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青岛·中国财富论坛次日精粹!...


由青岛市人民政府主办,《财经》杂志、《财经》智库承办的第三届2017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今日如火如荼持续进行。重量级嘉宾齐聚一堂,下方多图让你5分钟了解大会次日精粹。

经济增长速度的稳定靠的是创造性破坏的一个新的机制:

“从供给侧,我们看到中国未来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从而经济增长速度的稳定靠的是创造性破坏的一个新的机制。需求侧的经济发展或者民生改善的新方向,应该成为财富管理发展的指导原则。”

建立一致性金融监管框架,数据统一是重中之重:

“要建立标准统一的金融统计制度,建立集中统一的金融数据库,建立互联共享的金融数据应用系统,形成能够支持金融业宏观审慎监管、微观审慎监管和综合监管的基础设施。”

金融监管应转向信用监管:

“我们呼吁,金融制度回到以信用为基础,所有的监管,改变今天的准入、产品、价格、市场份额多少的监管,全部转换到信用逻辑监管,信用行为监管,守信者永远可以畅通无阻,失信者彻底出局。”

财富管理还需要产品市场和投资者成熟度:

“科技进步正在塑造整个金融市场价值链,从投资决策到交易策略,从交易执行到风险控制,从清算结算到信息共享,新技术贯穿在金融整个产业链中,市场效率、金融工具、金融组织架构一系列变革,引发了许多构想。”

是什么限制了智能投顾的应用?

“智能投顾就是金融科技在财富管理领域的应用。智能投顾的发展初期与我国的客观市场有关。今天可投资的产品比较少,制约了投资顾问作用的发挥。互联网是非常非常小的普惠,但是投资顾问回报还是稍高。”

数字化信息化资产越来越重要:

“随着信息科技的发展,特别是互联网、物联网的发展,一类新的东西就是所谓数字的或者信息化的资产,正成为我们社会的、企业的或者家庭个人的越来越重要的资产。”

创新应走在监管之前:

“监管的职责,应该是把马放在车前,换句话说创新应该是在监管之前的。财富管理不是受到技术的限制,而是受到了当前金融组织的限制。”

金融工具用到极致则物极必反:

“金融依靠实体经济的发展而发展,美国保持金融第一的地位,是因为金融工具用到极致,但也会物极必反。2008年的次贷危机导致了全面金融危机,并且蔓延到全球。”

经济虚实之争背后是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

“不管是脱实向虚还是脱虚入实,从投资赚钱角度,资金总是逐利的,投资人是不管虚与实的,哪个能赚钱投哪个,问题的本质不是虚实问题,而是经济发展本身是否良性,货币供应是否过大。”

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并非无事可做:

“从金融角度来说,如何推动和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并不是没有事情可做。在制度方面,需要推动混合所有制的改革,使更多的资本进入到实体,来推动发展。”

解决金融脱实向虚,必须消除过度垄断:

“中国金融业出现过度的垄断,这些垄断有可能是行政因素造成的,当然也不排除自然阶段性、寡头式的垄断因素。我们能做的是消除行政垄断因素,这就涉及到供给侧改革攻坚克难的命题。”

中国金融改革与服务实体经济:

“中国利率市场化的目标是逐步取消政府对金融机构存贷款利率的管制,让市场在人民币利率的形成和变动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中国汇率市场化改革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有管理的,浮动规律制度,维护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基础上的基本稳定。”

在一些创新领域中国处于领导地位:

“中国市场的战略是非常独特的,非常具有创新精神,比如产品本身的创新、把它交付到客户方式的创新、盈利模式的创新。在一些创新领域中国是处于领导地位的。”

金融行业是实体经济的“随从”:

“金融这个行业像实体经济的“随从”一样。中国经济结构正在进行重新平衡,金融资本应该服务于经济结构的调整和产业结构的再平衡。”

金融科技“早起的虫儿被鸟吃”: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虫儿被鸟吃。对于金融科技我抱着乐观的心态,但在行动上面需要谨慎。未来较长的时间内传统金融和现代金融会呈现交叉发展的态势。”

金融科技是传统金融企业的防守反击:

“科技的重心应该是数字化。金融科技是传统金融企业利用科技的工具来实现业务模式的创新和流程的再造。金融科技是传统金融企业的防守反击。”

智能投顾落地财富管理有待观察:

“在中国做智能投顾业务相对来说困难比较大,因为我们的底层资产非常少。智能投顾是一个发展方向,但是在财富管理方面是不是有非常好的落地还有待观察。”

海尔金控正探索将商业行为转化为商业信用:

“海尔金控正在探索把经过产业数据验证的真实商业行为转化为商业信用,成功的案例告诉我们,这中间的增值空间很大。我们也会跟产业链用户分享这一过程中的增值。”

保险资金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保险资金特有的优势使他在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上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在服务实体经济发展中,保险资金已经成为价值的发现者、引领者和创造者。”

金融科技3.0的浪潮已经到来:

“过去在存储上和媒介上做了改进和创新,今天的金融科技已经触达到金融的核心。我们称为这是金融科技3.0的浪潮。”

下一篇:自2000年互联网泡沫后 微软市值再次突破6000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