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遭遇信任考验 我们的社会信用体系准备好了吗?

作者:王宇/文

“共享经济”今年有多火?或许从刚刚过去的5月的融资结果即可管窥一二:小电科技宣布完成了B轮3.5亿元融资;聚美优品3亿元战略投资“街电”;共享雨伞“春笋”宣布获得500万元天使轮融资……与此同时,国内市场对于这种“手持所有权,让渡使用权”商业模式的认识也在不断加深,如今,小到充电宝,大到大别墅,一切都能被共享,一切都在孕育着商机。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共享经济”的风口已成,其商业价值也已初步显现,但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受当前国内信用体系建设尚不完善、失信成本低等不利因素影响,“共享经济”正在遭遇来自信任方面的考验,应要加快信用体系建设工作,完善国内信用生态环境。

快马加鞭的“共享经济”

很难想象,一间闲置多年且仅12平方米,容不下卫生、浴室等设施,甚至无处安放储物柜旅舍如今会成为不少年轻人的心头好。

建筑设计师曹磊(化名)是一间共享旅舍的设计者兼管理者。其所经营的旅舍位于一条市中心的老街中,从外表看来,它或许更像是一个火车软卧包厢,不明就里地闯入了这片老迈的居民区。

即便是改造工程完工四年后的今天,但曹磊对这件作品仍有诸多的不满意,并评价其为“肯定是共享平台上最不舒服的旅舍。”

当然,让曹磊没有想到的是,这间他口中“最不舒服”的旅舍自从三年前登陆了一家共享平台后,就迎来了一次“重生”,“许多渴望尝试新鲜环境、希望体验胡同生活的年轻人认为这间旅舍很酷,他们不断涌入这里,会在这里认真的生活些许时光,这让这座闲置多年的空屋有了不一样的生机。”而让曹磊更不曾想到的是,他当年因避免浪费而选择与他人分享使用权的做法会在当前社会中化身为市场风口,以“共享经济”为名每年吸引数以亿计的资本涌入。

据不完全统计,在刚刚过去的五月份中,包括小电科技、街电、春笋、JJ伞、云充吧在内的十数家“共享经济”概念企业完成了新一轮的融资,仅共享充电宝项目就有8个项目,融资总额超过7亿元。

当然,伴随着资本的风起云涌,国内“共享经济”市场规模也出现快速扩容趋势。来自国家信息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比上年增长103%,参与分享经济活动的人数超过了6亿。同时该中心还预测,到2020年分享经济提供服务者人数有望超过1亿人,其中全职参与人员约2000万人。

阿里巴巴商学院特聘教授、财讯传媒集团首席战略官段永朝认为,共享经济之所以在国内市场能快速兴起,这与当前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边界消失有着直接联系,“对于当前社会,尤其是为数众多的年轻消费者而言,占有已不再重要,同时占有也不再是其使用、消费的必要前提。”

新模式遭遇信任考验

但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共享经济”如火如荼的发展却并非一片坦途。尤其是在信用体系建设尚不完善、失信成本低等不利因素的包围下,许多人在面对“共享经济”时会产生不信任的态度,而这已阻碍了这种创新经济模式在国内市场的进一步发展。

来自波士顿咨询的数据显示,我国的信用体系建设情况并不乐观:在信用体系发展最为成熟的美国,92%的群体有自己的信用数据,但在中国,信用体系的覆盖度大约只有35%。

曹磊也坦承,目前在运营过程中,他遇到的最大问题不是房间面积有限,也不是经营本身的入不敷出,而是在运营过程中要面对周遭邻里的诸多不信任。“他们会不信任每一位‘新邻居’,认为他们的到来会打破他们原有的生活,会为他们带来直观的经济损失,甚至认为这些‘新邻居’还会引发各类社会安全问题的,让他们没有安全感。”

不仅如此,芝麻信用总经理胡滔表示:“我们过去两年的探索给我们带来的启发是用信用的方式重塑商业的流程。在交易的过程当中,因为不了解、不信任以及不放心所带来的高高的押金门槛,这其中既有小到共享单车的99元押金,大到租车时5000到10000元的押金,抑或是如今很多新设备、无人机几万元的押金,这些押金其实会给经营企业带来巨大经营成本压力,同时也会将消费者的准入门槛无形中大幅抬高。”

“共享意味着物品所有权和使用权的分离,所有权是商家的,使用权有一段时间是让用户使用。”IDG资本董事总经理楼军认为,其实人们很难凭空相信陌生人,并把属于自己的使用权进行让渡,而这时就需要相应抵押作保证,“所以信任其实是一件成本很高的事情。”

从事摄影摄像、无人机等装备租赁的内啥网CEO杨威则表示,在他刚刚涉足“共享经济”时,最大的运营难题就在于所租赁的装备普遍具有高价值,但平台对新用户却多不了解,所以必须索要高额押金以避免各类使用风险发生,但高达数万元的押金往往会把很多潜在用户拦在门外。

公开资料显示,“共享经济”的蓬勃发展正在使各类共享行业的押金规模快速扩容,千亿租房押金、千亿住院押金、百亿共享单车押金相继出现,“共享经济”逐渐成为“共享押金”的代名词。

信用体系期待进一步完善

那么,这场由信任缺失引发的“共享经济”发展瓶颈该如何破解呢?多位受访对象对此普遍认为,应要加快信用体系建设工作,完善国内信用生态环境。

“正是因为信用体系不够完善,才会带来社会成本如此之高。”在蚂蚁金服CEO井贤栋看来,“信用体系是市场经济发展的基石和保障。”

“目前,国内整个信用体系建设工作才刚刚开始。”楼军认为,体系建立后,不仅可以加快日常商业往来彼此的信任速度,同时还能有针对性地解决如对流动人口的信任等问题。

“就未来而言,信用体系将会扮演如日常生活中的‘水电煤’等基础设施一般的角色,而有了这个基础设施做基础,才可能会盖出新的商业模式的大楼。”楼军进一步指出,“如果整个底层的数据体系和信用体系越来越健全,这也会加快彼此的信任速度,同时降低信任门槛。”

对于信用体系的价值,胡滔也有很多期待:“如果我们有了信用体系,如果我们除了能够吸引客户来,还能够知道客户的信用,那么我们的商业决策速度将会明显提升,且决策过程也会变得更容易。未来,我们希望能够跟我们的合资伙伴一起去把整个信用服务的想象力更好地打开,共同建立美好的信用社会。”

经纬创投副总裁黄云刚表示,就当前“共享经济”而言,风险控制和触达用户是亟待解决的市场痛点,而建立完善的信用体系可以在帮助相关企业更好的管理和防范风险,同时也能让用户以更小的成本享受到更好的服务。在他看来,培育“共享经济”最好的土壤正是信用生态。

段永朝则认为,我们今天的信用系统、信任机制,如果依然是在两人之间买卖之间能不能相信的话,这个格局是低纬度的。“我们需要考虑到第三人,摩拜也好、OFO共享单车出现的困局,也许就是商业模式设计的同时比较少的考虑到了第三人的便利。”

蚂蚁金服旗下的芝麻信用在近两年中曾多次尝试与“共享经济”企业合作,提供各类“信用免押”服务,其所带来的商业价值也是清晰可见的。时至今日,芝麻信用已为消费者提供免押金服务的金额已经达到340亿元,覆盖了全国380个城市。“信用免押”的理念正在得到越来越多“共享经济”参与者的认可。

在这样的信用机制之外,如何考虑“第三人”的便利和利益?整个中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和信用价值的发挥还有太多值得探索的地方。

下一篇:独家|百度国际化事业部面临重大调整,分拆是大概率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