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松祚:本轮经济下滑期究竟有多长

作者:向松祚/文

人物简介:向松祚,1965年生,著名宏观经济学家,现任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兼副所长。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退休资深教授、英国上院议员梅格纳德·德赛是我的朋友。他兼任该国一家智库——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OMFIF)顾问委员会主席,我是副主席。德赛教授新著《经济学家的傲慢》中文版即将问世,邀请我写序。书中试图回答如下问题: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到底是怎么回事?经济周期是怎么回事?其中最具挑战性的问题是——全球经济是否已再次进入长期衰退的下行周期?

德赛认为,当代“傲慢”的主流经济学家无法回答这些问题。他希望从主流经济学者眼中的“地下经济思想”那里寻找灵感,特别是奥地利经济学家熊彼特的经济周期“长波理论”和俄国经济学家康德拉季耶夫所计算的人类经济“长周期”。在康德拉季耶夫分析和计算的基础上,德赛列出过去两百多年来,人类经济的“长周期”。第一轮长波:上升期为18世纪80年代至1810/17年;下行期为1810/17年至1844/51年。时间跨度64年。第二轮长波:上升期为1844/51年至1870/75年;下行期为1870/75至1890/96年。时间跨度46年。第三轮长波:上升期为1890/96年至1914/20年;下行期为1914/20年至1940/45年。时间跨度50年。第四轮长波:上升期为1940/45年至1970/75年;下行期为1970/75年至1990/95年。时间跨度50年。第五轮长波:上升期为1990/95年至2005/10年;下行期为2005/10年至……时间跨度未知。

关键问题来了:第五轮长波的下行期什么时候结束?是10年、15年还是20年、25年?这关系到今天如何分析和预测全球经济大趋势。美国前财长萨默斯警告全球经济可能陷入长期衰退,德赛对未来全球经济趋势判断也非常不乐观。他的基本结论是:当前经济衰退的严重程度可能归因于一个始于上世纪70年代的长周期和一个短的10年周期的重叠。如果这样,我们将看到至少15年—20年的经济下行期,从2009年算起,直到2025年甚至2030年。这将是怎样的一幅悲观景象!

我个人也认为全球经济前景不容乐观。不过,理由与德赛的并不相同。当然,全球经济前景或许并不像康德拉季耶夫周期理论预测的糟糕。首先,康德拉季耶夫周期时间误差相当大;其次,该长周期背后的力量太复杂,人口增长、技术创新、重大政治事件等无所不包,我们可以相当准确地预测人口变化和技术创新趋势,却很难准确预知重大政治事件的发生。根据目前预测,2016年全球真实GDP有望实现3.5%的增长。美国经济增速2.5%左右,欧元区实现约1.6%的增长,日本增速约为1.5%,英国将实现约2%的增速。新兴市场经济体虽普遍放缓,但中国经济增速仍可达到6.5%—6.7%。

无论未来全球经济前景如何,德赛提出的问题是极富挑战性的。我认为德赛的新著才开了个头,远没有解答他希望解决的全部问题。正如他所说,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及随后的经济衰退不仅是经济自身的危机,也是经济学和经济学家的危机。全球经济学家都在反思自己的理论和学说,经济学研究范式和思维模式正在酝酿一场革命。

(微信公众号:环球人物杂志)

下一篇:于建嵘:我国三类隐性失业人口正在形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