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稻葵:索罗斯“做空中国”不切实际

作者:孙莹/文

上周末结束的达沃斯论坛上,世界金融大鳄索罗斯高调提出“中国经济硬着陆不可避免”的观点。对此,已经多年参加达沃斯论坛的前中国人民银行顾问、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凤凰国际智库首席顾问李稻葵认为,索罗斯的观点“完全不切合实际”。

做空人民币是不可能的

凤凰资讯:在达沃斯论坛上,索罗斯认为:中国经济的硬着陆是不可避免的。他的理论是说:为了保证工厂就业率,中国政府会对世界市场实施大倾销,导致价格下跌引发通货紧缩。这种观点你怎么看?

李稻葵:我先说说背景。索罗斯每年都在达沃斯搞一个发布会,以他自己为核心,这次是请了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主持。然后有个晚宴,他就会提到很多观点和问题。这次很多人还没有问到中国,他就主动讲,讲了他的观点。

第二个背景:索罗斯是搞宏观对冲的,最近一个时期以来,他实际上对中国经济的最新情况,已经是有点脱离了。因为年纪大了,精力有限,所以他这次讲的完全不切合实际。

这个观点肯定不靠谱。我已经写了一篇稿件,现在送给《纽约时报》,还没有发出来。他最大的错误在于:他没有了解到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型,已经开始了,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他说的故事是十年前的“故”事,不是现在的事了。

现在中国的就业不是大问题了。很多部门、很多产业实际上是劳动力不够,所以他说的政府要补贴企业生产这个事儿其实是相反,政府要帮助这些企业退出。他没有看到目前的就业形式跟以前是恰恰相反了,现在就业不够了。

第二,去年出口虽然是略微的负增长,负百分之一,但贸易顺差是上升的,去年到6000亿美元,是有史以来最高的,比2007年3900亿高出了百分之七、八十,这种情况下中国人搞贬值,这不是在全世界引火烧身吗?怎么可能干这个呢?所以贬值的问题,本来就不是一个话题,这是误读中国经济。所以他说中国保就业,要降价、补贴生产带来全球通货紧缩,这是他自己没有看到已经公布的数据,不能说中国没有透明度。所以在这个问题上,索罗斯并不能用中国的经济不透明来做借口,而是他自己有目无睹、熟视无睹,自己没有做功课。

索罗斯是我多年的老朋友,我很尊敬他,过去每年我都要跟他见,但是这次他如果这么干的话,他一定亏本。作为朋友我很替他担心。他属下的经理经常跟我来往,我都跟他们交流,这次如果按照这个概念投资的话,那就是血本无归,不能这么投。

凤凰资讯:有人说他是做空人民币,你觉得是这样吗?

李稻葵:对,他讲的和他做空是一致的。现在做空人民币很不容易。我刚刚分析了,从决策者的意图上讲,汇率贬值对中国经济没有帮助,是损人而不利己。我们生产是上升的,而且出口方面,中国已经不像以前了——毛出口占GDP22%,2007年是35%,所以中国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脱离了对出口的依赖了。所以,搞贬值的话,对自己没有什么帮助。

为什么对自己没有什么好处,还有一条,越南、印度尼西亚,你要贬他也贬,更没有什么优势了。从政策工具的执行力来讲,也是这样。咱们资本帐户现在仍然是不完全开放的。虽然去年跑了5000亿,但总体来讲还是3.3万亿美元,所以做空人民币是不可能的,搞这个玩法肯定是投资亏损的,因为人民币贬值没有政策意图,也没有这个现实的可能。

凤凰资讯:索罗斯过去多次预测了经济危机的发生,他这次预测还是让很多人心里不安。

李稻葵:但是你仔细分析,他预测什么搞对了?咱们一个一个梳理。2009年做空,英镑搞对了。然后他2007年搞对了泰国,东南亚搞对了。2008年他对美国的次贷危机,不能说他搞对了,只是说他没有搞错,他认同了这个趋势。

