些创业,比如卖牛肉面的、卖米粉的、开餐馆的、开淘宝店的、做微商卖面膜的……这些创业中创新的含金量有多高?他们只是用一种新的方式做“生意”,还是真的有某种颠覆性的创新?说实话,真的太少。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中国大学生跟美国的大学生相比,不是特别具有创新能力。至于原因,大家也知道一二,那就是我们的教育一定程度上扼杀了年轻人的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比如中国的教育训练是学校或家长指派任务,让学生按照标答去完成,学生照本宣科即可;而美国在教育训练上偏重于学习项目,这些学习项目多无标准答案,必须要调动互联网、广播电视、图书馆、访谈等手段来完成,而且还经常需要彼此合作。

经过多年这样的教育训练,中国学生固然是基础教育相对扎实,但是失去了对世界的好奇感,创新精神却可能被扼杀了。美国学生可能基础教育不如中国学生扎实,但思维的自主性和独立性被培养得非常强,创新精神整体上上要胜于中国学生。

我们不要拿盖茨、乔布斯、扎克伯格等人在大学就完成创业、而且还有的退学创业来论证中国学生“我也行”,你要看这些一流的企业家他们在创业之前接受了什么教育,生长在一个什么样的宽松环境。他们在进行创业之前,从创新精神到实践有了多少准备。我们经常看到的是别人辉煌的结果,却忽视了这个结果到来之前,那个必须要经历的漫长过程。

可是,还是有大量的不具备创新和创业条件的大学生挟裹进了创业大潮之中,除了舆论的宣传,更主要原因是经济下行,就业困难。传统行业产能过剩,一些产业逐渐淘汰,势必会导致结构性失业,老的产业无法吸收新的劳动力,而新的产业发展缓慢,吸收就业能力有限,势必造成大学生一毕业就失业。

无论古今中外,失业都不是好事,因为工作是人的生存物质的重要来源,大量的人连基本的生活物质都没有,社会不可能稳定。我们不要相信有贵州大学校长郑强所说:“大学生就业难是好事,代表了时代的进步。”政府可以不管GDP,但增加社会就业是政府的职责,政府要想方设法确保失业率不能太低,太低社会就会有危险。

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就业机会减少,按常理,大学生就业困难,失业率上升,但去年6月,第三方调查机构麦可思研究院公布一组调查数据显示:大学毕业生失业率连续5届下降;近五届未就业大学生中,继续求职者变少,“待定族”增多,这些“待定族”中很大一部分想创业。

换而言之,这些所谓的“待定族”就是没有就业的人,他们一部分在家复习准备考研或考公务员,一部分自主创业,尤其是近三届大学生自主创业的比例呈现持续和较大的上升趋势。即“待定族”的存在拉低了就失业率,让中国大学生失业率不那么难看。

然而正如前面所分析,大学生有多少能力创新和创业呢!就业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都不易,创业更难。创业需要创新,需要项目、资金、场地等,更需要懂得职场和商业社会规则,很多人是不具备的,是仓促上马,失败早已注定。

在工作中失败,他们可能获得经验教训,创业失败,则可能失去翻身的机会。但很多大学生“创造条件”也要创业,是以此掩盖失业的窘境,逃避必将面对的艰难时日。而对政府来说,一者失业率没有那么难看——谁叫你去一定要就业呢,不是鼓励你们创业了吗?二者,一将功成万骨枯,累累的失败者中站出一个马云,也值了。只是,终将有人要在黑夜里独自咽下时代的苦果。

下一篇:台湾选前还有什么有趣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