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旧事重现,合众人寿董事长涉官员行贿案...

作者:《财经》记者 俞燕 胡笑红/文 袁满/编辑

(戴皓 资料图)

金融反腐风暴未歇,又一名保险业大鳄被卷入风口浪尖。今年53岁的合众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合众人寿”)董事长戴皓或许想不到,十几年前的一笔行贿款,会将自己拉入当下的反腐风暴眼。8月11日,一则关于武汉“落马”高官余信国被审判的报道,突然将十年前的一桩行贿旧事曝于世人面前。

该报道所援引的来自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余信国一审刑事判决书(下称“判决书”)。《财经》记者查阅该“判决书”发现,该判决书的落款时间为2月14日, 3月27日发布于武汉中级人民法院官网,其实是一则并不“新鲜”的消息。

2015年4月29日,武汉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余信国犯受贿罪,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公诉。该案经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审限三个月。在审理过程中,武汉市人民检察院以本案需要补充侦查为由,建议延期审理二次。目前该案已审理终结。

“判决书”显示,武汉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余信国在1999年4月至2014年3月担任武汉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董事长、武汉市财政局副局长、武汉市政府副秘书长、武汉市金融办主任、武汉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等职务期间,利用其分管全市财政、金融工作及负责全市工业、中小企业行业管理和服务工作等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及个人谋取利益,共收受来自8人的行贿款合计为47.6万元,其中,单笔金额最大的一笔来自合众人寿董事长戴某,行贿金额为10万元。

公开信息显示,自2005年合众人寿成立以来,其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一直是戴皓。

筹建通关推手

判决书显示,2005年至2007年,余信国在担任武汉市政府副秘书长兼市金融办主任期间,利用其负责全市金融工作的职务便利,为合众人寿的高管人员享受税收优惠政策提供帮助。

余信国行贿案与合众人寿的关系,要追溯至13年前。2004年,保监会重新开闸发放保险牌照,民营资本获准进入。彼时身为中发集团董事局主席的戴皓,亦加入申请牌照的大军之中。

公开信息显示,戴皓生于1964年,1984年从黑龙江大学哲学系毕业后,在哈尔滨工商局和公安局等部门工作近十年后,于1994年4月辞职,进军金融业,相继开办哈尔滨中大城市信用社和哈尔滨金福典当行。三年后,因相关政策变化,该信用社被并入哈尔滨城市商业银行。

1997年1月,在原有产业的基础上,戴皓组建中发实业集团,逐渐形成房地产业、医药和金融业多元化发展的格局。

1998年12月,时任中发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的戴皓,将房地产开发的触角延伸到北京,中发实业集团在北京组建北京永泰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其以北京郦城楼盘项目,一举跃居北京地产商第7名。而中发实业集团和北京永泰地产,后来成为合众人寿的发起人。

对于最初发家于金融业的戴皓来说,其一直对外宣场的人生梦想就是“40岁之前做实业家,40岁之后做金融家”。

2002年初左右,因雪天路滑,戴皓突遇一场车祸,从此以轮椅代步,成为其人生和事业的一个转折点。据当时的诸多报道称,正是这场车祸,让戴皓认识到保险对于普通民众的重要性,亦由此萌生进军保险业的念头。

保险牌照发放闸门重启后,戴皓于2004年6月29日拿到保监会下发的筹建批文。彼时合众人寿还叫联合人寿,中发集团和等北京永泰地产六家股东成为发起人,注册地位于哈尔滨。两个月后,戴皓率筹建团队进驻北京市花园路6号应物会议中心。

2004年 11月18日,联合人寿召开第一次全体员工大会,决定更名为“合众人寿”,并将总部即日起迁往武汉。4天后,合众人寿正式进驻位于武汉市高雄路166号的武汉房地产交易市场大厦20楼,成为首家将总部落户于武汉的保险公司。

2005年1月28日,合众获批开业,成为首家总部落户武汉的全国性保险公司。2月3日,合众人寿在武汉香格里拉大饭店举行开业仪式,彼时一些当地政府要员参加了该活动。彼时,合众人寿作为2005年湖北省委和省政府为了实施“中部崛起”战略而引进。

蜂涌而至的各种民营资本,在获得宝贵的保险公司筹建牌照之后,各自的命运却各有不同,其中不乏股东生变、身陷筹建困局,亦有迟迟筹建未果者。在同批在筹公司中,合众人寿的筹建之路相当顺利,成为首个通过开业验收并开业的公司,其开业速度颇令业界纳罕。

据当时的媒体报道,合众人寿获得牌照以及后来的筹备推进,与响应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的“促进中部崛起”战略的湖北和武汉两级政府的大力支持不无关系。

彼时,湖北省委省政府提出,要把建设成为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的重要战略支点,拟建设区域金融中心。2004年6月,武汉市政府金融办成立,而这亦是合众人寿拿到筹建批文的当月。

