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春顶:做空人民币谈何容易?但不可不防!

作者:李春顶/文

金融大鳄们不经意的一句话往往都会引起市场的无限遐想。索罗斯大叔近日在达沃斯论坛上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全球面临通缩压力,这让他看空美国股市并在做空亚洲货币。此言一出,对于人民币和港币“做空”的担忧以及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卷土重来的想象甚嚣尘上。

毋庸置疑,2016年新年初人民币外汇市场的波澜,以及香港汇市和股市的波动为市场的担忧提供了一个“恰到好处”的标靶。由于实体经济基本面欠佳,新年初短期人民币汇率持续下跌,风险类资产遭到抛售,市场恐慌情绪不断蔓延。在香港,做空的寒流同样风起云涌,近日港元和港股遭遇了双双下跌。

全球经济不振和金融市场萎靡的背景也为金融投机客们提供了做空的机会。此时保有对做空的忧患意识是必要的,但当前市场对“索罗斯们”做空的担忧和解读已然过度了。首先,索罗斯的言语更多的是对金融市场的判断和投资机会的分析,并非针对人民币和港元,全然不必对号入座。索罗斯在声称做空亚洲货币的同时,首要提到的是做空美国股市,却未见有美国金融市场的哗然,中国也没有必要杞人忧天。

其次,近期人民币外汇市场、香港汇市和股市的短期动荡是全球金融市场的不稳定牵动中国市场的波澜,并没有系统性的风险。做多与做空是金融市场投资和投机的必然行为,而波动是金融市场的常态,没有必要对一次短时的波动诱生无限忧患的情绪。

事实上,做空人民币或港元谈何容易。中国实体经济基本面向好,虽然增速有所下降但仍然领跑全球经济,并不具备经济长期或急剧下滑的做空机会。同时,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拥有巨额的外汇储备,干预外汇市场的能力预计不是少数投机客们能够撼动的。另外,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是循序渐进和有管理的,人民币资本项目尚未开放,国内衍生品和股票市场不可进入,这样的背景下要做空中国金融市场无异于痴人说梦。另一方面,“索罗斯们”的前车之鉴就是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时狙击香港汇市和股市的惨败,历史的教训应该可以让投机客们望而却步。

但是,“索罗斯们”的妄言也并非完全空穴来风。中国经济正处于转型升级和进一步深化改革的十字路口,新常态下经济增速下滑,出口贸易面临转型而增速下降,实体经济基本面不容乐观,为金融市场的动荡和做空提供了环境。美联储的加息预期增强了人民币兑美元贬值的预期,贬值预期从另一方面为做空人民币腾出了空间。面对两方面的压力,“索罗斯们”已经在尝试性的行动。这样的背景下,未雨绸缪制定防范做空的政策措施恐怕也必不可少。

防范的根本措施是推动经济基本面向好,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和外贸出口的恢复,以强大的实体经济消除金融市场做空的基础。措施之二是推动中国金融市场的有序逐步开放,加强金融的监管和提高调控能力,要让金融在可控的范围内运转,谨防风险。措施之三是要未雨绸缪的有所布局,做空的背景下可能需要尽早的谋划,建立紧急时机的调控和救助机制。措施之四是境内外多机构要有统一部署。年初离岸人民币保卫战的主要经验是就是境内外多个机构配合,短时间内在境外市场形成强大的人民币买盘。措施之五是借鉴1997年香港应对做空的经验,在做空危机发生时,需要高度重视全力应对,同时可修改法规让做空无机可乘。

其实,“索罗斯们”的妄言很可能是对市场的试探,并为可能的做空机会造势,希望形成担忧和恐慌的情绪,并造就做空的预期。我们完全不用过度担忧。金融市场的短期波动是不可避免的常态,未来中国金融逐步开放的道路上会有越来越多的波动和风险,需要训练平常心和构建未雨绸缪的防范机制。

(李春顶,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贸易室副主任,海外网专栏作者)

(海外网)

下一篇:赵晓:“供给侧改革”到底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