但是,2008年、1998年香港搞错了,同意吧?他那个时候亏的钱,1998年亏的钱,把整个泰国的钱全都推倒了。这一仗把以前的钱还清了。跟新加坡政府对赌也搞错了。所以基本的规律是什么呢?中国的事、香港的事、新加坡的事他是搞不定的。这一次更是如此,因为这些地方的情况跟他那个情况不一样,跟他理解的不一样。日本的事他还没有搞定,日本的汇率升值他如果看准的话,他为什么没有赚钱呢?所以整体上来讲,亚洲的事,东亚的事,包括中国的事他很难搞定。欧洲、美国,以及对东南亚他也许能够搞对。东南亚刨除新加坡,所以我认为他还是标准的西式思维。虽然他是匈牙利的犹太人,匈牙利以前也是东西方的混合。儒教思维他不理解。新加坡他搞不定,搞不定香港,也肯定搞不定大陆。我很尊敬他,你别搞错,他是我最尊敬的华尔街投资者,没有之一。

凤凰资讯:这次达沃斯论坛上还有一个观点被广泛报道,就是IMF的总裁拉加德称,中国央行不懂得怎样跟市场做交流。你怎么理解?

从左至右:工商银行董事长姜建清、IMF总裁拉加德、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高盛集团总裁Gary Cohn,图片来自路透

李稻葵:她的意思是说,中国央行以前跟市场沟通的方式现在是不够足了。以前央行主要是针对国内,在国内沟通,我们的媒体和民众懂得怎么样去解读央行的一些政策,怎么样能够懂得读央行的报告。但是现在这一轮不一样了,这一轮的人民币贬值的压力,以及金融市场的波动,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国外的。所以央行这一套语言方式,沟通方式国外人搞不懂。因此出现了误读。所以央行应该加强的是跟外国人的沟通,跟外国投资者的沟通。

凤凰资讯:她的意思是不是说,作为外国投资者很难预测中国央行的政策?

李稻葵:最主要的是他不够清楚知道央行的意图。央行意图有时候说得不够明确,什么叫做保持人民币弹性?搞不懂。

凤凰资讯:你觉得央行怎样提升呢?

李稻葵:我一直反复讲,我建议的就是明确告诉全世界,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持人民币相对于一揽子货币的基本稳定,这是第一条。第二,每天、每小时公布一下,央行计算出来的人民币对这一揽子货币的汇值。这就完了。

凤凰资讯:你觉得这就是应该做的“交流”。

李稻葵:对。你宣布你的意图,你要干什么,让别人搞清楚,你就公布你的数据,表明你能够做到,不就完了吗?是不是?

消费的动力是收入

凤凰资讯:你刚刚也提到,中国经济已经在转型,要从出口驱动转为消费驱动。但现在很多人都在担心中国经济的前景,会不会让大众更加不愿意消费?

李稻葵:这种问题我倒不担心。普通百姓,该消费就消费。现在消费的动力是收入。整体上来讲,从2007年开始,收入占GDP的比重就一直在上升,这是长期的趋势,这才有消费。

再追问一下为什么收入提高了?是因为劳动力短缺,工资涨了。

凤凰资讯:但是现在不少人都在谈买美元,转移资产。

李稻葵:那是高端群体,这个群体的收入水平在全国是头10%、5%。中国消费者有好几亿,你不能站在精英的角度考虑问题。

凤凰资讯: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收入在持续上涨,消费就不会成为问题?

李稻葵:对。这是整体民众,这跟股票价格一样,不是说股票不好了,就没人买了。跟股票完全不一样。这是消费。消费是日常的决策。

凤凰资讯:你在微信中提到,达沃斯论坛上,对中国政府的经济控制能力普遍有质疑,经济数据也遭到怀疑,日本时刻很快到来。还有哪些质疑的观点?

