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军:未来是安居乐业取代乐业安居


“我们现在面临的时代就是一个区位转移的时代,过去的区位优势和将来的区位优势正在发生转变,而这个转变大家就要抓住这种机遇,这种机遇就是要做好自己的环境,做好自己的空间,下一轮的转移不是以产业为主的,我们不是乐业安居,未来是安居乐业取代乐业安居,所以每一个小城镇的发展,都特色小镇的路都是有前景和希望的。”6月18日,欧盟小镇联盟(ERTS)秘书长,荷兰NITA设计集团亚洲总代表、中国总部总裁戴军在2017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表示。

他表示,特色产业可能也会分两大类,第一大类的特色产业可能是一种原发性的产业,很多都是原发性产业,而现在工业的发展更多的不是一个原发性的,很多都是偶发性的。

以下为部分发言实录:

戴军:谢谢主持人,大家下午好!

我今天向大家汇报的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我们讲特色的定位。第二部分,我们讲一讲产业。第三部分,我们讲一讲空间。

首先简短一点,我们先讲特色的定位。实际上特色的选择大家可以从三四个方面来考虑,第一是区位。我们首先借鉴一下,在美国大家讲到特色小镇更多的是在谈美国的格林尼治基金小镇,它的区位优势非常明显,靠近纽约,还有其他的优势,因为美国科技和金融业非常发达。我们再借鉴浙江,在浙江看到的几个特色小镇,它都有区位优势,因为它都是围绕着杭州附近,杭州大家都知道,浙江省是经济发展发达的,产业基础也非常好。

第二个优势,我们要讲资源优势,我们要从资源优势的角度来思考特色的问题。资源优势无非分成两类,一类是我们的人文资源,一类是我们的自然资源。人文资源大家可能会有些历史人物,比如说四川有李白,还有很多这样的人文资源。当然也有很多是自然资源,自然资源比较好的我们也可以取很多地方,比方说桂林的阳朔,这些都是自然条件非常好的。

第三个,产业资源。这个是大家很困惑的,我们曾经在广州做过一个项目,广州“互联网+”小镇,这个小镇就是在广州的一个电子产品,原来腾讯、优酷等等都在那里起家,所以做一个互联网小镇非常轻松,有这个基础。

这是三大资源,但这些资源从这个角度来说,找到特色,我们大家可以想想,大家都在找特色,实际上很多特色在我看来,这是我的见解,很多是显性特色,显性特色给我们带来的是品牌和形象。比方说我们这个地方有温泉,有很多地方有茶叶,很多地方做陶瓷,即便做茶叶也有很多做茶叶的,怎么样找到隐性资源?我觉得这个要从特色发展的路径和背景,这个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能抓住这样的特点,那么你的特色就区别于其他人,同时也可以具备持久的活力。

我可以举一个小例子,大家知道荷兰的国花是郁金香,大家不知道郁金香曾经让荷兰遭受重创,第一株郁金香本来也不是荷兰的,传到荷兰以后大家风靡,因为它的颜色、形状,后来荷兰人炒作,把郁金香炒到很高,最后炒到一株卖1万块,自然会产生经济危机,这可能是郁金香导致的世界上第一次经济危机,整个把荷兰的大国经济弄垮了。荷兰最好的形象是要做贸易,它的最大形象是要诚信,由于郁金香这个事件,没办法成形,很多合同违约,国家政府只能强制性的赔一个比例。后来有一个小镇,很多荷兰人听到郁金香,在那个时候听说都很头疼,一夜之间很多人变成穷光蛋了,但是有一个小镇,它出名是因为有郁金香公园,只有这个小镇坚守了诚信。

我不延展了,可能有很多方法诚信,第一是怎么样保证供货,怎么样提高技术来稳定生产,这些东西都不是主要的。我想告诉大家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它能够让郁金香精准开花,这是荷兰人研究出来的,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找到任何其他的办法。什么叫精准开花?假如你7月5号生日,你把这个告诉他,他通过技术,你按照他的要求,他能够准确地让你在7月5号开花,这是最大的诚信。这种诚信把它的特色展现得淋漓尽致。

第二个方面,我讲产业。特色产业可能也会分两大类,第一大类的特色产业可能是一种原发性的产业,很多都是原发性产业。比方说它就是历史优势形成的,比方说在黑龙江的五常大米,它就是那个地区自然条件非常好,自然条件好再加上长期栽培形成的。当然,结合了现在的发展,有一个北方的袁隆平,他孕育了一个水稻叫稻花香水稻。当然这样的例子很多,在欧洲特别多,很多都是自发性产生的。我们国内也有,比方说在赤水河边的酒产业,它是有延续性的,这种延续性的产业是原生的。当然有这样的产业发展是最好的,但这些产业多数都集中在我们的传统产业,传统的手工业或者农业。

