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晓灵:金融科技对于传统金融企业来说是一种防守反击


“科技的重心应该是数字化,这一波数字化的浪潮,可能比互联网浪潮来得更加汹涌。”6月18日,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首席数字官杨晓灵在2017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表示。

1

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首席数字官杨晓灵

杨晓灵认为,当前火热的金融科技,应该是一些科技初创企业或非金融企业利用科技手段打入金融领域的机会,对于传统金融企业,金融科技则是利用科技工具实现自身业务模式创新和流程再造,金融科技是传统企业的防守反击。

以下为发言实录:

杨晓灵:大家下午好,我来自中国太平洋保险,是传统金融企业,很高兴今天有这个机会来学习。现在金融科技很热,前两年是互联网金融很热,金融科技和互联网金融,我想应该不是一回事,应该是有差异的。我个人的理解,互联网金融是一些科技企业、初创企业,一些非金融企业,利用科技的手段,打入金融领域,所谓的人口的“野蛮人”敲门,我这不是贬义的,是借用这句话。金融科技更多讲的是传统的金融企业,利用科技的工具,来实现业务模式的创新和流程的再造。我个人理解,金融科技是传统金融企业的防守反击。这是我个人的理解,不一定对。

在2008年的时候,马云讲过一句话,轰动效应,他说“如果银行不改变的话,我们就去改变银行”。这是2008年讲的,事实证明这不是一句空话,跟陈董有一点点不一样,我觉得变化真的很大。我们拿一个数据来讲,阿里发布2016年全民的支付账单,每年阿里都发布年度账单,支付宝已经拥有了4.5亿的实名股东。在2016年,4.5亿用户的过手金额5.6万亿,其中在移动端支付70%,最值得注意的一个现象,居然移动支付的占比,北上广深,反而不如西藏好。西藏移动支付占比在90%以上,当然了,90后的支付比例最高,90后是92%。包括我本人这次到青岛来,我原来是一直身上不带钱包的,我从今年3月份开始,我就想实验一下,包括这次到青岛来,我也就带了手机来。我不知道大家还记得吧,十年以前的时候,上海的一家互联网公司,曾经组织过一场互联网生存大赛,全国招募选手。然后在上海的一家五星级宾馆,房间腾出来,选手来了以后,把你放在房间里面,全部撤光,就一个床板,给你互联网货币,就想试一试,只有互联网货币,你在这个房间里能不能生存一个星期。这是十年前很轰动的一个事情。我想发展到今天,如果再组织互联网生存大赛,可能不是你在互联网能不能够生存,而是你离开互联网能不能生存。

今天我们很多的工作、生活,都已经植入互联网。我们这次这个论坛的主题是财富,但是这个专题好像是金融科技,与财富管理分开,重心我觉得是在科技上,科技这件事情上。其实现在的这个科技,它的重心或者主要内容,应该是数字化,什么是数字化?数字化只是一个标签,可以贴很多的标签,只是一个抽象的标签,其实是讲新技术的应用,讲的是科技的应用,包括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等等。这一波的科技浪潮非常汹涌,而且我认为数字化的浪潮,可能比互联网浪潮来得更加汹涌。谢谢大家。

杨晓灵:二次费改可能更想做消费者保护吧。陈总刚才讲了一句经典的话,无论是早起的虫儿被鸟儿吃,还是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我举一个例子,在座各位,无论几次车改,哪怕是二次车改之后,目前车险定价模式,定价方式还是从车的,就是你开的这部车,根据这个车的特征来定价的。进一步颠覆,可能是从人的。现在还做不到,目前的条款都是从车的。什么叫从人?就是用你的行为来定价,你开什么车不重要,你怎么开车更重要,从人的。这个就类似刚才的鸟和虫的关系。可能再往前想一步,我是看比较颠覆性的东西,我觉得那更重要。

我们再往前想,无人驾驶汽车,这个发展的速度已经很快了,可能以年为计算,几年的时间。假如无人驾驶汽车普及之后,无论从车还是从人,都彻底颠覆掉,不管你是虫子还是鸟。无人驾驶基于算法,厂商的算法决定了事故率。举一个例子,大部分小孩跑到在用铁路玩,只有一个小孩觉得比较危险,跑到弃用铁路上玩儿。这时候列车来了,你是扳道工。这时候你往哪里扳呢?这个风险是扳道工临时的决定,如果无人驾驶车是算法决定事故处理方式,你在当初这个厂商在写这个算法的时候,你碰到这个难题怎么处理?撞一群小孩,还是撞一个小孩?这个才是最根本颠覆性的东西。谢谢。

下一篇:万达系“股债双杀” 拖累沪指尾盘翻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