13年后的这份“判决书”,勾勒出合众人寿筹建如此顺利的更多细节。“判决书”显示,2005年至2007年,余信国在担任武汉市政府副秘书长兼市金融办主任期间,利用其负责全市金融工作的职务便利,为合众人寿在武汉成立公司、高管享受税收优惠政策提供帮助。彼时,余信国担任武汉市政府副秘书长兼武汉市金融办主任时,负责联系商务、财政、税务和金融等工作。

“判决书”显示,戴皓在证言中称,2005年初左右,其为合众人寿筹建之事赴武汉,经人介绍认识了余信国,彼时余信国介绍其妻聂某到合众人寿工作。余信国则为合众人寿高管理的个人所得税返还政策和公司选址(彼时总部租用了江汉区政府办公楼)等事项提供了帮助。聂某亦在证言中确认,合众人寿筹建时需要办理各种手续,申请了相关优惠政策,余信国联系相关部门助其落实了这些手续。

余信国则供认,2005年上半年,其以武汉市政府副秘书长兼金融办主任的身份,召集武汉市、江汉区两级财、税部门,协调合众人寿高管享受税收优惠政策之事,最终形成落实意见,报请相关市领导同意后,形成会议纪要。

戴皓在证言中续称,合众人寿开业一年多之后的2006年下半年,其在武汉一家酒店请余信国吃饭,对其当初的支持表示感谢,而谢意则将通过其妻聂某表达。随后,聂某被叫到戴皓的办公室,收到其一个装有10万元现金的袋子。当晚,聂某将此事告诉了余信国。

“判决书”显示,该笔款项于2005年11月21日从合众人寿支取,聂某收到后存入其工商银行的银行卡中。

《财经》记者就戴皓涉及行贿案一事向合众人寿品牌管理部门相关负责人问询,截至发稿时为止,对方未有回应。

扶持政策荫泽

为了发展当地经济发展、促进招商引资,诸多省、市、区政府出台实施了一系列区域性税收优惠政策。其中,针对企业高层管理人员的个税奖励减免政策,一般分为直接吸引人才的政策以及为接纳相关人才的企业提供优惠政策两大类。比如,一些地方的税优政策以企业的年纳税额为标准,对该企业的高管按照本人缴纳的个人所得税地方所得部分,按1∶1比例予以奖励。有的则是按一定比例返还企业的营业税及附加、或返还企业所得税地方留成。

以2010年4月湖北省政府发布的《湖北省人民政府关于促进金融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为例,该文件提出,金融机构为引进高级管理人才而支付的一次性住房补贴、安家费等费用,可据实在计算企业所得税前扣除;对引进金融管理人才的配偶就业、子女教育等方面提供优惠和便利。

高速发展的保险业,一直吸引着各路资本纷至沓来,地方政府亦将在当地设立保险法人机构作为打造当地金融板块的重要内容。先后有两任保监会高层在公开场合表示,每到各地调研或拜访时,总会被当地政府官员极力游说批复法人保险机构牌照。

随着法人保险机构在全国逐渐落地开花,又随之出现了一种所谓的双总部现象:即注册地仍位于当地,而将总部悉数或重要核心部门迁至北京。有多位保险业人士曾对《财经》记者表示,这样做的好处是一方面为享受当地的税优和扶持等政策,一方面在北京方便联络监管层,降低往返两地的沟通成本。

以合众人寿为例,其在成立之初,便获特批将IT、精算、团险和银行保险等重要部门设在北京。其后,其他部门亦陆续北上。

而因其注册地仍位于武汉,合众人寿仍得享当地的扶持政策。比如,2009年1月湖北省人民政府发布的《湖北省人民政府关于推进金融创新支持武汉城市圈“两型”社会建设的意见》显示,将推动非银行金融机构发展,大力支持包括合众人寿等在内的法人金融机构,通过优化股权结构,壮大资本实力,拓展业务领域,扩大经营规模,整合优势资源,改善盈利模式。

再比如,2010年11月和12月,合众人寿在武汉以6.2亿元购入占地面积合计约800亩的三个地块的土地使用权,建设其养老社区项目。不过,《财经》记者查阅2010年武汉市土地市场的相关交易资料显示,合众人寿的养老社区并非作为商业用地,而是作为居住用地购得。

在激活市场和吸引资本之时,诸多地方政府实施的税优政策也出现了一些负面效应。国家财政部官网上的一篇调研报告指出,一些地方政府以“人才专项奖励”等方式,将个人所得税的地方留成部分全额返还给企业高管,直接拨付至个人账户。有的则把返还的个税作为企业的营业外收入列账。

据了解,我国的《个人所得税法》规定,地方政府并没有减免个税的权限。早在2000年,国务院曾出台《国务院关于纠正地方自行制定税收先征后返政策的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不得以先征后返或其他减免税手段吸引投资,更不得以各种方式变通税法和税收政策。

上述调研报告指出,这些不规范的地方税优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税收洼地”,造成一定的税收流失,严重影响了国家税制规范和市场公平竞争。亦有业内人士指出,金融高管原本就属于高收入人群,对其进行个税减免,不利于发挥税收作为调节收入差距杠杆的作用。

拔出萝卜带出泥

一桩10年的行贿旧事,缘何此时现于天日?

