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GDP”不能再以水资源为代价

作者:冯海宁/文

1月19日有两条新闻受到舆论高度关注:一条是国家统计局披露的,2015年我国GDP同比增长6.9%。有记者梳理发现,2015年GDP增速创25年来新低。另一条是说新华社记者日前组成调研小分队,分赴多地实地勘察中国水情,水荒蔓延、河湖污染、水生态恶化等问题令人触目惊心。

这是两条看似没有关系的新闻,前者反映的是经济情况,后者反映的是中国水情。其实,两者有着密切关系,因为今天的水荒蔓延、河湖污染等,很大程度上都是过去多年经济高速增长的“后遗症”。如果我们继续一味地追求粗放式发展、高速增长,水困局、水危机势必更加严重。

从报道来看,我们面临多种水问题:不仅地下水位在下降,而且大河大湖也频频“喊渴”;不但北方地区缺水,南方一些省份湖泊也缺水;而在有水的地方,河流湖泊却遭遇了严重污染。另外,水生态恶化令人忧虑,比如说“鱼米之乡”面临鱼类资源枯竭威胁、鄱阳湖警示防火等。

这些水问题从何而来?显然是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比如水荒问题,除了自然原因外,还有人为原因,如超采、污染、浪费等。当然,经济社会发展本身也会产生巨大水需求,因为经济增长、人口增长就会带来水需求增长。特别是,过去经济是粗放式发展,GDP中就含有超采、污染等“贡献”。

从水情的角度来说,我们的GDP必然要降速,因为水资源难以支撑这种经济模式的可持续发展,况且我们还要为水荒、水污染付出巨大治理代价。而且,一旦人的生存面临水危机,发展经济就会失去本来意义。因此,GDP增速创新低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只有经济增速放慢我们才能修正经济发展模式。

笔者注意到,多家网络媒体都把注意力放在经济增速放缓这个问题上,国家统计局负责人为了打消公众忧虑,也对经济增速放缓的原因进行了分析和解释。这说明,我们的“GDP情结”仍然很重。其实,比GDP增速更值得关注的是经济增长质量,因为“质量”与环境资源有着密切关系。

比如统计显示,去年全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50.5%,比上年提高2.4个百分点,高于第二产业10.0个百分点。这是经济结构调整、增长质量转变的体现,因为污染型产业主要分布在第一第二产业,第三产业相对污染小。第三产业比重不断提高,有利于减少污染浪费。

很多基层老百姓并不关注GDP增速或减速,而是会关注自己的生存现状。比如,安徽蚌埠市淮上区淮河支流三浦大沟岸边一农妇说,“沫河口工业园区建了以后,水质越来越差,严重的时候有恶臭味,变成‘黑水河’。从40多米深的井打出来的水还是有味道,从河里抓的活鱼,烧完吃起来都是臭的!”再比如,有村民说“因为污染严重,我们村的稻谷没人愿意收,村民只能种点旱作物。全村人做梦都想吃上放心水!”(新华网1月19日)显然,受水污染困扰的老百姓不会去关注GDP增速创25年新低,因为水的问题对他们而言更重要。因此,让他们分享改革与经济发展成果的最好方式,是改变他们的生存环境,如水环境。

如今,即便GDP增速“破7%”,一些大江大河的水质也在改善,但要看到GDP中仍有水污染的“贡献”。比如记者采访中发现,一些养殖企业的污水最后进入洞庭湖,而在洞庭湖区周边密布着20多个养猪大县。无疑,这些养猪大县的GDP就有污染的“贡献”。如何解决经济发展与环境资源的矛盾,值得深思。

要解决水荒、空气污染等环境问题,除了强化制度治理,还应该从经济改革等方面入手。笔者建议,以后在公布GDP数据时不妨也公布一下环境资源变化数据,因为GDP与环境资源真的密不可分。(中国青年报)

下一篇:马光远:为什么这几个城市房价可能大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