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的职场人想深造 薪酬晋升并非首要目标


获得了北方一所985、211高校的MBA学位之后,不到30岁的张程(化名)从新一线城市换到了一线城市工作。“MBA对我最大的好处就是提升了学历。”

在他的新单位,所在部门同事分别拥有南开大学、吉林大学的硕士研究生背景,还有2个是英国的海外硕士。他很庆幸,如果不是因为有了MBA的学历,可能就不会有机会进入这个部门了。

MBA和EMBA已经成为职场人自我投资的一个主要方向。人们口口相传的故事包括通过校友的关系获得投资,还有一些人通过在校友会里谈好了上下游业务,连几十万的学费都赚了回来。在这个圈子里,不乏有40岁的大老板活跃于多个大学的EMBA课堂上,横跨多个校友会圈子。

复旦MBA项目副主任孙龙则在MBA公开课暨招生宣讲会上归纳了四大生源目标:职业提升、转换职业、获得学位、拓展人脉。

根据领英发布的《中国职场人教育投资消费洞察报告》,98%的中国职场人工作后有意愿进行学习提升,而美国人的这一比例只有49%;同时,65%的中国人计划在未来一年内付诸实践,也远高于美国职场人51%的比例。强烈的深造和求学意愿下,中国职场人对自我教育的投资绝不吝啬,且行动力超强。

作为首份《中国职场人教育投资消费洞察报告》,其内容尚未体现进修后的职场人如何评价现状是否实现了最初的设想。但是领英发现,国人再深造并非图高薪,激烈竞争下技能提升成首要动力。

这与海外调查中呼声最高的“获得更高薪资”不同,中国职场人在选择教育项目时,更看重的是职业生涯的自我提升和丰富,其次才是较为现实的薪酬晋升。在偏好的教育方式上,不占用工作时间的在职教育项目更受欢迎,高达61%的中国职场人渴望利用周末或工作日晚上进行在职教育。

“国内外选择深造的点并不一样。国外强调利益相关,美国对学校的排名和直接带来的好处更为看重,而且考试方式和决策周期不一样。在国内,考试的形式和体制的一些要求也会影响这个市场的发展。” 领英中国营销解决方案市场部负责人周晓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她分析指出,从技能提升的角度看,中国人是更加务实的,因为在相对快速的经济发展情况下,学历并非获得晋升的保障,提高自身才是立足的根本。

此外,在国内,自我教育投资的性别差异也尤为显著:女性比男性更舍得花钱投入。报告还指出,女性职场人更为偏好可以获取海外经历的留学项目以及灵活的远程在线教育项目,而男性职场人相对女性会更偏好国内教育项目。

在这样的条件下衍生了更为细分的市场,比如国际办学合作项目可以在国内读书获得国外大学的学位。复旦大学华盛顿大学MBA总经理邵博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谈到,起初很多人以为国际项目是为外国人而设,但事实上,吸引的是中国在外资企业历练了十年以上的中国管理者,校方并不会区分学生的来源。“越来越多的中国管理人才走到更高的管理岗位,从负责某个国家到了地区层级,也有外资企业的高管去了中资企业,学生来源正在变得多元化。”

招生群体来源多元化之后,人们的目的也各不相同。有从事商业报道的媒体人坦言,读EMBA是因为作为一个媒体从业者,在报道时好奇那些公司究竟是如何运作,想了解企业家是怎么想的。

不过,张程觉得一纸证书比人脉拓展要实际得多。“圈子里可能会有更多的工作机会推荐,这是弱关系比强关系更有帮助的地方。但是说到混圈子,如果你不能对别人有特别帮助的话,他们又为什么会接纳你?”

毫无疑问,无论是出于哪一方面的憧憬,知识、学历、教育最终能否达到目标都与个人努力有关,而中国职场人对于进行教育投入的意愿更强烈和果断。数据显示,中国职场人从产生念头到真正缴费的平均决策时间仅为100天。而市场调研机构华通明略(Millward Brown)发布的一项有关全球消费者决策历程的报告显示,通常从人们有意向要接受MBA等高等教育到最后入学要经过600天的决策期。

“2016年教育行业是我们的重点关注方向之一,这与职场的现状发展不无关系,我们发现职场人主要有这四个方面的需求,包括价值观的建立,提升自我,进行消费升级和长期财务规划,未来我们做的研究也会围绕着金融、教育、旅行和品质生活方面。”周晓丹说。

(第一财经)

下一篇:沙特向卡塔尔提出恢复外交要求清单:断交伊朗,关闭半岛电视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