李稻葵:很多。比如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肯尼思·罗格夫(Kenneth Rogoff),还有标普的经济学家,都说你们的数据,我们看不懂,不准。这方面的统计需要加强工作。我认为最重要的工作,是经济结构的一些关键数据,一定要测准了。现在各种数据测得不准。比如说工业增加值的速度,必须要更加精确地来测量,因为现在是投入和产出的价格不是同步变化的,所以带来计算一些复杂性。这是一定要重新算的。中国消费比重是多少?这个不能按照传统的家居调查办法来搞,这个严重低估了中国的消费。汽车为例,现在入户调查统计出来的汽车零售只是实际销售的一半,还剩一半去哪儿了,你就不知道。入户调查统计都是中低收入家庭的收入情况。中高收入的群体,一不容易被选中,二选中他们电话也不接。

凤凰资讯:那应该用什么样的统计方式才更好呢?

李稻葵:从零售基础一点一点地回过去,把服务业非零售加上去,把集团采购的钱拉出来,去掉,这才得到一个比较正常的GDP消费数据,我算出来消费已经占到GDP45%,投资占到38%,跟政府报的那个正好相反。

凤凰资讯:如果按照你这个数据的话,中国现在已经进入了消费驱动时代。

李稻葵:消费驱动是肯定的,66%,去年三分之二的增长动力来自于消费。

油价下跌对中国是利好

凤凰资讯:关于中国股市,一种观点说中国股市震荡牵连了全球,标普500今年下降了9%,说是中国经济拖累。另一种观点说,中国股市并不能全面反应中国整个经济图景,跟国际市场的联系也不大,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李稻葵:中国股市过去的波动比今天还大。2007年10月份,搞到6100点,当时的市盈率是70倍,一年左右到两年半降到2000多点,那是市盈率大概是15倍左右。现在,去年最高点是5200,这个历史上可比的市盈率是30倍,最低点2800,大概在15倍左右。我们现在确实波动,但是这个波动,比以前小了一点。波动幅度小了,频率加快了。

另外,中国的股市很大程度上不能够完全代表中国实体经济的发展。很多的好股票,好公司不在里面。BAT三家都不在,新浪也不在。联想在香港。所以呢,用中国的股市来看中国的发展,那不是很荒唐吗?过去为什么不看呢?为什么现在看,这又是索罗斯这些人他们的不高明之处。所以我不同意这个观点。

我在会上跟他们讲,中国的股市相当于打篮球,你是高中毕业生的水平,你美国人的股市是NBA的专业水平。NBA的投资者为什么看中国的这个?NBA水平篮球运动员为什么看高中生?高中生打不好,你也打不好。不都是一样?

凤凰资讯:可能中国经济对世界来说太重要了。

李稻葵:是,你说得很对。但是真正看中国经济,反映中国经济指标的东西,不能仅看股市。

凤凰资讯:所以你也觉得中国股市跟世界关联度不大?

李稻葵:如果说硬是牵连的话,只是一些国外非理性的情绪。

凤凰资讯:你曾提到,在达沃斯论坛上,说对中国看法比较例外的是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

李稻葵:他是休克疗法的提出者。20多年前,前苏联倒台的时候,他是比较激进的。过去这两年,他认为中国是对的,他承认自己错了,中国搞对了。现在这个西方搞错了,西方应该跟中国学习,他认为日本经济的衰退,是美国人故意使坏造成的。你们应该坚决不要听美国人的,美国人搞错了,美国人就是要使坏,美国人认为你们汇率贬值不好,因为担心中国经济会有竞争力。千万不要听美国的。是这样一个道理。所以我觉得他呢,这个人虽然观点比较激进,搞休克疗法,现在的观点又朝另一边讲,他这个变化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一些在美国有良知的企业者的看法。

凤凰资讯:他为什么要说应该把非洲纳入一带一路呢?