2014年以来,中央的反腐节奏加快,湖北则成为反腐重灾区,仅上半年经中纪委查处的湖北省领导干部达24人,位居全国省份之首。

湖北省纪委监察厅网站显示,2014年4月,时任武汉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市中小企业发展局)党组书记、主任的余信国因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

有报道称,余信国被查与2013年落马的原湖北省副省长郭有明存在利益关联,并受其提拔。

判决书显示,2014年3月,湖北省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组成调查组对余信国有关违纪问题开展了初步核实,随后对其违纪问题立案并采取“两规”措施调查。在调查过程中,余信国主动交代了组织未掌握的涉嫌犯罪问题,其中就包括收受戴皓所送的10万元。

2014年5月30日,武汉市纪委将余信国涉嫌犯罪线索移送市检察院。6月3日, 湖北省人民检察院将余信国涉嫌犯罪线索交由武汉市检察院办理,武汉市检察院随后对余信国以涉嫌玩忽职守、受贿立案侦查。余信国对收受戴皓等人贿赂的47.6万元的事实供认不讳。7月2日余信国被刑事拘留,12天后被捕。

当年10月,经湖北省委批准,湖北省纪委对余信国的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审查。因存在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的违法行为,对余信国予以开除党籍和行政开除处分。

判决书显示,因犯受贿罪,余信国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八个月,并处罚金30万元,赃款47.6万元则依法没收上缴国库,其中包括戴皓当初行贿的10万元。对于作为行贿人的戴皓是否处以刑罚,判决书未有相关显示。

西南政法大学法律学者、重庆合煌律师事务所律师刘霞向《财经》记者表示,根据2016年4月18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7条的规定,行贿罪的起判标准是1万元。

对犯行贿罪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第45款规定,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因行贿谋取不正当利益,情节严重的,或者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或者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不过,一位熟悉法律领域的专业人士表示,一般在实践中,对于行贿者的处理比较宽容,戴皓可能未必会受到相应的处罚。

刘霞亦表示,行贿罪在犯罪情节轻微、有重大立功表现等其他情节等,可能会减轻或免除处罚。

合众人寿官网显示,戴皓最近一次公开露面是今年5月16日,出席由中发金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的吉林亿联银行的开业仪式并致辞。据了解,戴皓持有中发金控87.50%的股份。

《财经》记者就戴皓涉及行贿案一事向合众人寿品牌管理部门相关负责人问询,求证其是否因涉该案受到相关的法律措施或已予免责,截至发稿时为止,对方未有回应。

如今,合众人寿已走过12年的发展历程。2012年,合众确立了集团化发展的战略,相继成立资管公司、盛世合众保险销售有限公司、财险公司等。2016年11月,获批筹建合众基金管理公司。此外,旗下还设有合众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和合众健康产业(武汉)投资有限公司等10家非保险类子公司。

除了打造集团化版图,据多位业内知情人士透露,合众人寿亦已拟定了上市计划。早在2010年,合众人寿曾传出2015年是其上市时间点。2015年底,市场传出其将拿出10—20%股份引入战略投资者,此举被视为铺路上市。

去年“两会”期间,戴皓对媒体承认,合众人寿正在进行最后一轮引入战略投资者工作,并在研究员工持股计划,上市规划将在2018年或2019年。

一路疾行之时,合众人寿亦因业务和投资风格激进,被监管层点名或下发监管措施。2013年3月和11月,其因偿付能力不足一年两度收到保监会监管函,第二笔监管措施直至2016年5月才予解除。

2014年9月,保监会在《关于保险公司投资信托产品风险有关情况的通报》中指出,合众人寿的投资方面亦存多个风险点,比如,房地产和基础设施等不动产领域的投资占其信托投资的比例高达90%以上,关联交易金额占其信托投资比例高达64%,通过投资信托产品为融资人借款用于其房地产投资等。

亦是在2014年,合众资管公司还遭遇一桩银行“内鬼”案,引发市场关注:江苏银行委托其存入天津银行济南分行的一笔3亿元一年定期存款,被张承康等人以伪造和变造金融票证的方式非法转走。合众人寿2016年年报称,截至 2017年4月,该案件仍在审理之中。

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二季末,合众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18.59亿元,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2.80亿元。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36.20%和199.18%,环比下降4.88个百分点和12.96个百分点。

《财经》记者 俞燕 胡笑红/文 袁满/编辑

下一篇:奥迪A8L典藏版限量升级