现在工业的发展更多的不是一个原发性的,很多都是偶发性的,举个例子,像基金小镇,它就是偶发,因为原来在大城市纽约,但是后来这个地方环境非常好,格林尼治,很多人都去到那住,很多有钱人到那住,避离大城市的喧闹。大家说在这里搭建一个基金小镇吧,做了一些基金,因为它的发展,更多人陆续来了。这种偶发性的因素,首先我们要掌握的是搭建一个良好的环境和空间,让大家有很好的环境、很好的居住条件,这样可以吸引大家。

第二,我觉得我们要招商引资。我也遇到过不少经验,很多小镇为了发展,把他们家乡的人,还有其他的名人,或者金融企业的人,或者是产业发展比较好的人,吸引来了。这是一个好事,不是不能发展,可以发展,但是我要讲一个事情,我们怎么样把这个特色植入到这样的产业里面。

我再举一个例子,还是一个荷兰的例子。荷兰有一个小镇,它生产陶瓷,陶瓷大家都知道,英文名字就叫china,反过来说这个陶瓷就是外来产业。本来是荷兰人跟中国人订陶瓷,因为荷兰是贸易国家,向周边国家输送,但是因为我们战乱,供货一直不及时,我刚才讲到诚信问题,荷兰人非常讲诚信,不及时的话会导致他面对不了他的客户,后来他们就想干脆自己做陶瓷,就在这个小镇做了陶瓷。现在这个陶瓷是世界最高档次的一种瓷,肯定超过我们景德镇的瓷器,它可以卖得很高。为什么它能够经久不衰又卖得很高?大家可能讲可能是文化的植入,我觉得是对的。比方说这个城,有大画家在,用了很多画家的画,大家看到这个没问题,我认为也没问题,但这不是核心。我认为更核心的是大家看到蓝瓷,荷兰人对蓝的理解是没有人能超过他的,他一辈子跟海打交道,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对于蓝的理解,与海进行互动,对于蓝的理解和表现能够达到他的那个水平,所以他是有魂的植入的。外来产业不可怕,但是需要我们植入,不仅仅是文化,更多的是特色的魂的问题。

第三点,我想讲一下空间的问题。讲到特色产业肯定要讲特色空间,特色空间的营造对于特色小镇,我个人认为非常重要。梦想小镇之所以成功我们也有功劳,我们做了它的规划设计,实际上我们给它营造了非常好的空间,包括营造的是如何能够创客,带来了一个团结力量的空间。如果有空,大家有时间我们可以交流怎么样营造这样的空间。这些空间打造好了,可以吸引很多外来人居住。这种环境的、生态的,居住条件好的,配套设施良好的空间,我认为应该是首选。如果有了这样的空间,自然会有人才来。反过来说,有了人才也会自然发展出一些项目。我刚才讲了,有一些偶发性的事件,甚至有些政策偶发性的事件,包括发改委的政策支持,这些都是政策偶发,很容易促进小镇的经济发展,不需要着急。这是我讲的第一个。

第二,空间的营造。刚刚沈主任也讲了,小镇要有尺度感,这种空间的营造,我们在大城市,我们在城市化建设过程当中,我们已经感觉到这种高楼大厦对我们产生的心理压力。我们现在不光是城市病,不仅仅是环境污染、交通堵塞的问题,更多的是社会的问题。所以怎么样营造这样的尺度感,尺度以小为宜,这是一个原则,但是怎么样宜人的尺度,这个是非常注重的。

当然不仅仅是尺度的问题,还有归属感、存在感,如何营造归属感、存在感?我们现在造房子只管造,造完了以后很多都是欧洲小镇,很多都是美国小镇,讲起来都很响亮,我们都被强迫移到美国去了。你要给大家营造的氛围是让大家有存在感,当然还有很多交流空间,让大家能够更多地交流空间。

第三,我们要互联。互联是特色小镇的一种出路,所谓特色小镇,我们要抓住特色小镇一定是讲特色,特色不是全面,我们不能把特色小镇建成小而全的孤岛,我们要把特色小镇做成一个一个的特色。这一个一个的特色要想生存,它就必须得互联。德国的巴伐利亚州现在形成了高科技和信息产业最多的地区,这些都是以小镇为主的,本身小镇空间非常好,大家会去那居住。

第二,我们要利用好互联网的手段。现在在发达地区我们可以有很强的通信能力,但是不发达地区,我们首要打造的基础设施更多的是网络基础设施,因为网络是一个扁平化的东西。讲到这个,我们现在面临的时代就是一个区位转移的时代,过去的区位优势和将来的区位优势正在发生转变,而这个转变大家就要抓住这种机遇,这种机遇就是要做好自己的环境,做好自己的空间,下一轮的转移不是以产业为主的,我们不是乐业安居,未来是安居乐业取代乐业安居,所以每一个小城镇的发展,都特色小镇的路都是有前景和希望的。

谢谢大家。

下一篇:王老吉加多宝五年之争落幕 凉茶双雄转战东南亚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