李稻葵:他认为中国现在是全球最大的增长的发动机,包括中国的储蓄率很高,这么高的储蓄是好事情,不要跟美国人学的储蓄低。应该利用好储蓄,国内不足就应该把这个投资搁到非洲去,这样带动非洲的发展,是从全球经济一盘棋的角度来考虑问题的。

凤凰资讯:油价下跌也是这次论坛的关注点之一。油价下跌对中国经济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李稻葵:油价下跌对中国经济整体上讲,是个重大的利好,等于降低了我们很多行业的成本,包括交通运输、航空。

但是要提醒的是:我们千万不要把高油价如此低迷作为长期的持续现象,这是不对的。所以我们要提醒现在各行各业的决策者,一定要有意识,油价目前这么低,以后也会有高的时候。这是要注意的。另外注意油价低了一些,石油输出国的这个经济情况会下滑,包括委内瑞拉,这些国家我们已经有了一些投资,我们要尽量减少或者防范投资损失。

第四次工业革命,新兴国家可能会吃亏

凤凰资讯:这次达沃斯论坛的主题是“第四次工业革命”,很多人认为新兴市场国家会吃大亏,发达经济体的部分高技能阶层会获益,能不能详细讲讲?

李稻葵:因为很多人担心第四次工业革命以后大规模用机器代替人,因此机器生产和维修,和使用这些机器的厂商和部门,都会受益。生产和维修这些机器需要高科技,高技能的劳工。这部分的劳工,集中在发达国家。有人担心新兴市场国家没有出路。很多的就业回到发达国家,不用人工了。

凤凰资讯:那新兴市场国家有什么应对的办法吗?

李稻葵:只能加强教育,提升你的劳动力素质,改善你的制度,让制度更加灵活,能够让一些高科技企业落户。这方面中国是有优势的,中国每年上百万的工程、理科和自然科学的大学生毕业,我们的市场也很大。资金也不缺,大量支持创新发展。所以中国现在有这个条件。中国缺的是什么?缺的是一些比较开放的制度。比如说对高新科技的一些监管,要放开,要创新。比如说对于生命科学基因测序,对于转基因,对于运输车辆的管理,对大数据的应用,等等方面,必须要有制度的创新。不能用老的传统的管理方式,来限制这些新产业的发展。这是我们的短板。

凤凰资讯:能否举例说明老的制度如何限制新科技发展?

李稻葵:很多政府部门搞不懂基因测序的技术,限制不许搞基因测序,这个行业怎么发展?比如说一些部门认为,转基因就是有害的,根本不许研究。不许研究,不许发展,那不就完了吗?酒店必须要有执照的人开,一般家庭开酒店就不允许。这些事情我建议也要放开。外国公司还没有进入中国,我们自己做起来。对吧?

凤凰资讯:有媒体报道称,这次中国出席达沃斯论坛的规格有所降低,你觉得是这样吗?

李稻葵:这次不是最低的,也不是最高。这次是国家副主席,上次是常委、李克强总理。再往前,外交部部长,现在已经提高了。夏季达沃斯一般总理会去的,那是我们的主场。

凤凰资讯:一些媒体报道说,这次中国派出的规格有所下降,是因为怕大家指责中国经济增速放缓。

李稻葵:完全不是这样。政策意图是希望能够出去高规格的官员,中国能对实际情况进行说明。只不过不可能每一次都是高规格,上次李克强已经来了一次了。

凤凰资讯:关于这次达沃斯论坛的感想,还有什么希望分享给凤凰网读者的吗?

李稻葵:总得来说,美国全面出击,信心满满。美国领导人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美国具有这么多独立条件解决一些重大问题。相比而言,新兴市场国家,包括中国在内,这次确实比较谨慎,相对比较低调。这是一个调整的时期。

美国重大问题也是社会问题,他有重大的社会分配不公、机遇不平均的重大问题。所以现在传统的政治家们,希拉里、小布什都碰到了困难。之前我们预计希拉里跟小布什竞争,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希拉里本人都碰到了重大的问题,都不一定完全能够稳操党内的胜券。

(凤凰网)

下一篇:独董制度真的适合中国证券市场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